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马源噔噔噔的从屋里跑了出来挡在虫虫身前,大义凌然,为爱牺牲。

    “师父!我知道你好色了一点,是喜欢腰!但是,你可不能欺负虫虫。”

    顾益被这个家伙的骚操作闪到了腰。

    所以这会儿他成了恶人?

    马源在英雄救美?

    虫虫躲在他的身后只露出半边儿脸,悄咪咪的偷看。

    “耍滑头耍到我头上来了,一边儿去。”

    “师父,你清醒一点。我觉得顾小腰挺好的,不说不注意,说起来还真发现你那是小腰。”

    虫虫咬着嘴唇在那儿偷笑,一下和顾益的眼神对视上又吓的低下头,眼珠子左右晃,偷摸的判断着顾益的情绪。

    顾益不是真要和她计较。

    对了,请帖。

    马源和他同时看到了,到底是个头小的人动作敏捷,他立马从地上捡了起来。

    “师父,行乐阁这种地方,邀请你做什么?”

    顾益也不怕他看,更不怕他笑,尽管他看了之后的确在笑,而且是捧腹,“师父,你真太厉害了!这一下就闯出了名头,人家这是邀请你去品鉴小蛮腰去了呀。哈哈哈。”

    大概因为同行是冤家,因为顾益,邀月阁一下火了,谢依依被人叫了谢十金,话题感十足。

    其他姑娘不服,便写信邀请顾益,誓要和谢依依比比看到底谁的腰更细。

    顾益对信内容没什么感觉,一笑了之。

    倒是生出些感慨,“我在天幕街听到的是许离之间将起未起的战事。在长宁街却是这些寻欢作乐的花样。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啊。”

    “这意思难道是不去吗?”马源有些不解,“小依依会混迹于这些地方,师父你可是要找他的。”

    “马大人,您说什么呢”叶小娘从外边儿进了这院子,想必是听到了他的话,此刻看的他有些发虚。

    顾益眼疾手快,立马装模作样的踢了一脚他的屁股,“就知道带坏我!我这种正直的人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侮辱我是不是?”

    马源:(¬_¬)???

    叶小娘的身后,忽然来了好多人,她们都个个手捧鲜花。

    “外面都在传,叶小娘的弟弟是因为那四船花所以战胜了掌才使,既然花可以叫你更强,我便让人多准备些,不止文苑,外边儿都在布置。”

    叶小娘这么做是好心。

    还很机智。

    “这个……放到文苑外面吧。我一男的住这儿,摆那么多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叶小娘冲着她们挥挥手,于是都各自退去。

    马源受不住她的目光,乖乖的将请帖交予她。

    没曾想,叶小娘看了之后也噗嗤一笑。

    “顾小腰?这些人真是太玩闹了。”随后意味深长对顾益说:“不过弟弟这般年纪,也是正常的,可是长宁街最好还是不要去了……虫虫,不好看嘛?”

    虫虫:???

    她猛然抬头。

    好可怕。

    因而急忙躲到马源的身后,扒拉着衣服继续偷偷瞄着顾益。

    这是马源一生的巅峰时刻。

    “虫虫,到我这边来。”

    小姑娘干脆把那露出来的半边脸也藏了起来,埋头在马源的背上。

    叶小娘哭笑不得,这小笨蛋,即便要躲,躲在马源的身后那不是羊入虎口么。

    “虫虫?不听我的话了?”

    于是乎,虫虫横着步子缩到叶小娘的身边去。

    只见她低头在虫虫的耳边说了什么,结果小姑娘看向马源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好了,记着我和你说的,去小公子那边,没事的。”叶小娘把她抓的死死的小手给掰开,并说道:“花送到了,那我就先走了。请帖,你还要吗?”

    顾益腰身一正,“不要了,当然不要了,我不可能去那种地方。”

    “好,那我就拿走了。”

    待人走后,顾益瞪了马源一眼,这家伙脸皮厚,一点儿也在乎。

    “嘿嘿,师父,你刚刚给我看的那东西,我不是很明白呢。”

    于是乎两人折返回去。

    这张符还蛮大的,跟a4纸似的,上面的纹理左右对称,像是两把交叉的剑锋。

    “应当是器灵符。”顾益能认识,“辨认不难,但灵符这东西我早就说过,各人各有各人的写法。如果真要找到是谁写的,一个是内容,一个是笔迹。再说他为什么要给我呢?”

    马源趴在上面瞧了又瞧,“完全不认识。要不师父你教我写一点灵符,学会了,说不定我就认识一点了。”

    他这是想学,还不好意思说。

    不过之前倒也答应过他。

    “虫虫,虫虫。”

    “虫虫在呢,虫虫在呢。”小姑娘从门外的石阶上爬了起来,一副乖巧样。

    “你去帮我取两个鸡蛋来。”

    马源一点有点小激动,但是要稳住,不能丢了脸。

    “好的,我这就去煮。”虫虫二话不说,感觉终于可以溜了。

    “哎哎哎,不是煮,生鸡蛋就行,快点,急着用。”

    生的?

    虫虫为难的说:“可是生的是不能拿的呀。”

    “啊?为什么?”

    “小娘不许我们随便拿食材,要是小公子想吃我可以去煮,明姐姐会答应的,可是生鸡蛋又不吃,拿了我怎么和明姐姐说呀?”

    顾益一想,可能御珍轩是酒楼,所以在食材上管的严格。

    “那这样吧,你站过来。马源,我以虫虫和你举例,告诉你学符的要义在哪儿。你在修仙院学过,还记得么?”

    马源挠了挠头。

    算了吧。

    “虫虫,站好。”说着他还伸手将刘海整理了一下,偏在脸颊两侧:可爱jpg

    “画符呢,是模仿天地之间某种纹路的规律,每一笔都要清楚。简单来说,你看虫虫,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长的多好看?如果你是造物主,这每一笔绘下来是不是很讲究?”

    “你再看看你,眼睛不是眼睛,眉毛不是眉毛,那嘴巴恨不得跟河马比高下,这个呢就难搞。”

    马源:“……”

    “师父,你能举点儿别的例子么?”

    “别废话,听我说。”顾益阻止了他,“所以说,创造每一道符的人灵感必定是来自是世间最完美的痕迹,虽然有的高手画符就跟鬼画符似的,但是新手每一笔都要写的规矩,就是说我一会儿告诉你的符,你得一笔一笔写成像虫虫这样的。”

    “这个我明白,但写符的过程中,我没办法感受到天地之意。”

    “那就一直写。写到你下笔时有感觉到了什么为止。”

    每一道符的纹路可以很快学会。

    就和剑招一样,记住就可以。

    但要想使出来必须要领会创符者究竟领悟到了天地间的什么规律,否则就是写着玩。

    跟抄作业差不多。

    如同练一部剑谱的人不同,领悟到的剑意程度不同,威力自然也就不同。

    道理都是相通的。

    “我教你一道基础的,一杠笼符,这是一道缚灵符。”

    顾益沾了墨水,笔尖于宣纸上缓缓滑动,只有四笔,弯弯扭扭像是一个封闭的口字。

    但在灵气的加持下,它闪烁着微微白光,叫人惊叹。

    “一杠笼符我从没在战斗中使用过,很基础,但杠数越多越厉害,上次困住你的是四杠笼符。”

    “就这?”马源傻眼了。

    “它的灵感就是来源于笼子。其实因为简单,反而很难。”

    秃子忽然感觉他学不会,

    天天师父师父的叫,似乎血亏。

    “这样写,能有缚灵符出现?”

    虫虫在一旁看着神奇,“小公子,虫虫想玩儿。”

    顾益把笔给她。

    “记着,运力要稳,笔锋要沉,下笔不可犹豫,更不可有错。”

    人和人是有差距的。

    虫虫一落笔,便是有一下光芒微闪,黑色的墨水一路晕开,一路也都有光芒随行。

    马源:???

    “师父,这……”

    “还怀疑我在瞎教么?”

    他们搁这玩儿,不一会儿,文苑的外面又来姑娘禀报。没有虫虫好看的,一概都被顾益忽略了名字。

    “怎么了?”

    “是修仙院的人,他们来寻小公子。”

    -------------------------

    他们来寻小公子要推荐票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