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带他离开吧。”

    天空飘来短短的四字之语。

    “是!”

    范岭撑着身体努力站起来,“馆主不愿意见你,跟我走吧。”

    顾益一脸懵逼,这是什么骚操作,所以就是带我过来看你被打一顿吗?

    而且还打得那么惨。

    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离开。

    他也不管范岭,自己向前走了两步,放声说:“在下顾益,望馆主现身相见。”

    没动静了,理都不理他。

    “走吧。”

    “走什么走?你没听你那些宝贝学生说我进来容易出去难吗?现在是我看你被打,出去了就是你看我被打,本来还指望你拦一拦,这下好了,你也被打成这个熊样。”

    有时候,范岭真想不通这小家伙的脑壳里都装的什么。

    “不说我会不会帮你,你在这儿若是惹恼了馆主,小命丢了也是有可能的。”

    “顾益!”

    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声音,忽然有人叫了他一声,声音似乎还有些熟悉。

    “顾益!是我!”

    后面的入口,有一个小姑娘奔跑着过来,脚边还有一只金黄小鸡扭着身体一起跟着。

    诶?

    那不是……

    和仙吗?

    竟然是她。

    顾益一时之间陷入惊奇,“和仙?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认识她?”范岭也很是意外。

    “见过掌才使。”小姑娘先行了礼,看到其人满身是伤,她很不忍心,“掌才使稍等一会儿。”

    说着她就要掏出什么东西。

    “不可。”结果范岭拦住了她,微微摇头,眼神之中有暗示,“多谢。”

    馆主,说不定还看着呢。

    “那掌才使赶紧回去休养吧。”

    范岭看了看顾益,他倒是想走,这家伙不走啊。

    和仙似乎也有点怕,“顾益,你先和我走吧。有话一会儿再说。”

    看他待在原地没动的意思,便直接上手,“哎呀,走了。射黄,快点儿,咱们走!”

    这地儿多可怕,万一一会儿馆主在动起手来多不好。

    不过顾益也很鸡贼,拉胳膊多没意思,跑着跑着他停下来挣脱开,“不行,我不能走,我还要进功法馆呢。”

    和仙着急,“我知道!你先和我走。要是惹了馆主不高兴就麻烦了!”

    她再伸手,顾益就有准备了,胳膊往上提了提,正好……能抓着手。

    在山里修仙修的久了,都快变笨了,如今于这庐阳城待上一段时日,果然,我还是我。

    就这样跑,两边的景色不断变化,身后的功法馆越离越远,直到一个满是草地的土山坡前,她才停了下来。

    顾益还有许多疑问呢。

    “没想到,你也是庐阳院的学生?”

    和仙弯腰喘气,稍微歇了一会儿。

    此时的她和第一次遇见的不同,身上不再是男式劲装,而是换上了翠绿的束腰长裙,额前散所几丝刘海,整个人清纯可人。

    “我不是的。”和仙摇着头,笑说:“我是自小在这里长大,虽然也学过一些东西,但是不算院内学生。你也太胆大了,怎么会想要去招惹馆主啊?”

    自小在这里长大?

    顾益想着,那她对此应该再熟悉不过了。

    “你怕她?一见着我拉着就跑了。”

    拉着?

    和仙手指一动,像是挠了挠顾益的手心,痒痒的。

    到此时她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赶紧松开。

    “刚刚……刚刚一时情急。”和仙有些脸红。

    “喔……”

    喔什么喔,这个人憋着坏笑还喔呢,早怎么没发现他这么不正经,那会儿陈伯说了调皮这词自己还不信。

    “倒是你!当日怎么留下一纸条就走掉了?不是说好一起进庐阳的吗?”

    说起这个她就不开心了。

    顾益只把她当个孩子哄,嘴巴也跟没把门似的,张口就来,“哎哟,我哪是躲你们,明明是躲那个灿莲的。你不知道不能和你们同行,我下了多大的决心!差点就留下了鳄鱼的眼泪。”

    “什么是鳄鱼的眼泪?”

    “就是伤心的泪水。”

    和仙,信了。

    “原来是这样,那是我误会你了。”她又喜滋滋的笑起来,“不过你走后,灿莲也不见了,我以为她跟着你去了呢。”

    “她也不见了?”顾益有些纳了闷,“那我就真不知道了。”

    奇怪,一开始这么坚持的人,现在就放弃了吗?

    ……

    “掌才使遭了馆主责罚,现在一言不发的回去了。却不知道那个顾小腰去了哪儿?”

    “哼!那么嚣张,别让我找到他!他肯定还在院里!”

    ……

    两人正叙旧,忽然听到有人说话。

    顾益知道事不好,失策了,刚刚跟这个小姑娘走干什么,明显范岭更有安全感。

    “他们在找你啊?”和仙惊得扒在地上,藏在土坡的另一面儿,还把顾益也拉下来趴着。

    “应该是。早上我进门的时候,有个叫舒乐的女娃娃,说我进来容易出去难,估摸着范岭回去了却没看到我,所以在找呢。”

    顾益和她一起趴在地上,小声说话嘛,自然离的近些。

    “啊?舒乐可厉害了,她有可能成为楼主呢。”和仙掐着小食指,“你虽然也很厉害,打赢了掌才使,但是掌才使打不过舒乐的。”

    两个人这么说了。

    顾益不禁吐槽,“那还叫什么掌才使,名字那么狠,原来是个弱鸡。”

    和仙略作思索,“既然都在找你的话,你现在肯定是出不去了,我先把你藏起来吧?”

    这姑娘也有意思,顾益问道:“你不怪我叫修仙院颜面扫地吗?”

    “不怪。”她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是和小苑山有关系的人。走了,你悄悄跟着我,现在一定一定不能被发现的。”

    好在这土坡不起眼,两个佩剑的学生没有到这里来看,小和仙带着他顺坡往下走,经过一片树林,然后过了一道水桥。

    自然风光自是极为秀美的,山里水声清脆,空气中带着微微的甜,偶尔看到一两只小松鼠好不欢乐的样子。

    “你要带我去哪儿?”

    顾益跟在她的身后,看着乌黑的头发飘舞,满是少女感。

    “去灵符道,我住在那里。”她转过头,背手在身后倒退着走,差点踩到射黄。

    “了解过一些,修仙院有灵符道、剑与剑、功法馆。”

    “对的,道主呢,就不像馆主,道主人很好,你去那边,绝对不会有事的。”和仙冲着他眨了一下右眼,看起来心情很好。

    “可是你这样帮我,要是被发现了,没事吗?”

    “我才不怕他们呢。”她把地上的射黄抱在了怀里,“哎,对了,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三人成虎到底藏了什么玄机?我问了道主、楼主,她们也都参悟不透。”

    顾益:???

    “excuseme?”

    和仙偷偷瞄了一眼,小心讲:“我把你留的话告诉了她们,应该没事吧?”

    “这倒没事、”

    至于三人成虎……

    顾益捂了捂脸,三人成虎是出于战国时邯郸的寓言,失策。

    刚要解释的时候,忽听有一声叫喊:

    “找到了!是顾小腰!在那里!”

    两人一惊,只见后面有俩凶狠狠的人站在树枝上俯视到了他们。

    完蛋,慢悠悠瞎聊天被发现了。

    “站住!别跑!”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