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益闪身,来到的是屋顶,飘然而落,踩在房顶的瓦片上。

    这秃子刚刚没敢看,他知道,

    他还知道虫虫扒着门缝模仿他所有的动作,然后什么也没搞出来。

    他就是知道。

    “……师父,小苑山仙人,真的是这么教你的吗?”

    “对,现在,你心中所有关于我的疑问,此刻应该都明了了。”

    他总是在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之类的。

    但马源此刻在乎的不是这个,“难道,我过去日夜修炼的都是错的?”

    “对错是很暧昧的一个关系,它们有时会相互转化,有时也会没那么重要,对于你来说,你追求的是于尘世里的成功,你所喜爱的都在尘世里,心中苦闷不是对错的问题,那对你没影响,因为大家都是错的,但还是有人成为楼主,也还是有人成为秃子,不是吗?”

    马源:???

    他吸了老大一口气,指着顾益,“行!算你说的对!”

    “那现在怎么办?我老马不能光有小苑山的名,没有小苑山的实,等到有一天师祖爷爷现身,师父你脸上也无光啊!”

    顾益掸了掸灰,坐在这房顶上,“修仙只有一次,你不是说过我是脱境者吗?而且我说过,对错是每个人对仙的理解不同,你没必要强行改换门庭,我们在全门县时,不是也看到有人在突破芸圣,”

    “不是芸圣,是突破芸圣,所以你看,错的路坚定的走下去,也许就不是错的了。”

    马爷挠了挠大光头脑袋,怎么也想不通,“好复杂啊。”

    “一点也不复杂,人生其实也像修仙,没有人说哪条路就是不能走的,只要信心坚定,一直死命的走,死命的走……说不定也会走出一个康庄大道。”

    马源问:“那要是走不出呢?”

    顾益反问:“对的路,你一定就走的好吗?”

    嗡!

    屋里,叶小娘竟引动了灵气的活跃。

    这是好事,但马源脸色一垮,“虽然师父你这么说……但我还是觉得对的路战走起来至少容易一些。”

    顾益:“……”

    “别吃醋了,小苑山其实也平平无奇。”

    嗡!!

    叶小娘引起的动静更大了。

    “师父你看呐!”马爷委屈的快要哭了。

    “八天没吃饭,我饿了。”顾益直接溜了,“虫虫!”

    “虫虫在呢,”小姑娘顶着丸子头跑了过来,“小公子要吃什么?”

    “火锅做好了吗?”

    虫虫望了望屋里的叶小娘。

    好吧,最新一轮的犯病,估摸着是没什么时间去弄。

    “师父,吃饭有那么重要吗?!”马源跟在后面追了下来。

    “你说这话,我的确是万万没想到。”顾益也不吊着他了,“马爷,你呢好好学学符,至于修行这个事情,开始了没有回头路,所以我之前总是压着境界,至于从头开始……我做不到无伤废掉你的修为让你从头开始。”

    这是真的,他的确不知道小依依怎么做到的。

    马源一听,咚的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鼻涕一起流,抱着顾益的大腿就开始哭,“师父!你不能这么无情啊!你是小苑山传人,肯定是有办法的啊!我等了你好几天,你怎么忍心就给我这个答案,这委屈叫我怎么受得了啊!啊~~我不活了啊~~”

    嗡嗡嗡!!!

    屋子里,叶小娘一次比一次给劲。

    这个动静惹得大家都是一愣,

    “啊!”马源哭的更加大声,紧紧抱着大腿,“师父,我也是小苑山的,不能厚此薄彼啊!”

    “哎呀,你不要哭了。”

    “啊!!”会叫的孩子有奶吃,马源才不听呢,不是谁都有机会学小苑山的东西。

    “你这样会影响小娘的。”

    虫虫:啊?

    砰!

    “都叫你别哭了!”虫虫用小脚狠狠踹了他一脚,“你是大男孩子了,怎么还能这样哭呢?你再哭,我就要打你了!”

    嘎。

    哭声戛然而止。

    马源心里苦,“连小姑娘都欺负我。”

    顾益把他从地上拎起来,从手中变出一样东西,“这是高山剑势,也许适合你,可以了么?”

    秃子吸了吸鼻子,“真,真的?”

    “练好了,就把一只盯着御珍轩的家伙打一顿,听到没?”

    “这没问题!嘿嘿!我变厉害了,也好帮助师父你,敌人强大的很!”

    顾益听出一股子‘敌人威胁论’的套路出来,故意把对手说的强大,然后要奶喝。

    但他说的总体也没错,

    至少在意愿上,马源好几次都是毫不犹豫的出手。

    除此之外,他还有个作用。

    ……

    “大雨宫是离国境内的一个势力,他们支持离帝也超然于离帝,大雨宫自宫主而下,有江雨、河雨、湖雨、泊雨四亭主。他们是大雨宫主的左膀右臂,都是非常厉害的修仙者。”

    “……不过五年前,在离国都城下丘的河雨亭,爆发了惊世混战,之后河雨亭主叛宫,湖雨亭主战死,事情传到庐阳人人拍手称快。”

    “那时候我才刚入庐阳院,总是以为之后大雨宫会爆发更大的内乱,但叫人失望的是,自此后,大雨宫便再无消息传出,反倒是我许国出了个小苑山,提振了不少民心民气。”

    民气不可伤。

    顾益想,许帝一定是认识到这一点,所以这一次的反应这么大,不仅直接封山,还要庐阳有一个小苑山传人。

    “你就不知道,那个河雨为什么叛宫吗?”

    “嘿。”马源眼眉中带着些猥琐,“这个事啊,官面上都说是大雨宫对待河雨怎么怎么不公,但我走访民间听到的却是另外一种解释,可笑,但我能理解。”

    “说。”

    “师父,这大雨宫主,是茉族人。”

    顾益眉头一皱,似乎听过这个名字。

    “越来越漂亮的那一族?”

    “没错,”马源带着想象,“河雨亭主是合道境,但也只能在宫主之下听命行事,可想而知大雨宫主的修为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如此来看,大雨宫主已经将小腹中的不散灵雾练的相当完美,她本人虽鲜少有人见过,但一定是美到了极致的一个人。”

    顾益笑出了声,“你是说河雨……”

    马源点头。

    啪!

    “这种荒唐的缘由你也信?!真是有够笨的,那么大的势力,那么高的修为,每天正事不知道多少,就算没正事也可以修行,都是有些名号的大人,怎么会闲着整这种狗屁倒灶的事?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啊!”

    顾益一通骂,叫虫虫忍不住扑哧一笑。

    “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啊师父。”马源委屈。

    “我他么当然知道是真的,她是茉族,肯定有人会编这样的故事,从传播学上来说,这样的故事也最有生命力。太扯了,你的话本来就没多少能信,我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茉族。”

    “是的。马学长没有说错。”

    门口,舒乐提着步子走进来,“大雨宫主是茉族,也有人称她是世间第一美人。”

    顾益却不这么想,他揣测道:“这样的美人至少也应该四五十岁了吧?那不就是小老太太一个?”

    舒乐:“……”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