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或许是站的高了,高原之上总感觉天空离的近了些,一仰头满眼都是碧蓝色,只偶尔能看到几片云彩。

    天空之下的群山连绵,其中几座峰顶白雪皑皑,山连成脉,于大地蜿蜒行走,盘旋的雄鹰不时发出一声鹰唳。

    这是一种壮阔。

    也是一种激怀。

    山峰与山峰间很少有这样平坦的空地供草原蔓延,更难看到湖水在阳光下的波光粼粼。

    顾益见此景象,有些着迷。

    “……你看,那个阳光下湖面,像不像有无数的针在下落?”

    七公主离她有好几米远,过往岁月从未有人说过男女之间的那种话,所以她现在有些不知如何面对。

    “怎么还有心情看那些,你要找的高原树海到底在哪儿?”

    顾益知道她的心思,“你想要快些结束,然后从纸里出去?”

    “越早出去对你越有好处,”尹天昌提醒道:“我是大许的七公主,如果失踪的太久,引起父皇的注意,那你就麻烦了。还有……”

    “你说。”

    七公主有些语重心长,“你以后不要随意讲刚才那些话,这种事情随随便便的说太过轻浮。”

    真是大家闺秀啊。

    她是和和仙一样的善良性子,不过那姑娘有些傻傻的单纯,七公主就聪明多了。

    顾益则是脸皮厚过城墙的人,他无所谓的笑了笑,“好,那我就答应你,在没有旁人的时候,绝不乱说。”

    “嗯!好!”七公主略显开心,也走得近了些,不过刚跨出一两步,她又觉得不对,“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你也不要乱说。”

    顾益没有理她,走上一座山头,远望起伏的大地,山恋叠嶂,无边无际,从高处看碧波上的波光粼粼更有千针下坠的奇异画面。

    那是光与水在一起碰撞才有的现象。

    顾益觉得,

    似有所悟。

    天羽离他有些距离,她伸手丈量了这一片山川,有些兴奋的问:“这纸中的世界,在现实中也有吗?是我许国的哪一片土地?”

    “山河都在,不过鲜有人影,也无人知道哪里在过去被称为高原树海。”

    七公主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你是高原树海两座峰的人,将来岂不是真的是许国的敌人?”

    “我才没兴趣呢,除非你们把我当敌人。”顾益伸着懒腰,“我说了,我与两座峰的联系很浅,而且我不是一个会为了逝去三百年的荣誉去战斗的人,那太热血,不适合我。”

    “那你,到底要做什么,你天赋极好,还知道隐秘的两座峰,另外,这纸究竟是什么?”天羽的眉毛偏淡,丝毫不乱,很是好看。

    “就算我不告诉你,以你的聪慧很快也能想通,倒不如告诉你,让你多几分信任,”顾益也爽快,“行吧,我摊牌了。”

    “其实我进功法馆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确认:我们这个世界被削弱过。而纸里,藏着被削弱的理由。”

    这番话,叫七公主有些不好的预感,她娇嫩的嘴唇微微一颤,还很有弹性。

    “什……什么意思?什么叫被削弱过?”

    用说的可能没那么有说服力。

    顾益嘴角一勾,笑的很坏。

    随即他单掌上举,隐隐间有一股威势:阳光遍洒湖面,灵气交染于水天,有粼光排列不见尽头,观之刺眼如芒,其力所出因灵气,感之虚幻如影,其身所藏因灵气。

    白天日光、夜晚月光,铺于水面皆成粼光,光之广,不知其几千里也,光塑千针,针之长,不知其几千里也。

    如是,方为粼光千针功。

    张开的手掌微微握成拳,

    便是‘嘭’的一声巨响。

    七公主震惊的看着山腰间的平湖震出巨浪,水流重新落下时幻化成千针,漫天蔽日一般。

    “这是……什么?”

    “粼光千针功,我练的功法,刚刚观湖波光而有感,”顾益露着大大微笑的脸,“才凝聚了第一针,怎么样?还能看吧?”

    尹天羽已捂着嘴说不出话来,轻微的摇头动作代表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而再回望这个露着大大笑容的俊朗少年,这功法是他使出来的?

    “我曾说过,我因故人的一句话才入功法馆,现在想来他是为了提醒我,世界被窗纱遮住了。他给我留的话是:庐阳院的功法馆里,都是垃圾。”

    七公主秀眉一蹙,她是有立场在的,所以听着总归是觉得这话太过狂。

    不过细细一想,顾益应当有说这种话的资格。

    而且她还在理解什么叫‘世界被削弱过’、

    “……难道,你的意思是真正好的功法都遗失了?”

    “理由不清楚,我不说了么,我正在找。”顾益摊了摊手,“现在你不用怀疑我的目的了,我就是个随便修修仙的人,只不过我想修对了。”

    尹天羽自己走远了一点,在这荒无人烟的高原独行,思索着什么,人都很难承认一点:过去数年的努力,方向都错了。

    顾益则干脆盘腿坐下,他刚刚有感悟,此时正是修行的好时机。

    许久后,她才回来。

    “这么说来,那我以前的修行都是错的?”

    “没关系,反正也没几个人对。”

    尹天羽:“……”

    “难怪我觉得那三个两座峰人的长矛术精妙异常……此事我回去之后定要禀报父皇。”

    顾益转过头,拨开被头发挡住的眼睛,“我劝你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为什么?”

    理由不是一个确定的信息。

    但顾益有着基本的推理能力。

    “两座峰人被消灭之后,当时这片土地便只剩下许国了,你说是谁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七公主瞳孔猛然微缩,感觉到一阵凉气,然而说这话的人却没什么反应,依旧笑容满面。

    其实他,什么都知道。

    “你怎么仿佛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顾益拍拍屁股爬起来,“因为我从小就听过焚书坑儒的故事。”

    “焚书坑儒?”

    事情好像越解释越复杂了,顾益又开始犯懒。

    “我知道你对我说的话有些怀疑,如果不敢相信,那就不信,反正也无所谓。”

    “可你都告诉我了。”

    “我还告诉你我喜欢你呢,你一样充耳不闻。”

    “你这人……有点讨厌。那这个秘密我能和谁说?”

    “谁也不要说,世人活的很好,别去打扰他们。这个问题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可以真正修行了。”

    他明白了小依依为什么说功法馆都是垃圾,为什么拿走他的功力,因为那些都不对。

    但人间不是第七境。

    还是有些不明白,这其中应该还有缘由。

    可能藏在高原树海的深处,可能藏在其他的纸里。

    那都是未来需要揭开的答案,现在他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因为如果再遇上三百年前的人,他对于范岭的那点优势,便不存在了。

    于是入夜之后,他哪儿也没走,端坐于湖边,看着月光下的湖面,体会白天领悟到的粼光千针的妙处。

    七公主离他不远,看着他隐隐控制自己身上的光芒。

    一个人的天赋是可以分辨的,便在于他在感悟天地时能有多大的光芒,可这个人却在控制。

    “就算一直看着我,也请不要夸我帅气,我不喜欢别人忽视我的努力和追求。”

    七公主把头偏向另一边,嘴角忍着笑意,心里想着: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好不容易忍住了之后,她咳嗽两声,问道:“哎,你可以立心的,为何不立?”

    顾益的确有天赋,于灵气感知很敏感,小腹前一直有灵气似乎要溢满而出,它们‘一突一突’的甚至有某种节奏感。

    “之前我对修仙一途有怀疑,那么我的心便不稳,所以我不能立;现在我想等出去之后好好想想这里的事,想明白了,通透了,再去立我的心。”

    七公主问:“那你的求仙之心,立的是什么心?”

    “真。真相的真,真理的真,”顾益摇晃着头脑,再逗她,“当然了,还有真心的真。”

    七公主缩了缩脖子,然后给他一个白眼。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