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和仙想起了他们在小苑山的相遇。

    顾益从天而落,独战四位刀客。

    “舒乐,还有各位,和仙早就认识顾益了,我们相遇于小苑山,还有人亲眼看到他从四石龙门阵里走出来,这事做不得假,和仙也不会撒谎,就算顾益偷偷摸进了功法馆,可我们庐阳院也绝不可以冒犯小苑山仙人。”

    顾益自己都笑了,真是单纯的小女孩,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谁会信啊?

    “小苑山?”

    “这事怎么可能?”

    “肯定假的!小苑山的四石龙门阵陛下都进不去,他一个入定境的人怎么可能从里面走出来?”

    “小苑山仙人会见这种人?”

    ……

    舒乐本以为和仙会说出什么来,没想到……是这个……

    真是苦了这个单纯姑娘,被这样满嘴胡话的男人欺骗。

    “和仙,你觉得小苑山仙人会见一个偷偷闯进功法馆的人吗?怕是反而会觉得不耻吧?”

    顾益本来看戏看挺好,听到这句话就有些不开心了,

    啥意思?搞我心态?

    “可我说的是真的呀!”

    “我不信。”舒乐脸色平静的摇头,“小苑山仙人即便有传人,也不会是他。”

    “我们都不信。”

    ……

    “朕信。”

    遍洒鲜花的道路上,一个胡须飘扬的中年人,穿一身龙袍,身后跟着一位面色白皙的太监,不知何时出现并在一瞬间走近。

    在场所有人一看,面色顿时大变,全部转身弯腰,“参见陛下!”

    皇帝?

    顾益脑子有些炸,

    许帝来了?

    乖乖,长这么大他连县高官这样的七品芝麻官都没见过,如今都见了皇帝了?

    三宫六院说的是真的吗?

    住一大院里子除了他一个男人,剩下一堆女人再加一堆太监,这种是啥滋味?

    顾益本着好奇之心,多多打量了几眼,眼睛细长有点像丹凤眼,人老了,中年,但是头发花白,眼眶有些黑,面色发黄,而且体态不挺,走路虚浮。

    如果不是皇帝,顾益觉得大概是亚健康。

    但是他是皇帝,顾益就是觉得他肾虚。

    我不管,一定虚!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很羡慕是什么鬼?

    “免礼。”皇帝端着胳膊,长长的明黄袖子垂下,不带一丝褶皱,“各位都是许国的栋梁之才,如今正值离军进犯,边境不稳,朕也知道,你们其中有些人是接了军部令的,朕只盼你们奋勇杀敌,守我许国之土,护我许国之民,待凯旋,朕亲迎之!”

    “庐阳院愿为许国、为陛下而战!”

    众人一齐喊,倒也有些气势。

    顾益感觉自己有些多余,我能走么?你们喊你们的就好。

    但是……

    许帝还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

    扶着腰慢慢走近了些,打量着顾益,

    他发现顾益并不惧与他对视,这叫他眉头皱了皱。

    呵。

    “刚刚那个谁,”许帝视线到处扫,伸手招了招,“是和仙是吧,”

    “和仙在。”

    小姑娘过来乖巧立着。

    许帝称赞一声,“道主教得你很是乖巧啊。你刚刚说,在小苑山遇到了这个孩子,还说他是从四石龙门阵中走出的?”

    “和仙不敢说谎,路上确遇见四个刀客,他们还想掳走顾益。”

    舒乐上前一步,“陛下,小苑山仙人事关重大,也从未听过有传人一说,更未有人能进四石龙门阵,此事……”

    “你们都不信。朕知道。”许帝当着众人的面笑对顾益,“但是朕信,因为,朕见过他。”

    话一出,他那细细的眼睛似有深意打量着在场所有人。

    顾益:????

    你扯你妈的什么犊子呢?

    虽然你这个身份帮我说话,让这群人个个不敢怀疑,但是这胡话扯的太过了吧?

    顾益先不说话,倒要看看往哪儿演这出戏。

    “陛下见过?!”舒乐真是不信,

    顾益的无耻在她那儿是根深蒂固了。

    “此人当真是四石龙门阵所出,这么说,他见过小苑山仙人?”

    许帝道:“朕说见过就见过,舒乐是怀疑朕撒谎么?”

    “民女不敢。”她乖巧低头。

    “这事听着是玄乎,不过,范岭为何落败,缘由也就找到了不是吗?庐阳院是天下之首,除了小苑山仙人的传人,天下又有谁能够做到大败庐阳院掌才使呢?”

    大家都不敢说话了。

    许帝眯着眼睛扫了一圈,露出满意的笑容。

    “好了,顾益,你跟朕走吧,庐阳院,朕领你出去。”

    嚯。

    这面子多大。

    舒乐不禁咬了咬嘴唇。

    这家伙当真是运气有那么好么,小苑山仙人收其当传人,陛下亲至庐阳院领其出门?

    “我能出去了?”顾益也是意外的。

    他向和仙身旁的那只射黄鸡发誓,他真的不认识许帝,如果有假,鸡死下锅。

    “能!朕说能,你就能!”许帝哈哈一声大笑,直接抓住他的手,竟然就这么牵了出去,看的许多人脑子都快充血充爆了。

    ……

    “舒乐学姐?这……顾小腰认识陛下?”

    舒乐望向和仙,和仙也是不解的,“……或许是陛下真的见过吧,陛下也是不会说谎的。”

    呵呵。

    皇帝差不多是世界上说谎最多的人了。

    至少顾益是这么想的。

    他要是见过我,我把射黄让给他吃都行!

    ……

    要说皇帝的出行倒真是轻车简从,就是一个白脸的太监和他自己。

    “北公公,清空。”许帝的语气已不像刚刚那番慷慨激昂,平易近人,而是多了几分威严,几分冷峻。

    “诺。”

    太监佛尘一挥,倏然间一道圆形薄膜自其脚底出,随后快速掠过草地,外界声音似乎此时都不可闻。

    风熄,云止,眼前的人不再向刚刚一样有长辈的亲善,他细长的眼睛让人觉得有些阴鸷。

    “你是谁?”

    顾益一头雾水,“我是谁?陛下刚刚还说见过我?”

    “朕骗了他们。”

    骗人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你当你是我呢。

    顾益却很奇怪,“陛下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许帝转身,负手。

    “和仙说你是从四石阵走出,朕不知是真是假。你,可有答案给朕?”

    “陛下,我只有入定,真和假都改变不了什么。”

    没想到许帝比他还无所谓。

    “的确如此,所以朕也不在乎你是真是假,”这个中年男人,不知想着什么算盘,他说了个奇怪的要求,“但朕要它是真的:和仙在小苑山遇见了你,你是小苑山传人,而朕证明了此事,因为朕,见过你。”

    顾益想到了陈明光和他分析过,许帝为何降旨封山,如今看来这道口谕有着深意,绝不是什么皇帝欣赏了他之类的。

    “明白了,陛下要我奉旨吹牛,让人人都知道小苑山有传人就在庐阳城。”

    “哈哈。”许帝忍不住大笑,他是不会承认自己要下‘吹牛’这种旨意的,一切尽在不言中,“思虑如此,难怪能将青山说的百口莫辩。”

    也没回个上下,说完这句,这皇帝便迈步走出了这光膜。

    北宫略沉了两步,直至皇帝走远,他咳嗽两声。

    “啊,北公公。”顾益搭手作揖,露出微笑,其实他对这种生物是有些好奇来着……

    “顾公子一表人才,脑袋也是极灵活的。许国上下皆尊小苑山,小苑山的传人自然也是不可冒犯的,这可是个美差,公子往后再不必忧虑庐阳院,功法馆去得,人间宫也去得。公子只需记得一件事,小苑山仙人,一直在小苑山。”

    顾益已经基本明白是要他干啥了,他微微一笑,“话虽如此,可小苑山的事,人人好奇,若是有人询问在下……”

    “陛下没问。还有谁有资格问?”

    妙,妙。

    就是北公公说话给人的感觉更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