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把话说清楚点!”

    顾益却心中暗爽,未来的楼主?

    呵,有能耐你继续淡定啊!

    ‘格罗格罗,呸!’

    他在忙着漱口,哪有空搭理这姑娘,虫虫还跑过来问他,“小公子,小娘的寒热症是不是被治好了?”

    望着那张充满期待又稚嫩可爱的脸庞,顾益不禁有些难以开口。

    小月儿本也有些期待,不过一想到他们三人曾经的谈话就知道,事不可为。

    “对不起,虫虫。我没有办法治好小娘的病,就算费劲力气也只能让她两天不受苦而已,之后随着时间推移,一切又会复归原样。”

    虫虫低下头,头上的两颗包子头型仿佛也在诉说失望。

    小月儿沉默不言,眼神中带着某种坚决去到小娘身边照顾。

    这些画面叫舒乐的心越沉越底。

    她还不知到什么叫心理作用,

    只是觉得手臂上寒热交替的感觉越发强烈。

    顾益看她站在那儿眼睛看这儿也不是,看那儿也不是的模样,有些觉得痛快。

    “舒大人是庐阳院最有才能的学生,人品才能俱佳,虽然做出了夜半路过顾某房顶的事,不过顾某出于博爱之心还是会好意的告知舒大人的胳膊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娘的病,是由一种特别的灵气导致的,顾某虽师承小苑山,却也制不住那灵气,而刚刚紧要的关头,舒大人好心但冒失的出手,致使自己沾染了那种灵气。”

    “……我会怎么样?”

    顾益叹气,“其实舒大人皮肤细白,身姿优美,令人神往。可惜了……惹了这种病,要么被折磨而亡,要么修炼一种特别的功法控制那股灵气,然后这种强大的功法是有后果的:修炼的女人会变成男人。”

    虫虫和小月儿心系叶小娘,错过了这段表演真是个损失。

    舒乐有些不信,“你休想拿这种荒唐的事吓唬我。”

    “呵呵呵。”顾益摇着头笑了,完全看不出撒谎的虚心,“舒大人,文苑的门,就在那儿,你可以回去了。”

    “还不相信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多好的朋友,干我屁事。虫虫!送客!”

    舒乐气的牙痒痒,她一直是庐阳院人人尊敬的学姐,所见之人都老老实实,何曾有这种无赖!

    而且她本是好心,如今遭此劫难,心中实在是五味杂陈。

    但不管如何,作为庐阳院最有才能的学生,她是不会放下这样的骄傲的。

    “走就走!我本就以身许国,再难许旁人。”

    够脾气。

    “等会儿。”顾益对着背影喊了声。

    舒乐微微抿唇,眼角含笑,但转过身又复常态,“承认是唬我呢了吧?”

    “切,你怎么样关我什么事。”顾益心里是记挂着另外一个人,“在院里是,和仙曾偷偷助我,她怎么样了?”

    “她被关了!”

    舒乐刷的一下怒火又起,再也没有犹豫的离开了。

    被关了?

    那看来咱得二进庐阳院了。

    顾益盯着自己的房梁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奇怪,她搁那偷窥我干啥呢?

    “小公子?”

    “嗯?”顾益见是小月儿端了水,伸手接了过来,“怎么了?”

    “舒大人她……”

    “哎呀,我吓她的。碧阳功灵气阴阳相融,若伤了人,总是会使人忽冷忽热,仅此而已,她没染病。”

    小月儿睁大了眼睛,随后噗嗤一声笑起来,“小公子可真坏。”

    ……

    “对了,小娘的病……”

    顾益眉宇之中立时多了几抹凝重,“我用了很多粼光功的灵气,算是暂时缓解了她的寒热之苦。不过,和我之前说的一样,还是只有那个办法。”

    就是苦了那个一心恋着叶小娘的男人了。

    一夜无话。

    却说另一边,舒乐回到院里之后有些心神不定,右臂传来的感觉是真切的,但顾益说的那些又很荒唐。

    她试图以伤灵符复原伤势,但丝毫不起作用。

    于是陷入了可能会变成男人的惴惴不安之中,这是入院三年来,她第一个晚上,求仙的心乱了。

    ……

    ……

    虫虫和月儿都去休息了。

    但顾益没有。

    只有一个人过时,他每天静看云卷云舒,不过涉事越来越深,他便愈发怀念芸圣境的顾益。

    所以他没有休息,他要修行。

    独坐于文苑的院落中,抬头仰望漫天的星河。

    黑夜掩盖了很多声音。

    安静之中,更能感受到灵气的波动。

    他费劲千辛万苦进入庐阳院,所获得的是对求仙之路的重新思考。

    小依依不会存心害他的,首先他不太相信,而且明显留了两句话以作引导。

    第一句:人间不是第七境。

    第二句:庐阳院里的,都是垃圾。

    其实结合起来看,这是一句话:世间的修行,不对。

    顾益猛然睁开眼睛,他忽然想到了人间不是第七境的一种可能:

    一直以来他都被这个世界的所谓‘悟’字给带偏了,总是不由自主的要去思考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但其实有没有可能就是字面本身的意思?

    人间,就不是第七境。

    然而问题又来了,如果第七境不是人间,那么……是什么?

    芸圣,是第六境吗?

    合道,是第五境吗?

    返璞,是第四境吗?

    ……

    哗

    顾益运气于身,如果以上的猜想正确,那么小依依带走功力就是在帮他,也就是说,原先的修炼不对。

    他的意思就是要自己重新来过吧。

    “入定……立心、守神、返璞……”

    前四境其实构成了一个人生的轮回,所谓返璞便是回归本源,

    以前四境之合,便可悟第五境,

    合道在战力层面也的确与前四境天差地别,它像是一种升华,而且入合道之后可以延寿至150岁左右。

    顾益还算有些修仙心得,他觉得至少在合道之前都是严丝合缝没什么问题的。

    不过后面就有些不确定了。

    在梦纸里时,他说过自己要立一颗修仙的‘真’心。

    这个真便是要悟世界真理,知修仙真相。

    于此生孜孜以求,终生不悔。

    这便是他的立心。

    嘭!

    他身体的周遭,一道光晕轰然散开,吹起了一地的花瓣树叶又旋转落下。

    等他睁开双眼时,却发现这天,亮了。

    以前在小苑山静坐悟仙时,常有这种感觉,没想到这次也是。

    “师父,恭喜你破入立心。”

    原本托腮坐在廊前的虫虫也匆匆跑来,“小公子,你终于醒了。”

    顾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冥思了几天?”

    “整整八日。”马爷比了个八的手势,“功法馆内究竟有何奇遇?回来就八日破境?”

    “八日了?”顾益心想坏事,他给小娘的灵气只够她两日,“小娘怎么样了?”

    “……稍微好了些,已经睡下了。”

    稍微好了些,

    就是说直接跳过了不好的阶段。

    顾益觉得不能再等了,必须要开始修行碧水十弯阳,这么厉害的功法不是说学就学的,有可能还没等她练会,身体就先撑不住了。

    糟了。

    “和仙因为帮我受了惩罚,我得去救她。”

    “去庐阳院?”马源说什么也得先拦一下,“这时候不能去,庐阳院的的舒乐本就在找你,你怎么还能送上门呢?”

    “为什么?我和她又无冤无仇。”

    房梁上,坐着一道虚影,随后慢慢向实转变,“你骗了我,便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