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益仰头,看着神色冷峻的舒乐,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算是我骗了你,也不用发这么大脾气吧?我现在要赶着去看和仙,真的没空理你。”

    唰!

    舒乐身影微闪,原地只留有几丝粉色灵气,而她的本人也落在顾益身前。

    “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做成了,和仙一定得救。”

    顾益可不是那种容易被忽悠的人,他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再说,就算你现在去庐阳院,救得出和仙吗?她是被道主关起来的,道主人很好不假,不过和仙带你溜进的是功法馆,他总得顾着馆主的面子,怎么可能因为你几句话就不管馆主了?”

    “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和仙看他有些放心不下便宽慰道:“道主不会将和仙怎么样的。”

    你个小娘们知道个锤子,关禁闭最让人受不了了。

    不过和仙受罚,倒叫他理性了一点,如果就这样过去,反而会叫和仙因为他再受连累。

    搞的不好和道主起了冲突,和仙夹在中间也颇为难受。

    做事的确不能太莽。

    “喂,你说说,你救人的法子是什么?”

    舒乐藏在袖口里的手掌握紧了几分剑柄,“成为楼主。”

    “成为楼主?”顾益有些不解,他那小脑袋转的可快了,“我虽然不觉得你有什么实力,但是人人都和我说,舒乐是很快要被封为楼主的人,这不过是时间问题,已经定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马源在旁边提醒,“师父,有人提议……”

    这秃子偷偷看了看舒乐,其实有些害怕,这姑娘看着美丽,但是实力还在掌才使范岭之上。

    “……京中有人说,要将楼主之名封给传仙才士。”

    传仙才士?

    诶?

    顾益一愣,

    那不就是我吗?

    这可是真正的意料之外。

    “疯了吧?皇帝不可能答应的呀,再说我也不想当什么楼主!”

    “顾小腰!”舒乐不满的叫了他一声,“过往,你不尊敬庐阳院我能谅解,看在你初来庐阳的份上。不过楼主之名非同小可,每一位楼主都是大许的英雄,你至少不要如此不屑。”

    这不是屑不屑的问题,

    顾益觉得那个许国皇帝是不会同意这种事的,他本来就是奉旨吹牛,皇帝只想要他这个身份,却不确定他究竟是不是出自小苑山。

    即便是真的,他俩就成对手了,舒乐还找他干什么?

    “舒大人,仙子阿你不该拔剑战胜我吗?怎会要我帮你忙?”

    “成为楼主哪有那么简单的事,除了有才能,也必得通过层层考验。”舒乐缓缓叙说,“你破镜的这八日,庐阳城内人人遍传的消息有两个,其一是你这个传仙才士,其二是离国大雨宫叛宫者河雨的身亡。”

    “河雨是五境合道的高手,世上几无敌手,就算是大雨宫主亲自追杀,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杀死他,然而就在三日前,河雨暴死于古青河……”

    顾益越听越没兴趣,他已经回屋换衣服去了,但舒乐一直跟着他。

    “河雨的死对于许国来说还难言好坏,他是叛宫者,如今突然离世其中必有隐秘,也许是小苑山仙人所为呢?”

    “你什么意思?”顾益转身问她。

    “只是猜测,不过探清缘由就是我的任务,我已经向陛下请命,这也是我要成为楼主的考验。”

    这小姑娘怕是自信过了头。

    “就算你有返璞境,可如果对方真的能杀死合道,你觉得你去了会不死吗?”

    舒乐绕到他的身前,看着他的眼睛,“每一位楼主都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而且我觉得这是我的使命,因为他的死因和我在你这儿受的伤很相似!”

    顾益一怔,突然就认真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阴时寒于冰,阳时热于火,河雨死时,半边身子阴寒无比,半边身子彤红如火。”

    !

    听到这话,

    他的第一个概念是小依依动手杀人了。

    “恰好我得知你似乎了解小娘的病情,知道它的来历,所以我希望你帮我。至于楼主的事……我是很想成为楼主,但我希望用光明正大的方式成为楼主,如果我确不如你,以此庸才便不会痴心妄想,如果你不如我,我也决计不会让你。”

    “我们两人之中,只要有一人成为楼主,那便去见道主,让他放出和仙,这总比你去闯灵符道要靠谱吧?”

    顾益看着她的神情,不像是说假话。

    庐阳院里的人,大多数的人的品性他是信得过的,而且他自信脑子好使,这姑娘坑不到他什么。

    关键在于是否有碧水十弯阳现世,

    与此相比,什么楼主不楼主反倒不重要了。

    “你先回去吧,舒大人。”

    舒乐本欲再劝,但顾益刷一个转身,头发差点甩到她,“我很快就会回复你的,别着急。”

    这下好嘛,舒乐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顾益把门带上,叫马源给他拎热水,伺候他好好洗了个澡,叫虫虫整理好他的发型,穿戴好衣服,收拾得像个人样的再说其他事。

    八天没洗澡那就是八天没洗头,太刺激了。

    不过花时间给自己收拾一番,他也像个人样了,“虫虫,你看我怎么样?”

    “小公子,当然是好看!”小姑娘净会说实话,“那虫虫呢?”

    “虫虫也好看。”顾益捏了捏她的脸,随后转身出门,“我去看看小娘的身体。”

    马爷心想,臭流氓,竟然看人家的身体,还好意思说我。

    “师父,我和你一起去。”

    顾益问道:“你最近在忙什么呢?笼符写的如何?”

    “有一点进展了,我啊,最近一直在御珍轩附近,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有人在用眼睛看着御珍轩。”

    顾益叉腰,“你是不是傻,孩子?御珍轩内有绣花鲈鱼,哪天不得有几百个像你这样的吃货盯着看啊?画饼充饥、望梅止渴,人家吃不着,看一看总行吧?”

    “哎呀,不是这么回事,师父。”马源陪在他身侧,“我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自从你被封为传仙才士之后,很多人都看着,那我是你徒弟,能不管不顾嘛,我是真的觉得,似乎有个人,在看着御珍轩。”

    顾益停下脚步。

    “你这个家伙老是吹牛。”

    “这次绝对没有!我好歹也是立心境的修仙者,出门人家喊着马大人的,师父,我真没骗你。”

    看着那光头他忍不住就搓了搓。

    “好的,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那你帮忙注意一下,以防万一吧。”

    “师父你也要提高警惕。”

    “我知道。”

    ……

    小娘裹着厚厚的被褥坐在软塌上,面前的桌子则是放着一张薄薄的白纸。

    顾益凝针探查了一下碧阳功的灵气,无奈,已经和他吐血疗伤之前一样了。

    复原的太快了,而且不能总是这样折腾,她这个身体过往两年来已经被摧折的很伤。

    叶小娘一边看病,还一边不忘操心,“……舒大人来找过你了?可是因为楼主的事。”

    “嗯。”

    “弟弟,虽然舒大人也是很好的人,不过若真有机会,我希望你能成为楼主。”

    顾益微笑:“为什么?”

    “弟弟不是要找人吗?楼主在许国地位尊崇,到时候你想找谁,都不是难事。”

    “我不想和你说这个。”他坐下来,并于手掌间变换出一本薄薄的功法,“小娘,你的身体被破坏的很多,不能这样拖下去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