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晚间。

    七公主在屋顶找到了顾益,他似乎在看着某个士兵,偶尔也仰望星空。

    “七公主找我有什么事?”

    “叫我羽儿,在这儿不能称公主的。”

    顾益笑了笑,往旁边挪了挪屁股,但对方似乎并不想坐下,“算了,你站着吧。”

    因为七公主想到,这个家伙说喜欢自己什么的。

    她不敢,还是站着吧。

    “今天,我得谢谢你。”

    “为什么?”

    “谢谢你站在许国的立场考虑问题,如果真的是父皇想要暂缓战争,你做的决定是对的。”

    他是和两座峰有关联的人。

    但七公主的的确确感受到,他在为顾全许国的大局。

    她是公主,应当对为了许国的那些人说声谢谢。

    “……我今天进来的时候看到士兵列队里,有一个很小的孩子。”

    “有吗?”

    “可能你没注意到吧··········。”

    “许国还未到那个时刻,如今也是不允许孩子入军营的,明天我去问问。”

    顾益感受着北方晚上的微风。

    “狐狸都知道心疼自己的女儿,又何况是人。我不是为了许国,我是为了每一个普通人。”

    七公主微微触动,也有些愧疚,“我与你说实话,我这次来,是因为两座峰。”

    顾益没有接话,他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认真。

    过往,小依依并未说过多少关于两座峰的事,这家伙也记不住多少,而在梦纸里,顾益首次看到两座峰人对许国深刻的仇恨。

    如果小依依要向许国复仇……那他就要阻止那家伙。

    在御珍轩吃鱼的生活很不错,

    为了已经消失很久的东西,推翻一个国家,那是偏执的疯狂。

    就是让边小窗复活来当皇帝,他做的也不一定就好到哪里去。

    顾益拍拍屁股起身,“不说这个了,你们可有什么打算?如果没有,我就说我的。”

    七公主知道顾益的脑袋是聪明的,这个在贺江将军这件事上就能看出一二了。

    “你说吧、”

    “你们四人暂留在得胜关,我一个人先行去古青河。”

    “不行,这样你会很危险。”

    顾益忍不住提醒,“我的公主大人,古青河还算是许国的国土,有什么危险的?”

    “那我们也不能就在这待着看你去冒险吧?万一你出了什么事谁也帮不到你。”

    “待着,让丰谷关的人看你们都在,这就是帮我,都不在,他们就会不管什么边境不边境,直接越境来抢尸体了。”

    现在去,还能知道些什么。

    他也想一个人去,这事,可能和小依依有关,人多了,总是不那么放便他要做点事。

    而且其实此次行动是查访为主,那么就要低调,可七公主和舒乐在普通人眼里就跟仙女似的,这怎么低调。

    “羽儿不答应我,是心里很担心我的安危啊?”顾益凑近了一点。

    尹天羽退后两步,扭过头说:“舒乐也不会同意你这样冒险的。”

    “所以明天早上,你要用公主的身份拦着她。你还记得我们在梦纸里的时候吗?”

    七公主忽然脸红,“你,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帮助你想起来,我比实际要强一些,不要让舒乐来找我,我应付得来。”

    是的,顾益准备今晚就出发。

    他虽然没有参加过这里的战争,但想必这里绝对有丰谷关的人,半夜走是最好的。

    七公主脸色一变,“你这算什么计划?”

    “姑且称之为拦住舒乐计划,你信不信,我其实是故意待在这儿等你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

    那张脸的笑容充满自信,似乎也有些智慧。

    “……顾益,你当真愿意为许国如此冒险?”

    那个身影飞身入月夜,得胜关前的丛林里,他轻点树梢向前飘行,飞行必得守神境的人才能做到。

    但入立心之后,修仙者能运用灵气更加自如,借丛林跳跃前行是可以的。

    这一次,顾益全速前行。

    能轻易杀死合道的人,除了小依依他想不到第二个人。

    古青河蜿蜒向前,在夜空下向一跳隐没在森林的长龙,只要顺着河流,方向是不会有错的。

    然而前行不久,顾益就感觉到身后有异常的灵气波动,他眯了眯双眼,嗖的一声闪入茂密的丛林。

    不久另外一道身影在上空停留,

    其人恭敬喊道:“长生冒昧,在此见过传仙才士。”

    长生,

    顾益记得,那是在入庐阳前,遇到的那个家伙。

    嗖!

    他爆开灵气,速度已经极快,瞬间就又出现在长生的身后,

    那支箫,四根手指……

    月夜下虽不能完全看清,但也可以确定就是他了。

    “怎么是你?”

    顾益本是在空中缓缓下落,但只是意念一动,丛林里的灵气刷刷刷的上涌撑住他的身体,

    长生见此异状,急忙低头,恭敬道:“传仙才士出庐阳后,我便一路相随,不过有庐阳院的几位大人在,长生无法现身。”

    “你就说,跟着我什么事。”

    长生不敢拖沓,“只是恰巧知晓一些关于河雨的事。”

    “河雨是我让你找的人杀的吧?”

    “并非如此。”

    看来长生的确知道点什么。

    不管能不能信,顾益准备听一听。

    长生确认了他的意思,邀请道:“河中有一小舟,我们乘舟而行如何。”

    “好,但不要叫我传仙才士了。”

    古青河面宽阔,水流还算平缓,两人就这么站在上面。

    “先生,可认识胡先?”

    “他就叫胡先吗?”顾益摇头,“我不认得他,怎么了?”

    “杀河雨的人是胡先。”

    “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长生坐了下来,似乎要说很久。

    “长生探查那位谢依依时发现他与两座峰有些联系,两座峰不为常人所知,但他们的活动在下一直知道的一些。”

    “你知道些什么?”顾益的语气幽幽。

    长生吓了一跳,“初遇先生时有所冒犯,但好在没有酿成大祸。长生始终是无恶意的。”

    顾益也坐下来了。

    “那你得告诉我你长生是为了什么?”

    长生笑的不自然,显然他也是有所求的。

    “不准备告诉我吗?”

    “当然不是。”长生作揖,然后缓缓言道:“求入小苑山。”

    这人不了解,顾益摆摆手,“这我做不了主,先说胡先吧。”

    长生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敢说重话。

    “胡先是现在两座峰四个峰主之一,杀死河雨是因为他出身于高原树海,如今却不愿听命于两座峰。”

    什么?!

    顾益神情一怔,

    从所习得的修为来说,

    他也是出身于高原树海的,

    他也不愿意现在加入那个组织去从事地下间谍般的覆国之举啊!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