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益胜了修仙院的掌才使。

    这事在御珍轩的后续是该吃吃该喝喝。

    然而在院门之内则是如滔天之祸降临一般。

    陈明光和吴刚的责罚是免了,但是却被院内的其他学生背后里议论。

    范岭被最后的一剑砍的昏迷不醒,如花向日剑也被人记住了,这个人是十七楼主。

    深山里,两颗桃树,一条山溪旁,有一座很简单的木屋。

    木屋前铺设石板,无落叶、无灰尘,却有一块竖在空气中的灵光屏。

    它的边框是微微闪烁的淡绿色灵气,屏里则是顾益借花砍下的那一剑的画面。

    “剑主,你可知道有一套向花借剑的剑法吗?”

    “金华猫,张一次嘴巴就是一次惊喜,我却没想到它竟能记录过往的时光。”剑主继而定睛细瞧,“他……当得起楼主的关心吗?”

    “陛下封了小苑山,缘由你我都清楚,若是离国来攻,剑主您不出剑,便只有我去了,故此我只能出关。闲来无事,又恰好庐阳此时来了这样一个帅……怪家伙,那就关心关心呗。”

    “那我便回答楼主,的确没有见过此剑。天下剑法之繁,我虽为剑主也不敢说遍览,所以有些厉害的剑法出现也并不为奇。不过庐阳院是天下之首,不必去行偷鸡摸狗、巧取豪夺之事。况且,剑为己心,钻研别人的,不如钻研自己的。”

    “这个道理,您都明白,我能不明白?”楼主伸出那只小小的手掌指着灵光屏,“剑主,你可看仔细了?”

    “嗯?”剑主凝眉,突生疑惑。

    不久后,

    语气变了。

    “他为何可以如此简单的引天地之气为己用?”

    “这便是奇怪的地方。修行始于感知天地灵气,剑主是庐阳院天才中的天才,初感时便可引灵气于掌中玩耍,照亮偌大的庐阳城。但那时你能做到借此对敌吗?”

    上天的恩赐就藏在这片天地。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感知得到。

    即便感知得到,敏感程度亦有不同。

    修行的过程便是要引气入体,强化身体的同时也将灵气存于体内,或者说是人为的将天地的灵气凝聚在一个储存站中。

    人体就是储存的容器。

    并在施术时取用。

    气尽便是力竭。那时就是真正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原来如此,若我猜的不错,这便是他可以胜过范岭的缘由。”

    “不错,他本身只有入定。但花的灵气,鱼的灵气,树木的灵气,河水的灵气……都被其引入手中,这才胜了范岭。而且他知道自己在这么用,为此还特意在战前准备了花朵。”

    剑主一再摇头,“看不懂就别看了,但此等样人,楼主要劳心。”

    “十七明白。待查了清楚明白,我会给出一个安排。”楼主转身,不过走了两步又折返,“和仙那个小顽童也认识这个顾益,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参悟四个字,说是那人所留。我搞不懂便写了几份,第一份送予剑主。”

    “三人成虎?”剑主拿在手中默默念了一遍,“何解?”

    “十七和道主讨论过,都不得其要义,我再去问问其他人。”

    “还是我说的,看不透就不要看了。我没什么兴趣。”

    “是吗?”楼主好意提醒,“除了这些奇怪的地方,还有关键一点,这才是十七关心的原因。和仙去小苑山求仙,正巧赶上姜本领神林军出城封山,半道上撞见了这个人,她说,此人可能是从四石龙门阵中走出的。”

    剑主小手一抖。

    小苑山仙人已入六境芸圣,而且是很短的时间内入的,当真是惊骇世俗。

    虽然各个名面上不说。

    但谁不知道谁啊,背地里还不都偷偷出院跑去求见过仙人。

    就是没能进去罢了。

    “若有所悟,我会去找楼主的。”

    “十七告退。”

    ……

    ……

    “我说的火锅,首先把炭火点着烧红,放上一只大的铜锅,或者铁锅也行,这便叫炭黑火红灰似雪……”

    “准备好干净的牛羊肉、蔬菜,还有各种食材,投入烧沸的汤水中,就之以米饭,这便是谷黄米白饭如霜……”

    马源在旁,流下了口水。

    顾益将这句诗写给了小娘,并解释给她听。

    小娘是行家,一听便懂,“如此做法,便是杂糅,想必当不得弟弟如此念想。那么关键便在于汤的味道,也就是如何配置底料……”

    “对对对,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最最舒服是大家围在一起吃,尤其冬天的时候,外面天寒地冻,这边吃着火锅唱着歌,是不是很开心?”

    “是的,是的。”马源吞咽了口唾沫。

    “嗯,那我便试试,回头你帮我试菜。”小娘说起了菜还是很认真的,“对了,那日你还提到了其他的菜品,都说给我听吧。”

    “师父,都说出来,都说出来。”马源蹦着小脚,急不可耐。

    顾益一想,咖喱能做的出吗?

    “就先是这些吧。别的回头再说。”

    “也好,我这就去准备,好叫你尽早吃到。”

    她走后,顾益便起床了,养什么伤,这时候躺床上又没手机玩,活活能无聊死。

    所以他起来,

    起来发现更无聊。

    跟马源一起坐在廊檐下石阶上,撑着下巴发呆,屋前种的槐树和几株盆景,偶尔能看到有可爱的小松鼠上下翻飞。

    不知道煮了会不会很好吃。

    吃喝不愁的日子就是俩字:枯燥。

    只盼着火锅早日弄好。

    “被这范岭一打岔,我都忘了。秃子,你说我原来要干什么来着?”

    “找谢依依啊。”

    顾益起不来什么劲头,上哪儿找去啊,小王八羔子别叫我找到你!

    “这人先不提了。我还计划要到修仙院功法馆呢,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更不可能了。”

    马源又提醒,“师父你忘了?你还怀疑,是有人故意将范岭带到长宁街去的。”

    啪!顾益一拍他的大脑袋,“哎呀,你不说我还真忘了!”

    “啊!”马源捂着脑门抱怨,“你这混蛋下次能不能打用自己的头来表达惊讶?”

    “你的不是更顺手嘛。过来过来,给你看样东西。”

    那是一张纸,纸上有一道符,看着像器灵符。

    顾益说:“我在去雨后台的路上,遇到人给了我一张这个东西。认识不?算了,你肯定也不认识。”

    ???

    马源:“我还没来得及看呢!”

    也是这个时候,文苑的外边儿,双包子头的虫虫提着小裙子跑了进来,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真养眼,还是那娇软的嗓音,“小公子,前厅来人了,给你送的请帖呢!”

    “请帖?送我的?”顾益满脑门问号,“谁啊?”

    虫虫羞羞的瞧了他一眼,“好像是……行乐阁。”

    嗯?

    “是比邀月阁还要厉害的一个地方。”马源免费答疑。

    顾益打开,看了两眼就气的扔掉。

    好不容易挤了一个笑脸给面前的姑娘,“虫虫,你是乖的,帖子里说,御珍轩有人将我称为顾小腰,我来问你,这院儿里顾小腰是谁最先开始叫的啊?”

    “是我……”

    想到这个人是爱腰如狂的变态,

    虫虫捏着手指,心里已然害怕极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