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座峰,小窗峰。

    小依依,你想要寻找的梦纸内的高原树海,我帮你找到了。

    你忘记的那个名字,我帮你想起来了。

    创造碧水十弯阳的是他。

    创造粼光千针功的是他。

    带领小窗峰强大的是他。

    他叫小窗,边小窗。

    “人呢?”七公主环视周遭,只有一只绵羊,白色的体毛弄的脏兮兮都快黑了。

    “梦纸不是真实的世界,他们不见了。”

    “可我受伤总是真的。”

    “我知道,因为这里的灵气是真的。”顾益凑前,准备帮她看看伤势,“手臂怎么样了?”

    “没事……我自己能行。”她往后躲了躲,相比于刚遇见时,多了几分忸怩。

    女孩子这样,顾益就不强求了,只是开口说:“我看到那边有个湖,很清澈,我们坐到湖边去吧,我知道你想听我的解释。”

    这样讲,她听了,

    至于那伤势,她自己用了自己写的伤灵符,立即好是不行的,但能止血。

    雪山脚下阳光普照,仿佛上面是冬天,下面是春天。

    山峰之间的这一片是一个平地,几汪湖水镶嵌在这草海之中,风一吹过,如黄色的浪潮一般。

    “七公主,你原名叫什么?想必你也看出来了,这里虽不是真实的世界,但两座峰与许国敌对,总是喊你公主的话还是很危险的。”

    芳名本是不该说的,而且小姑娘也有些在意他刚刚说的话,略显得尴尬。

    但这个理由倒是真的。

    七公主撩了撩头发,小小抿了个嘴唇,讲话也不敢看顾益,“我叫,天羽。”

    尹天昌、尹天羽。

    顾益有些想要吐槽皇室之人取名的水平。

    几步路之后,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

    其实关于世界有一层窗纱的猜想,经此一行,顾益已经确定了。

    看看那三个两座峰的人,战力强横,和正经的许国人有很大的差别。

    但缘由,他还是不清楚。

    不过也可以了,

    至少是一个进步。

    尹天羽找了个湖边的草地落座,她刚刚消耗不小,此时要略微休息。

    “关于两座峰,你和我说一说吧。”

    顾益就知道她要问的。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不过就是许国的历史。

    “如我所言,两座峰是三百年前强大的宗门,消逝于许国与宗门的战斗中,基本上现在已经不剩什么了,高原树海在庐阳更是不可以提及的词。因此,你不必觉得危害了许国。”

    天羽乌黑的瞳孔射出光芒,落在他的身上,“你不还是两座峰的人么?”

    “我不是的。我对两座峰的了解不比你多多少,直至今日我才知道两座其一是小窗峰,我进庐阳院、进梦纸不是为了恢复两座峰往日的荣耀,对这件事我没兴趣。”

    “为什么?”

    顾益缓缓说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天下大势的争夺是没有正义邪恶之分的。许国已经争赢,给了天下百姓一个太平,再启战争的意义何在呢?”

    天羽感慨,“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随后又添了一句,“要是离国人像你这么想就更好了。”

    顾益也长舒一口气,这些事情讲起来就太沉重了,不符合他的性子。

    “那你呢?”天羽又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啊你。”他伸了伸懒腰躺在了这草地上,开始有些犯懒。

    “你怎么不说了?”

    顾益双手交叉放在脑后,看着天上的白云,很是悠哉,“我呢,就是想把自己的仙修对,所以尝试着去揭开那一层面纱。顺便尝一尝御珍轩的美食,运气好了呢,还能和你这样异界的公主认识交谈,这不就够了。”

    说到这里,尹天羽忽然想到了之前他讲的话,并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

    “虽然……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你到底要做什么,”七公主偏过身子不去看他,“但是我也知道,两座峰的人和许国是敌对关系,我是许国的公主,我爱许国的子民,爱我的父皇和母亲,所以……所以……就算你喜欢我。”

    “……也不行的,我不能嫁给你,咱们不合适。”

    “当然了,你刚刚跟两座峰的人说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救下我这个许国公主,我便知道……你是个好人,我也相信你说自己不是两座峰的余孽。等我们出去以后我会帮你向四姐求情,叫她一定放过你。”

    顾益折了一根枯草放在嘴里咬着,“你不是说,你劝不动你四姐么?”

    “我努力劝呀!”天羽强调了一声,手掌托着下巴说:“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你,这已经伤害了你,不能再让四姐再伤害你,我们尹家怎能都做伤害别人的事。”

    这其中还夹杂着许国对两座峰的伤害。

    顾益一听这话,眼珠子咕噜一转,努力劝?

    那得想个法子叫你更努力才行。

    于是他悠悠说道:“其实,她刺我一剑倒是没什么,伤在皮肉而已,但我喜欢你,你却拒绝了我,这是伤在心里,永远都无法抹去的。”

    “哎呀!”尹天羽听不得这话,她站起了身子,离得远一些,“你别这样说,说的我很愧疚,我们……我们不相配的!你晓得不晓得呀?”

    愧疚?

    该是你心善,我这条命就靠你了!

    顾益把嘴里的草扔掉,这个太吊儿郎当了,不符合此时的氛围。

    “我知道,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我是普普通通的平民,其间天差地别,的确是我配不上你。但是我又何曾真的奢望过呢,我只知道我刚刚是真的愿意为你战至力竭。”

    “我与你相见才不过几个时辰而已……你怎么言此轻浮狂浪之语?!”尹天羽从没见过敢这样讲话的男子,“你!你!你!你下流!”

    她已经有点点被气到。

    或者说是羞怒。

    顾益是老油条了,他也不慌,反倒更加深情:“相识时间短又怎么了,这便是一见钟情!也许是我唐突了一些。可是我这样的人,一生又能有几次机会再见到公主呢?”

    “你可以骂我下流,但是我自知四公主实力强大,不是她的对手,不久之后即将命丧黄泉,这些话不趁现在和你说,等我死了,更与何人说呢?”

    “天羽,我是个流浪的人,这一生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但是我只爱过一个你。”

    刷!

    尹天羽忽然拔出了剑,怒指着他,“住嘴!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要教训你!”

    你杀我?

    呵。

    哗,顾益把双臂一张,双目紧闭,“来吧,你刺死我吧!与其死在你四姐的手里,倒不如死在你的手里!”

    “你!”身份再高贵,也是一个小姑娘,怎么搞得过老流氓呢。

    没办法了。

    “哎呀,你快让我从这里出去,我以后再也不要见到你!”

    “那可不行,出去就是我的死期了。”

    “不会的,我答应你,一定拼尽全力叫我四姐饶你性命,这总可以了吧?”

    顾益嘿嘿一笑,但还假装掩饰着,“如果她硬是要杀我呢?”

    尹天羽好好想了想,“那……那我就说你救过我的性命,咱俩一命换一命。”

    “不行,这不至于让你四姐不杀我,你要说你喜欢我,没有了我你也不愿独活,我刚刚也用这句话来救你的。”

    “不行!”尹天羽还挺倔,“我是公主,这种话不能乱说,而且我本就不喜欢你,说多了叫你误会怎么办?你就信我一次,我一定想进一切办法护你周全。”

    顾益想了想,似乎不能继续逼了。

    让她有愧疚感也就够了。

    “那好吧,不过我们现在还不能出去。”

    “为什么啊??”尹天羽心态崩了,她现在有些怕待在顾益身边,是真的想离开。

    “因为高原树海,还没有见到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