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湖呢?!”

    从睡眠中醒来一睁眼,没有高原壮丽的日出,没有平静的湖面,没有雄鹰的振翅,只有一座土黄色的小城池,落在一片沙漠边缘,似乎随时会被飞沙淹没。

    “那是许国的战旗。”

    尹天羽指着城头上随风飘雨的红黑旗帜。

    可他们怎么又到这里来的呢?

    “梦纸,果然是梦纸。”顾益凝目分析道:“我进来看到的第一个画面是梦,以为第二个遭遇是真的,但现在看来,其实也是梦。”

    那么此刻经历的,想必也是梦。

    轰隆!

    忽然一声巨响,这个宁静的清晨被打破。

    土城墙的城门被人打开,冲出了一群年轻的士兵。

    七公主想动,顾益则赶紧拉她到一个山头趴下。

    在他们左手边,上百人穿着和昨天遇到的人一样的衣服,他们有的骑着灵兽,有的御剑飞行,有的缓缓踏步,一起冲向那座小小的土城。

    广阔的土地上,几百人显得稀疏。

    但你看不出他们脚步有任何的不坚定。

    轰!

    轰!

    土城外,列装整齐的许军一齐踏步,漫天尘土飞扬。

    “他们要攻打许军,这怎么办?”七公主眉宇染上一抹忧色。

    但顾益却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棕黑色的脸颊,标志性的露肩,肩上还有奇怪的符号标记。

    “那人,不是昨天伤了你的女子么?”顾益指了前方拿着长矛独自前行的女人。

    七公主定睛一瞧,也颇为惊奇。

    “对啊,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她是不存在的么?”

    遇到同一个人……如果按照小依依所说……

    “我想起来了,既然她是出现多次的人,那么雨夜八记的梦纸就是她所留。”顾益趴在山头上一动不动,“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这个人的经历。”

    她此时还是立心境的小修,但顾益相信,她一定在许国和两座峰的战争中活了下来,并且修为不低。

    或许看完她的一生,这‘焚书坑儒’的来龙去脉,也就清楚明白了。

    七公主也趴着不敢动,“不管是不是梦,昨天我受的伤是真的。小心点,你不要受伤。”

    听她所言,顾益嘿嘿一笑。

    忽然之间,刀刺入骨的声音开始不绝于耳。

    噗呲!

    啊!

    杀!

    ……

    七公主只看了一眼心就揪了起来,大多数普通的许军士兵并不是这群修仙者的对手。

    ……

    “杀许人!为峰主报仇!”

    “冲!”

    ……

    顾益到这个世界是见过战争场面的,所以他还行。

    但是七公主将头埋下,她看不了同胞所受的苦痛。

    “这是梦,不是真的。”他安慰道。

    “这是真的,我许国的先辈们就是被这样杀害的!”

    她这么说倒也没错。

    顾益砸吧砸吧嘴,“要是虫虫在就好了,她那么可爱,一定有办法安慰你。”

    战斗在瞬息之间停止了,在那个女人的记忆里,这应该算是很短暂的一段。

    “两座峰的天才,你为何和你的公主趴在这里?”

    身后忽然有声音,

    顾益和七公主一下子弹跳起身。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

    “我就是知道的。”

    这女人!

    离得近了些,顾益才忽然发觉她的灵气波动有异常……好像是又破镜了!

    “怎么回事?”七公主小声问。

    怎么回事。

    想必时间这个因素也得忽略了,如果这儿是别人的记忆,那么上一次带两人进山,这一次出山作战,这一段肯定不是昨天和今天的关系。

    或许可以理解为,她在高原树海修行了一段时间,如今出来了。

    顾益大致想了一下缘由,

    随后又想到,如果七公主受伤是真的,

    而眼前的人实力又有提升,

    我靠……

    “两座峰的前辈。”顾益二话不说啪的一声行了个礼,“还未请教您的姓名呢?”

    “你可以叫我老鳝,两座峰的天才,告诉我你叫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鳝,好奇怪的名字。

    “我叫顾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碰巧了吧。”

    “这个女人呢,你已经征服了吗?”

    七公主眉头一挑,视线偏向下方,虽未与顾益有任何言语交流,但是她可记得昨天,这个女人为什么和顾益化敌为友。

    顾益点头,“是的,老鳝前辈,她已经是我的人,我将一生保护她。”

    面色棕黑的女人真心一笑,“恭喜你。那你可以带她回到高原树海了。”

    高原树海,据说在这一片,但不知是哪儿。

    而就随着老鳝的声音渐落,土黄色的城池渐渐消失,战斗过后留下的尸体也不见。

    转而脚下是一望无际的湖水。

    有人称之为海,的确可以这么说,因为的确没有边,看不到岸。

    “这就是……你说的高原树海?”七公主惊奇的看着一幕幕奇妙的变化,

    树是真的,长在海里,根在水下,枝在天空。

    每一根枝丫都无比粗壮,上面建有木屋,

    每一根枝丫都连接到中央最高处,树枝便是道路,路上行走着修行者。

    树与海的结合规模庞大,可以住上万人不止,想来当初这里该是多么的兴旺。

    然而又是下一个瞬间,树叶昏黄,湖水无波。

    “老鳝呢?”

    顾益忽然找不到站在身后的棕黑女人。

    “在那儿?”七公主指着一处木屋前头。

    摇晃的秋千跟枯瘦的胳膊一起,渲染的画面很是凄凉。

    老鳝年纪长了很多,也多了一丝神秘感,或者说更加强了。

    “两座峰的天才,我忘记了,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又在这里?”

    “我叫顾益,老鳝前辈。”

    “你还喜欢身后许国的女人并愿意保护她吗?”

    “是的,我将用一生来践行承诺。”

    棕黑肤色的前辈拄着拐杖站起来,盯着顾益的眼睛,“你想要知道世间为何变成了这样是吗?”

    顾益明白了,“您看到了战争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是吗?”

    “是的,我经历了一切,一直在等着两座峰人来找。”老鳝面带慈祥,“经年累月,这里的灵气一定不多了,你要赶快出去,找到真正的高原树海,我就在那里,我给你的东西也在那里。”

    “你要给我什么?”顾益问道。

    “去了,你便知晓。”

    哗!

    她的身影又开始变的虚幻,继而消失不见。

    只有一道响于天空的声音。

    “记着,若我已化为枯骨,便撕下我手中书的第九页。”

    倏!

    脚下的树枝忽然变的不存在了,而他和七公主正置身天空。

    “啊!”

    自由落体运动开始,顾益真想骂人:为什么,从天空摔下去的总是我!

    “别怕,顾益!”

    在他的上方,七公主竟长出了一对紫色的灵气翅膀,如蝉翼一样薄而透明,却在挥动间卷起强风,很快的,她抓住了顾益。

    给他来了个公主抱。

    “好高啊,”顾益惊了一下,“这前辈怎么回事,给我弄到了这样的地方。

    七公主脱口而出,“不要错怪老鳝前辈了,我想,可能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等的人,还不会飞。”

    顾益:???

    刺激我是不是?

    “我就是不会飞,所以我很怕。”说着他就用双手围住了七公主的脖子。

    “大胆!你快放开!你再这样我扔你下去了!”

    “我不会飞,你扔我下去就是杀死我,反正我出去也活不了,你杀了我吧。”

    七公主羞急,这样的抱,在她看来已经是很冒犯很冒犯了,叫他松开也不松开,于是手指聚了灵气一下点中他的肋部!

    “啊!”

    顾益吃痛,也被打飞了出去。

    “下次,看你还敢这样放肆!”

    顾益:“我他妈真的不会飞!”

    刷!

    天空中的女人姿色的蝉翼大力一晃,便迅速向前,在顾益跌落的最后关头用灵气兜住了他。

    她还是不会让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的。

    但是,

    她可是一个公主。

    落地之后又抽出了剑,“你根本就是个淫贼!我好心救你,你却辱我清白,我还是个公主你都敢如此,想必外面的姑娘更加受你欺负!”

    顾益倒没想到这孩子性格这么烈。

    与此同时,周围高山的景色再次变换,轻嗅间似乎有女子闺房的淡淡香气,绿色的绸缎像是某人拖地的衣角。

    腿好长啊。

    “七妹,你是说,他辱你清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