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轰隆!

    掌才使生气了,他双手握剑猛然向下一戳,登时强烈的气浪翻滚,平静的水面再也无法掩藏,翻飞的水花拍打的顾益满脸都是。

    与此同时,一股来自敌人的强大的逼迫气息使得顾益忽然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脚下的船只也因此发出吱吱呀呀的摩擦声响。

    入定境是怎样都打不过守神的。

    气势就有差距。

    “嘎~”

    也许是错觉,但顾益听到这样一个叫声,源自范岭发出。

    他拔剑了,以剑指空,有金鸡独立,仰歌于天的感觉。

    范岭吸取了教训,不跟这小子对话了,气得脑阔都疼。

    因而直接动手,倒是要看看他要怎么对敌守神境。

    蓄势结束之后,水面似乎又渐渐归于平静。

    这份平静中暗含波涛。

    顾益看的出,对手要出剑了。

    叮。

    不知何处的一片落叶亲吻了水面,泛起涟漪,打破了这份宁静。

    嗖!

    转瞬间好像有一道虚影晃过。

    顾益忽然发现范岭已经举剑至他身前,腰身如弯月,长臂而搭弓,直来直去的剑锋照着他的脑阔就劈了下来。

    闪避不及,只得举剑。

    远处观战的马源不由心里一紧:小心啊!怎么能持托剑式呢!

    实力不如人的时候,托对手的剑是很不好的,

    但是,他就是托了。

    铛!

    尖锐的一声刺鸣,伴随着紫白青三色的灵气在这片空间霍然荡开!

    范岭瞳孔疑惑微闪。

    紫是他,白是顾益,

    青?

    有人插手?

    不对!

    咝咝!

    只见顾益的剑身有细密的纹路绕行,它们一闪一灭,透露某种神秘的气息。

    “是器灵符!”

    百姓或许不知,但作为院门掌才使,范岭是知晓的。

    叶家善符,看来这小子真的是叶小娘的弟弟。

    然而……

    他嘴角微微一勾,左手向后伸,旋转抓取,一道掌力已成顺而攻向顾益!

    嘭!

    器灵符纹路自剑身游出,扩大了防护的范围,但是…被破了。

    顾益肋下挨了这一掌,身体被轰离了小船,迅速向后飞去,并吐出一大口血!

    “灵符始终为辅,靠这个,你可战胜不了我。”

    入定和守神,始终是隔了天堑的。

    但范岭也知道,这一下,死不了。

    顾益身体不断在空中翻转,眼看就要落水。

    “没办法了。”

    嗡!

    范岭看的真切,这家伙脚下虚空一踩,水面立时如沸腾一般争相跳动!

    上一次,太突然。

    这次不会再错了,他脚下的灵气不是从身体所出,而是借助的,外力。

    传说灵气行于天地,可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被拿来利用的吧?

    “出现了,灵气怪!”范岭身影缓缓飘向前,微微眯着的眼神盯着顾益片刻都不像游离。

    顾益摇晃着身子,慢慢站了起来,脚下踩的是自水底而来的灵气,简称自来气。

    嘴角的血迹叫他灵敏的鼻子嗅到了过于浓重的血腥味,很不舒服,人吃进去的东西色香味俱全,吐出来的可就不一样了。

    同理,这些血,谁知道走哪条儿道出来的。

    很恶心,所以他很不开心。

    “你完蛋了!”

    顾益指着他大喊。

    范岭:这小子傻了吧?

    “你这特别的灵气使用方式和我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我虽然看不懂,但总感觉不太对劲,你……”

    这小伙儿忽然精神了一下,猜道:“你不会不是人吧?”

    顾益:???

    “算了,与其瞎猜,不如先打你一顿!”

    范岭声音还未落,身形已探前。

    顾益将剑扔到左手,右手指尖运气,画符。

    小依依说过,战斗时,画符要快,好不好看不重要。

    若要的就是快,他的右手,练习的多,手速更快一些。

    范岭一剑劈来,忽然一道缚灵符扯住右臂,偏了方向,顾益也顺利躲开!随即左手挥剑前刺,不过范岭身前的灵气浓郁,根本碰不到他!

    范岭再来,却又被施了器灵符的剑身抵挡。

    一时间,水面上陷入了铛铛铛的混战之中。

    ……

    ……

    “传说叶家人善符,还真是如此,这样的战斗方式的确少见,不过范使不傻,不可能一直被灵符牵扯的,总有一次,这个少年会玩脱儿,到时候可就不是小事情了。”

    “叶家人使符的功底真是变态,器灵符、缚灵符随意转换,转瞬之间就成符。但灵符始终为辅啊……这样下去必败……”

    “就算为辅,用的也很厉害了,想来伤灵符和封灵符也不在话下。”

    “他调用灵气的方式,是怎么一回事?”十七楼主飞近了看,皱起眉头,一点儿没有轻视,还撸了一下怀里白色的猫头,“金华猫,张嘴。”

    ……

    场面上,看着有来有往,但其实顾益险象环生,又要使剑,又要使符,真当自己是左右互搏顾伯通了嘛。

    范岭也一直在寻找,寻找灵符的间隙。

    “我说过,灵符为辅。”

    他不断提升速度,以至于只剩下残影。

    顾益的符失去了目标。

    缚灵符的灵气藤条捆空的那一瞬间……

    危险的信号传达至全身。

    范岭找不到了。

    啪!

    顾益把剑甩在了身前空中,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衣袍瞬间鼓荡,在一阵战斗碰撞声中,忽然多了一些哗啦啦、叮铃铃的异响。

    不大,甚至于许多人没听到。

    范岭再出现时,挥剑如鸡鸣高仰,剑身如鸡冠火红,剑刃染白光,锋利不可挡,叫人毛骨悚然。

    “接我一招,白斩鸡!!”

    哗!

    剑势落下,避无可避。

    叶小娘站起了身,捂住胸口……

    陈明光探身前往,担忧已极……

    马源看着身边各色花朵飘起的荧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架上了一座桥梁,一路欢快,跑向顾益。

    砰!

    前所未有的撞击响彻于此!

    泼天的气浪将百米内的一切吹散开,水面上塌陷出一个漩涡,天空中飞鸟再无敢靠近者。

    被挡了?!

    白斩鸡竟然也能被挡住?!

    范岭忽然觉察到不对,眼神立时扫向各处,只见有四道灵气之桥自水面画船连接顾益,而顾益本人则是被带有浓郁花香的灵气滚动包裹着!

    “那是什么?!”

    “咳,咳……”在灵气的圈层里,顾益捂着胸口忍不住咳嗽两声,声音有些嘶哑,随后低吟:

    “春时河清雨乍晴,偏有娇花向日倾。

    篱落深浅有一剑……吾朝天公取你命!”

    脚底的灵气慢慢托举顾益上升,他的衣衫、头发已经被气势撕扯的凌乱,嘴角还有被打得吐出来的血迹,

    范岭已是震惊不已,“你做了什么?”

    “如花向日剑,听听这长鸣于空的声音……”

    ------------------------

    真不给我推荐票啊??!!!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