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走出庐阳地界后,越往北越能感受到气氛之中有一种肃杀,也就越明白许帝为何要封禁小苑山,还需要一个小苑山传人。

    因为许国人需要一份信心。

    五人所过之处的城镇全部都严阵以待,兵出营,刀出鞘,官府开始囤物资并进行一定程度的管控,乡村之中家家闭户不出,官府在严防人员流动,农户来则躲在家里免得被抓壮丁。

    好在顾益五人是从庐阳院而来,一路所过全部畅通无阻,唯一的就是无聊了些,战争前夕,娱乐活动更加看不到了。

    一心赶路三日有余,前方便出现了两座山,山中间有一个隘口,隘口处建了雄关,有数千士兵驻扎于此。

    在烈日中,他们挥汗如雨,看到五匹高头大马,其中有两匹驮得还是清新脱俗的妙龄少女,一个个兵油子都看得眼睛放光。

    “得胜关守将贺江见过庐阳院五位大人!舒大人也来了!”

    七公主要隐藏身份,明面上都是舒乐为首。

    她似乎不是第一次出院,这儿的守将认识她,包括关内列队训练的士兵也都打量着她。

    果然候补楼主的名气还是很大的。

    “贺将军辛苦了。”候补楼主的优雅高贵之气也很足。

    “身为将军,守土有责,说不上辛苦。舒大人,各位大人里面请吧,边界军府,简陋了些。”

    随着他们往里头走,一众士兵渐渐忍不住开始躁动,争前恐后的挤着要一睹庐阳院的风采。

    这里的风俗会彪悍些,比如有的就没穿上衣,露出一身黝黑的腱子肉,大家把庐阳院来的当做大人物,只有一两个会略有忧心的说。

    “舒大人来了,难道战争就要开始了吗?”

    “怂货,早打晚打都要一仗的,我们许国什么时候怕过离国了?”

    “那些,是从庐阳院来的。都是很有修仙才能的吧?”

    “庐阳院真叫人羡慕啊……”

    ……

    数百人聚集的地方,一同发出的仰慕的光芒让年轻的陈明光和吴刚都有些热血沸腾。

    果然还是边境这种地方容易激发男儿热血。

    顾益更喜欢角落里的人,那个瘦削的、把帽子都带歪的小孩子,估摸着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也学其他人一样,咧嘴笑着并向他们挥手。

    守将府内。

    七公主给了确认的眼神后,舒乐便上前询问:“贺将军,现在边界形势如何?”

    “舒大人请这边来。”

    顾益混在其中,一起走向屋子的左边,那里竖着地图。

    地图上的古青河是斜向上,往东北方向走,得胜关再往北便是一马平川的平地,四周是高山,陈州盆地便在此处。

    所以得胜关是盆地的南出口,被出口也有一个一个隘口。

    “陈州盆地四周皆山,所虑的首要便是处于离国掌控中的丰谷关,那里的离军不多,只有三千之数,不过……关内有修仙者!”

    “古青河如今在我许国控制之下,这是许国的国土,不过从作战角度来看,为了守土,得胜关需要分兵,并且时刻小心离军偷袭,占地更多但很被动,丰谷关只需守关待时而动,形式上是比我们有利的。”

    顾益点头,因此这地方才几经易手吧,优势方在下一次的战斗中反而是劣势。

    贺江倒显的精神不错:“不过有庐阳院五位大人在此,末将和一众士兵都有信心多了。”

    “丰谷关内的修仙者是大雨宫的谁?”舒乐似乎并无意言及他们此行的目的。

    “是一个叫古月的新人,似乎在大雨宫地位不俗,平日里还有返璞境的人常伴所有。”

    七公主和舒乐对视一眼,显然都不太熟悉。

    此事便暂时不去追究,此行最重要的还是书雨。

    “贺将军,前些天古青河出了一桩命案,你与我们几个细说当时的情状。”

    “是!”

    ……

    “河雨自叛宫后常年流连于古青河,不往北、不往南,就在古青河。因为他是合道境的高手,朝中一直有人建议招降河雨,虽然有些困难,但这么几年下来也不算完全没有进展。”

    “大雨宫其实也曾派人暗杀,但几乎都会败露,大雨宫主也不会亲自前来,渐渐的,河雨也就在这儿住了下来。”

    “至于他的死,则是非常突然的事件,当日晚间,他如往常一样在古青河的帘月阁入睡,夜半时分突然传出声响,据附近人说就是一声炸响,帘月阁的房屋损毁,随后就发现了废墟中河雨和那个陪睡的女子。”

    “那女子似乎是被重物砸死,但河雨的死则奇怪的很。”

    这奇怪,大家都知道。

    舒乐不禁望向了顾益。

    顾益也皱着眉,“除此外,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敢问大人名讳?”

    “我姓顾,顾益。”

    贺江神色巨变,立时单膝跪地,大声喊道:“末将参见传仙才士!”

    他身旁的偏将听到这一声,也全都模仿他的动作。

    “起来吧,回答我的问题。”

    “谢顾大人。”贺江提着眼神问:“不过顾大人所说的特别的地方是指……什么?”

    “有什么说什么,合道境的人被杀,便什么也没留下?”

    “末将不知道顾大人指的什么,不过河雨的死的确迅速,看样子像是给人偷袭。”

    事情总感觉有点玄乎。

    连个入手的地方都没有。

    关键和河雨睡了一晚的女子也死了。

    “河雨的尸体呢?”舒乐问。

    “目前应该还在古青河。”

    “为何不运回得胜关?”

    贺江有些吃瘪,“自许离关系紧张以来,陛下就下旨,不得挑衅,只许还击。河雨事件后,我们的动作迟缓了些,所以尸体的下落,我们是不知道的。”

    “胡说八道,陛下一直为全国军民鼓气,怎么会下这种旨意。怕是你惧了离人,畏战不前!”七公主有些不信。

    “末将不敢!”

    顾益拦了一手,“明日去古青河查访就知道了,何必为难贺将军。”

    舒乐只瞪了他一眼,倒还算给他这个传仙才士的面子,之后转身出了守军府。

    “哎,你别走啊,去哪儿?”

    贺江也在后面喊,“舒大人留步!”

    “当然去古青河!”

    “这么着急干什么?”

    舒乐停住脚步,略略降低了声音,“我觉得这贺将军在骗我们,七公主了解陛下,她都说陛下不会下那种旨意了。”

    顾益完全不这么觉得,七公主也不是很懂政治的人。

    许国的皇帝,的确是在想方设法避战,他根本没信心打赢。

    就连舒乐也不是很懂。

    在他们几个都靠过来之后,顾益开口说:“贺将军知道丰谷关新来了个古月,这话你们都听到了。”

    四人点头。

    “那么你们说,得胜关来了庐阳院五壮士,他们会不会知道?”

    陈明光深皱了眉头,“想必,此刻已经知晓了。”

    “我是为了你们想……”顾益说:“战争之前,主将离心是大忌,舒大人,咱们刚到得胜关,你这样不管不顾的冲出去,就是告诉离国人两件事,要么你和这个贺将军不和,要么你是来抢河雨的尸体的。”

    “不管是哪一种,都极有可能挑起战争。”

    “我们又不怕他们!就让他们觉得我们不和好了,反倒可以迷惑他们。”舒乐说。

    七公主还点头。

    顾益真是心累,还迷惑,是事实好吧,您本来就开始怀疑贺江了。

    “你前些天,还说过,我聪明是不是?”

    舒乐没说话,七公主似乎也默认。

    “那么你们就听我的,首先贺将军没有撒谎,陛下一定传了这旨意,旁人也就算了,你是候补楼主,他当着你的面拿甩锅给陛下,什么样的蠢猪会做这种事?”

    “其次,我们不能一次性都冲到古青河,只杀得先查查河雨尸体的下落。”

    七公主和舒乐对望,说实话,因为河雨的死太过离奇,她们似乎也没什么头绪,这会儿,也就顾益还算有主意。

    “你说。”

    “先吃个晚饭吧,吃个欢迎宴。”

    “你还有心思吃宴?”舒乐有些急

    顾益转身给她一个后脑门,去找了站在一旁很乖巧的贺江将军,“我们五人今晚留下来。”

    “那自然是极好!末将这就去让人宰羊!”

    都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他便跑掉了。

    七公主走到顾益的身侧,“你为何不相信我对父皇的了解,而要信一个刚刚见面的将军?”

    顾益望了她一眼,“七公主可不要说这种话,寒了将士们的心。”

    少有人能怼公主,她有些委屈,“……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

    “嘿嘿,当然知道,您是人人爱戴的七仙女嘛。”

    “那我刚刚的问题呢?”

    顾益换了个脸色,“刚刚说的理由其实也算是一个了,他不敢。另外,你看他那张风霜的脸就知道,他肯定在边境待了许多年了,甚至有几十年那么久。”

    “那便又怎样?”

    “怎样?得胜关如此重要,那么便说明守关的将军极有能力,极有能力却在饱含风霜几十年,那就说明他不会做官,不会做官的人不懂得陛下英明伟大的必要性,也就不会为陛下抗下怯战的名头。”

    七公主听得一知半解。

    顾益左看看右看看,“舒大人,你也没听懂吧?”

    舒乐哼了一声,“就暂时听你的吧。”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