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也有一样东西给你。”

    叶小娘半撑着身体坐起来,并从袖口里拿出薄薄的信纸。

    她的利脸色不好看,苍白、没有血丝,咳嗽一声就让人很担心。

    但似乎兴致还不错,缓缓说道:“三公主已经给我来信,说了要举荐你袭还仙楼主位,但是此事不小,你破镜的时候,三公主上书却遇阻,所以便叫你我不必太过着急。”

    “三公主对咱们不错,我此次病情加重,她也加紧在各地寻找名医。我没有告诉她,这个是因为碧水十弯阳的灵气……”

    顾益微微抿了嘴唇,“谢谢你为我考虑,还仙楼主的事我会考虑的。现在谈谈我和你的事。”

    “弟弟,”叶小娘略显焦急的抓着他的手,“你既是小苑山传人,还仙楼主又怎么能让于别人呢,你可知楼主对许国意味着什么?只要你成为楼主,许国之大,再无人可以欺负你。”

    顾益有些不明白,“我不过是念了一句‘一洒人间长夜明’,你就要对我这么好吗?”

    “我练功之后,就不可能嫁人了,这辈子,就只有你一个亲人。”

    “你死,我死,你活,我也活。”

    叶小娘的声音不大,但很有力量。

    或许人在生病的时候总是会想的比较悲观,情绪也更多。

    “我其实真的不是你弟弟,不过也没那么重要了。”

    顾益不是医师,但他能感知到,叶小娘所剩的时间已经不足以等待他去把小依依找回来。

    一旦时间过了。

    就算那家伙如外挂一般强大,但人死不能复生,那时候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马源!”

    这声喊中气十足。

    马源一进来就觉得气氛不对,不敢再不正经,“师父,怎么了?”

    小娘在这个时候反倒很平静,这种平静在柔弱的她身上似乎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悲壮。

    来御珍轩的第一天,他们说的那些事,终究还是到了这天。

    顾益不忍心去看,“把屏风搬到这边来,你到房顶上去,这间屋子不准任何人靠近!你也不准看,否则我挖了你眼睛!”

    秃子嘴巴微张,“师父……”

    “别废话!”

    “……好,”他有些被镇住,“我这就去。”

    叶小娘伸开手掌,从摸自己的头发开始,随后是脸、脖子……一直往下……

    “屏风,有什么用?”

    她只是很平静的问。

    铛!

    顾益右脚猛的跺向地面,以他为中心,一窜窜奇怪的符号爬满地板、墙壁、木柱、床铺、屋顶。

    这圈层的中心,顾益的身上总是散发若隐若现的光芒,他的手指尖好似有很多灵气在缠绕。

    “碧水十弯阳是捻揉阴阳二气的功法,难度极高,要修行人具备对灵气高度的敏感,衣服会影响你融入自然。”

    这时候也就没什么好害羞的,

    以后谁比谁更男人还不好说呢。

    “这个阵,可以激活灵气帮助你入门,不过真正开始修行,我帮不了你,小娘……”顾益还是要把这个告诉她,“你虽不是修仙之人,可生于庐阳,耳濡目染也该知道,这条路很危险。”

    叶小娘只是点点头。

    “碧水十弯阳,是超一流的功法,危险会更大。”

    “意思就是,不学会死,学了不一定活。”

    “没错。”

    “你教我吧。”

    “我入定之时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顾益双手交叉虚按,身子半蹲,他是不会碧水十弯阳的,但小娘首先要感气。

    感觉到这世界的灵气。

    “河山纵横以气为形,万物灵长以气为精,修行以气始,异象以气生,雨疏风骤有其因,滚滚长江有其由……灵气行于天地,虚无缥缈不可触碰……”

    叶小娘努力紧闭着双目,“我很冷,冻的发麻,什么感觉都没有。”

    “先看,再听,随后碰,最后呼唤它们。”

    他虚按的手掌下都是从各处汇聚的灵气,某个瞬间像是感知到了他的心意,于是疯也似的向四周散开。

    它们漂浮于空,托着屏风横移到两人的中间。

    之后便是衣服从叶小娘的身上一件一件滑落,当顾益处于对世界放开的状态时,他周身的感官是无比强大的。

    当然这并不是看见,他只是知道。

    此时是真正的开始,顾益催动阵法散发更强光芒,灵气更为活跃。

    “我该怎么做?”叶小娘还是没什么进展。

    顾益就在屏风的另一侧。

    “放轻松,想象你最快乐的事,比如说,做一道菜。做你最喜欢的菜。”

    “……不要去管庐阳的规定,小苑山从不觉得修仙必须得按照功法的步骤凝气、练气、学剑、使剑……”

    “……仙从未有过固定的形态,没人知道它是什么,小苑山也不知道,但它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中,你心中所想,便是你的仙。”

    “……小苑山认为所谓的对灵气的敏感程度,是愚昧的世人定下的刻板的标准,若不近仙,自然与气无缘,若走近仙,自然是越来越敏感。”

    “……小苑山上贫瘠荒寥,人烟稀少,没有所谓的灵符富裕之地,修仙一道,不是纳气而近仙,而是近仙气自来。”

    ……

    “我心中所想,便是我的仙。”

    顾益也闭眼,他所做的动作小娘都可以看得见。

    就像当初小依依坐于他的身旁,让他亲身感受空气中每一处的变化。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一样的道理,这屋子是简单的屋子,可你不简单,它便不再简单。世人修仙多向外求灵气,但小苑山认为该向内诉己心。”

    叶小娘念念有词,“这是因为我心中所想,就是我的仙。”

    嗡!

    她身体的轮廓忽有一声短促低吟的铮鸣。

    顾益眼睛睁开,露出一个笑容,说到底,还是咱小苑山厉害啊,他看其他诸人修行,都没有更为出色的悟仙之思考。

    小娘也缓缓睁眼,她看着自己的手掌,“这些,是灵气?”

    “庐阳院的人对我有一个根本的迷惑,为何我在战斗时可以借用周遭灵气?那便是因为我刚刚说的那些,向外求灵气是置己身于被动,一切归于灵气,向内诉己心,便是有仙气自来,一切归于心中的仙。”

    “我本来不确定这些,不过庐阳院一行,我看到了以前的人们也是这样使用灵气的,小娘,试着呼唤它们。”

    “我这是成功了?”

    “还没有呢。”顾益撤下了他的灵气,他的阵法,

    一瞬间,叶小娘也什么都感知不到了。

    种种神奇全都消失不见。

    “刚刚是有我的帮助,所以你很容易就能成功,我称之为小苑山体验式教学,接下来需要记住刚刚的感觉,勤于练习。”

    “小苑山……”叶小娘有些震撼,“这便是人人要去小苑山的因由。”

    “是的,人人尊敬,自然是有特别之处。小娘,欢迎加入小苑山。”

    顾益转身,开门离开。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