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舒乐学姐,功法馆前的大武场我们都找遍了,没有见到顾小腰!”

    早上的那位优雅女子就着一页灵符,坐于溪水岸边,侧边上则是三名向她报告情况的学生样人。

    舒乐本想说点什么,不过远处树梢高头又有两位飞身而来。

    “青山、青水,你二人可有收获?”她从神情里似乎看出些什么。

    青山上前搭手作礼,“找到了,在功法馆去往灵符道的还仙桥上,是道主身边的和仙带走了顾小腰,随后我们追了过去,不过……”

    说到此处他低下了头,“……不过,我和青水技不如人,那个家伙忒也狡猾,明明喊的是去灵符道的路,结果一路搜寻,却始终不见人影,灵符道的人还说,和仙没有回来过。”

    舒乐鼻腔闷了一声,她一听便知道怎么回事,嘴角竟有些笑意,“你们都被骗了,要去的方向怎么可能让你们听到,一定是故意喊给你们听,然后选别的路,那小子倒是有几分聪明。”

    青山和青水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丢人啊。

    还庐阳院天之骄子呢,这么轻易就被耍了。

    好在舒乐性宽容,也不责备他们。

    “不怪你们,紧张时刻一时难分辨也是再所难免,不过现在你们也都知道了,顾小腰为人狡猾、脸皮也厚,最重要的是他有胜过掌才使的实力,若他对你们出手,一定要小心点。”

    “诺!”五人一齐回答。

    舒乐起身,微微想了一番。

    “邢原边境紧张,副院长带了掌馆、掌剑、掌符三使前往支援。留下掌才使管教我们,却不小心被顾小腰所伤。馆主不理人,剑主不理事,道主……”

    她不明白,“为何和仙要帮助顾小腰呢,她那孩子单纯,该不会被骗了吧?”

    “要不要去请十七楼主?”

    舒乐盯了她一眼,说这话的是个姑娘,对视眼神都叫她发慌。

    一个入定境的闯了进来,虽说胜了掌才使,不过谁都瞧得出那是借花之力。

    而且他们院内三届学生有七十二人。

    就这样还去麻烦楼主,庐阳院的高傲往哪里摆?

    舒乐已有了决断,“召集所有学生,一年生守着去往灵符道的路,二年生沿那岔路口的右侧道向前往落日壁搜寻,三年生沿左侧道搜寻,见到人不要轻启战端,先将消息传出,知道么?”

    “诺。”几人应声。

    青山又问:“便只以灵符道为中心么?那剑与剑呢?”

    “剑主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去招惹了,会有好下场?而且和仙识路,她不会将人带往剑与剑的。”

    “可和仙应该也不会将人带回灵符道吧?她知道我们已经发现是她在帮顾小腰。”

    “这倒也有有些道理。”舒乐浅浅一笑,抿出两个酒窝,“不过还需想想那顾小腰狡猾的性子。站在他的角度想,咱们搜过了灵符道,反倒是最安全的不是吗?我猜他会反其道,那咱们就再反他的道。”

    “不管怎样,咱们人多,而且庐阳院内能让他去的地方不多,锁住了灵符道,就算一时找不到人,他很快也得现身。”

    几人明了,对舒乐佩服更深。

    “舒学姐去哪里?”

    舒乐记得顾益的目的,那个家伙不听劝告是为了什么?进功法馆。

    所以舒乐也起身,“我去功法馆那里等着他。”

    ……

    ……

    嗖嗖嗖!

    顾益趴在洞口朝外边儿张望着,虽然声音小,但他能感觉到有不少人在跳跃前进。

    “那两个人肯定是回去报告给舒乐了,现在他们发现是你在带着我跑,所以便派了很多人过来。”

    顾益趴在那儿,两根食指不断对碰,作思索状。

    “和仙,你说的那个地方,我们过去要多久?”

    “一炷香吧。”和仙也学他,趴在洞口上,两人完全的玩起了躲猫猫。

    谁知道一炷香是多久,他都没点过香。

    反正是需要一会儿的。

    “咱们现在怎么办?”

    和仙有些小小的紧张和兴奋。

    “嘿嘿,好玩儿吧?”顾益调笑一声,随后正色说:“照这个情况来看,现在肯定很多人顺着路过来了,而我们必须得出去,这就很容易撞上,所以只能先等一会儿。”

    “另外,修仙者和普通人不同,若我们发出声响,很容易被捕捉到……除非……”

    和仙紧忙问:“除非什么?”

    “除非有其他的声音干扰。”顾益望向天空,“要下雨了。”

    轰隆一声雷鸣,仿佛是配合了他的话语。

    和仙不知道怎么做,总之就是觉得顾益是很聪明的人,听他的准没错。

    “下雨不仅可以掩饰我们的声音,雨水还能冲乱灵气排列,唯一的麻烦……是会留下脚印……”

    顾益还不会飞,小和仙也有些修为,不过也没高到哪里去。

    不过这与和仙并不确定那条路能不能通功法馆这点相比,都不算什么了。

    “你不必担心淋雨,到时候我会施符护住你的身子。你还是先想想,那条路的细节。”

    和仙很乖巧,说趴着头一动不敢动,但一直不动很难受,又不是经受过特训的特种兵,所以两只小脚有规律的弯起来晃悠。

    “emm……”和仙嘟起嘴巴,“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是恰巧碰见馆主在和人幽会,她待人严苛我自然是害怕的紧,有些记不大清了。”

    顾益说:“你不用回忆那些,你就想想,那个馆主到底是从湖水的哪一片区域出来的,我刚刚来时也看到了那湖,那么大,咱总不能到了水下再去找吧?所以你想想下水的地方,岸边有什么?”

    “岸边?”和仙眼睛一亮,“有一株桃树!”

    “桃花树下会情郎啊,”顾益弯起嘴角,“还挺会来事。所以说,馆主就是从水下出来,会了情郎之后再从水下回到功法馆。”

    的确很隐秘,不走正门,不容易被旁人发觉。

    “若不是为了你的心上人,我绝不会告诉你院内这样隐秘的事的。”和仙睁大着眼睛说:“你可得一定一定要保密,万一被发现了,馆主肯定特别生气。那样你就回不去,也见不到你的心上人了!”

    顾益偏过了头,看她一脸可爱,眼眉上还沾了一点灰尘,小脸颊红彤彤的。

    他忍不住上手要给人抹去,这种侵犯动作叫和仙往后躲,

    恰在此时,有“嗖、嗖、嗖”的声音传来,有人从他们下边儿的路上飞跃前行。

    和仙惊呼了一声,一下把头埋在地上。

    也就是这么点声音,叫已经过去的四个人,停下了脚步,并逐步返回。

    “顾小腰从此路过,说不定就藏在这路上的某处。”

    扑通!扑通!

    和仙听到有人这么说,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糟了,这下要怎么办?!

    ---------------------------

    好多人要我更快点,其实我也想(有存稿说话硬),但是新书期不能更新太快的,等上架就好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