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嗖!

    顾益先用包裹灵气石子探路,飞速穿过之后果然如他所料,并无任何异象!

    和仙受了鼓励。

    他俩都不是普通人,和仙即使不厉害,也有些武力,不至于爬的太过丑陋,巧身绕过,灵活腾移,裙角翩然的便避着那些纹路穿过。

    一片衣角都不会碰到。

    顾益更加潇洒,脚尖几番轻点,或蹲身、或弯腰、或仰面旋转飘过,眨眼之间已经来到和仙的身旁。

    而再过来时,路似乎到了尽头,摆在他俩面前的是数十个向上的石阶。

    两人对望一眼,都明白的。

    从入湖开始就一直在地下,现在往上走,就说明要到功法馆的。

    啪嗒!

    啪嗒!

    有人的脚步声!

    在头顶!

    “嘘!”顾益放慢了脚步,仔细一听,“应该只有一个人。”

    不过说来他也奇怪,之前就已经听到那两个碎嘴的姑娘讲过,所有的学生都被舒乐叫出去找他了,那谁又会在功法馆里呢?

    砰!

    又有声音传来。

    “不是脚步声。”顾益爬到石梯的最上方,耳朵贴着墙壁,“听起来是打斗的声音。”

    不管是什么,都不关他俩的事。

    “和仙,记得那位前辈的另外半句吗?遇人则避。”

    “记得,但是谁有胆子在这里动手呢?”

    这个顾益没兴趣,现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正好舒乐把人全部调走,反倒是方便了他。

    “一会儿呢,我们偷偷溜进去。”顾益靠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里面我不熟,你把我带到地方后,我寻几本一般的功法,咱们就原路返回,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你我没事,咱还能救了那位前辈。”

    和仙感觉在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一样,神情特别庄重,“好的!”

    于是乎两个人终于从地下绕了上来,穿过一道门,随后就能看到屋子里有不少光亮,竖着的木色方柜立在屋里,每一个都很宽很高,上面放着的似乎就是一部部功法。

    这房间三个方向都有半圆形的空洞,在顾益的认知里应该是某种通道,

    而之前在地下听到的打斗声,走到这里反而觉得远了,但方位很清晰就做左边的通道那儿。

    和仙解释说:“功法馆内有五个分馆,咱们现在在的应该是……是木馆,往左是通金馆,往前通土馆,往又通水馆,若向正前方,就是出去的。”

    有个向导就是好。

    顾益闭目稍微感受一下四周的灵气便放下心来,“的确只有左边有灵气波动。好了,站起来吧,这里没人。”

    和仙提着裙子跑向正前方,扒拉着门往外瞅了瞅,“外面也没人。”

    她惊喜中有些不敢相信,“我们竟然进来了。”

    是啊,这地方还真不好进呢。那道阻挡的灵符,若不是顾益的话,的确是完美的‘感应器’。

    而且还仙湖底的另外一条路,又有谁会想得到呢。

    当然,进到这里还只是第一步。

    顾益细细感受了一下左边的动静,保险起见,他还是说:“别惊动了人,我们离的稍微远一点吧。”

    去土馆。

    原以为只有那些木柜上存放着功法,不过当他一运灵气准备快速赶路时,空气中忽然有了亮光,吓了顾益一跳。

    叮!

    叮!

    叮!

    ……

    一开始还是三两声,随后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样,连续不断的有功法凭空出现悬于空气中,并将他们两个团团围住。

    并且声音越来越频繁,仿佛……仿佛是微信里拉你入了新群,所有人疯狂发信息那个劲头一般。

    和仙顿时惊讶极了,这空荡的馆里,不断有不同颜色的功法闪现,并嗡嗡散发光芒,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这是……”顾益虽然第一次见,但有些感受到了。

    “好厉害!它们都喜欢你!”和仙晃着他的胳膊,似乎是替他高兴,“我从来没见过有一个人能做到这种程度!”

    但她看顾益神色淡然,还以为是他不明白呢,“顾益,你看啊,都是功法,庐阳院功法馆从来都不是人挑功法而是功法挑人的,它们知道你来了,在迎接你,你看你看!”

    就在他们身前,有特别活跃的几部已经围绕着旋转了,而且似乎不止如此,顺着几个通道,也有异动传来。

    顾益赶紧停了灵气运转。

    那边还是有人的。

    颇为神奇的是,当他停掉的那一刻,空气中里诸色斑点,又全都消失于无形,就像从未出现过,而那些放于木柜上的功法,更是自始至终没有动过。

    顾益微微一笑,天下之首,果然有其神奇。

    放在看的到的地方的,其实什么也不是,真正有价值的都于无形中。

    “顾益,你还在等什么?随便拿几本咱们就走吧!”

    和仙看他只是来回走,到处看,什么也没做,像是在想些什么。

    的确在想。

    想小依依留下的第二句话。

    不过忽然间,顾益的耳朵动了动,“别出声,有人来了。”

    “谁?”和仙见他神色认真。

    很强大的人!

    特别强大!

    “和仙,你先到去地下的入口处等我。”

    “那你呢?!你和我一起走吧,随便拿两本功法。”

    顾益要等一会儿,来不及和她细说,手中灵气闪烁控制力道将她击飞,安然落在远处。

    “顾益!”

    和仙来不及应对这突然的变化,明明才确定没人,怎么会忽然有人呢!

    轰!

    她想靠近,但顾益右脚向右侧步,站立挺直,双手交叉向下虚按,轰然间引出一阵灵气波!

    本来是想慢慢翻阅,尽量不惊动左边的人,但现在似乎时间有限,来人速度极快,明显是目标明确的。

    所以他要快速引动灵气波,过滤一遍这里的功法,不必看内容,只需看它们是不是都在自己的灵气下……做舔狗!

    叮!叮!叮!

    先前出现的场景再一次重现,空气中功法凭空出现,晃动着身子莫名欢喜!

    和仙焦急的望着顾益,她也过不去,无奈之下就跳起来抓了几本功法在手里,这样也算是帮他拿了。

    ……

    ……

    就在不久前,舒乐求见馆主。

    这位未来的楼主现在还不是楼主,即便是楼主,馆主还有一个皇室四公主的身份,因而,她是要很尊敬的。

    “舒乐无能,叨扰了馆主清修。不过之前掌才使带来的那人,被馆主拒绝之后并未离院,此时仍在院中潜藏。”

    “这种事,还需要劳烦我吗?”

    舒乐手臂又低三分,“馆主恕罪。不过他胁迫仙领路,行踪的确难寻。稍早前有同窗禀报,顾小腰拖着和仙潜入了还仙湖,旁人以为是从水道离院,不过舒乐却不信……”

    “……我与那顾小腰仅有一面之缘,但学生确定,他的目的想来还是功法馆,不是馆主威严不足,而是此人固执得不见棺材不掉泪。”

    这一番话讲的极为合适,暗中维护了和仙,说她是被胁迫,更把顾益闯功法馆说成是他的问题,而不是馆主没有镇住他。

    舒乐听到了帘子掀起的声音,看来馆主起身了。

    “你是说,他胁迫和仙潜入了还仙湖底?那既然看到了人,为何不动手杀了这不知天高地厚之人?”

    “舒乐当时不在,顾小腰又有些实力,而且寻他之人也跟随潜入湖水了,但不见其踪影。”

    “潜入湖水不见踪影?”舒乐面前的绿衣微微思索后面色大惊,暴怒而问,“你说什么?!”

    哗的一声,馆主周身灵气爆起!

    嗖!

    还不等舒乐回答,她便飞身直冲功法馆。

    其势之强横,连舒乐都被掀倒在地,且不敢久拖,急忙起身跟着一起,刚刚那一下,她心里已经一咯噔了:坏事了,最后还是让那个家伙惹出了事了!

    ……

    庐阳院、功法馆、木馆。

    左通道内,紫衣女子追着极薄的两页纸而来,周遭空气中的功法全部活跃显现,往日里何曾出过这样的盛况,就连她看中的功法都追寻那人而去。

    “我庐阳院内又出英才,我许国之幸!”

    顾益耳朵一动,听到了一声清脆如铃声一般的女孩儿嗓音,而且温柔、舒缓,远比那馆主的好听多了。

    入眼之后发现是一名身穿紫衣的少女,她的头型极为好看,一缕黑发垂在肩头,被她捻在手中。

    丝缎衣衫外裸露一双极白极细的双手,手下的腰腹平坦,往下是美丽的紫色裙摆,往上是水灵的一汪乌瞳。

    她丝毫不施粉黛,全无金银珠宝手势,但气质高贵,洁如莲花,叫人不忍亵渎。

    “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面带微笑问的,自然是顾益,后者身上的袍子都横飘着,全身散发白色的灵气。

    而那极薄的两页纸在他面前竟自动展开,竖立。

    “奇哉!原来它也愿意认你为主?”

    然而顾益却皱起了眉头,难掩疑惑和失望,“原本,是有八张的,另外的六张呢?”

    “你说什么?”紫衣女子缓缓靠近,有些不解,“这部无名双纸,还有三份?”

    这便是小依依说的古本了。

    如果说顾益来到功法馆,为的是证实自己‘世界有一个窗纱’的猜想,那么此刻他已经做到了,

    的确,这里都是垃圾。

    然而还有更重要的一步: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一层窗纱。

    这个秘密是记录在古本之中的。

    他也找到了,可是却已经残缺。

    顾益应了她的问题,虽然两人还不认识,但已经开始交流了。

    “一共是八张,另外的六张,你见过吗?”这个女子用份形容,

    但是他坚持用张。

    可惜了,等不及她的回答,木馆外,来人催动起的强横灵气已经近在眼前。

    “四姐?”女子疑惑着,低语道:“这是出什么事了嘛……”

    四姐?是四公主?

    顾益呼出长气,来的也太快了,按理说他和和仙是很隐秘的过来的,根本不会被谁发现。

    现在跑也来不及,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按照多人的描述以及仅有的接触来看,这是个不讲道理的暴力女子。

    轰!

    灵气强大,直冲他而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