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虽然在庐阳的时间不久,

    虽说,庐阳院里也不都是讨人喜欢的家伙。

    但在御珍轩,

    他还有小娘,有虫虫在等着他,难道要他也举起刀,像杀了其他许人一样也杀了她们吗?

    为了从未见过面的胡先?为了虚无缥缈,只在某些人嘴里头听过的两座峰之名?

    这是不可能的呀。

    长生表情淡定,顾益看不出什么,但他想看出什么,“你到底是谁?为何能知道这些?”

    “长生不敢隐瞒,先生,可听过潮海之灵么?”

    “我只听过深渊之灵。”

    “那是外面人这么称呼我们,实际上,先人留下的古籍里,我们自己叫自己潮海之灵。或者就是叫做【灵】。”

    “与两座峰一样,【灵】也在三百年钱的战争中被消灭了,现在只剩七人,两座峰的人在找我们,可我们不想加入。现在的两座峰已经不是记忆中的两座峰了,他们为了一个复兴的目标变得偏执、残忍、不择手段。”

    “那些被找到的各显赫宗门的后人,有的愿意加入,有的不愿意,愿意的是和他们一样为了复仇许国而不顾一切的人。不愿意的各有各的理由,像我们灵,是不喜欢他们的作风。”

    顾益问:“所以你们才想入小苑山?否则,他们会像杀掉河雨一样,杀死你们。”

    长生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

    顾益想着,眼前这个人应该不知道他与两座峰的联系。

    即便是现在的胡先也同样不知道,世间还散落着的学习到两座峰功法的人。

    但这并非长久之计,

    只要他出手,就总是会被知晓的。

    “先生在想什么?”

    “喔,”顾益掩饰着说:“我在想,胡先是什么人?”

    长生的笑容中多了些苦涩。

    “两座峰行事隐秘,至今我们也只知道他们重立了四位峰主,胡先则是唯一露过面的峰主,其他三人,都身份不明。”

    也就是说,他们可能是任何一个人。

    “胡先什么修为?”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胡先只有返璞境,但他杀掉了合道境的河雨。”长生小心的说:“……或许是谢依依在帮助他?”

    应该是的,不然那个死法说不过去。

    但顾益也不能听信他的一面之词后就回去了,再说了,既然两座峰能杀河雨,那也会杀他,甚至是学习了碧水十弯阳的小娘,

    他是一定要去了解看看的,免得有一天敌人找上门还不自知。

    古青河在慢慢变得窄,河岸边的民宅也多了起来,水面偶尔会翻起浪花,发出声响,除此外,这里一片安静。

    “胡先,此时还在古青河吗?”

    长生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两座峰峰主的行踪不定。”

    “河雨的尸体呢?”

    “在古青河,长生得到的消息是,他们把河雨的尸体带走后又带了回来。很奇怪,也不知作何考量。”

    顾益都不用想就知道了。“没什么奇怪的,我大致上已经想明白,两座峰为什么会杀河雨,以及要用河雨的尸体来做什么了……”

    ……

    ……

    房间黑暗,月光下只能看到几缕飘香摇曳上升。

    “庐阳院的人到了没有?”

    声音带着一丝的粗哑,低沉,月色只能照到他半边的黑色面罩,而整个人的头则藏在袍子里,一点儿都看不清。

    旁边立着一名青年,他倒很有辨识度,拿着个折扇,眼睛小的都快要看不见了,一直保持笑容,声音竟有些温柔。

    “今日到了呢,两女三男,其中一人是庐阳院返璞境的舒乐,似乎有些厉害啊。”

    “返璞一样是废物。”说着袍子里的人厌恶的看了一眼青年,“在我面前收起你的笑容,我看着恶心。”

    “这怎么会呢,我是在对峰主保持友好的态度。”

    说了跟没说一样,他还是笑。

    “不管怎样,只要来了,我们的计划就成,明日你就返回古青河畔。”

    青年双手叠于胸前,“好呀,轻风明白的。”

    ……

    ……

    “先生的意思是,两座峰有意挑动许离战争?”

    “很明显。”顾益对这种计谋并不陌生,“杀死河雨固然是因为他不尊号令。其中估计还有一层考虑是河雨的身份特殊。”

    “他是大雨宫的亭主,同时还叛宫,杀了河雨,许国不可能无动于衷,因为这说不定是离国动的手,这就表明,离国或许有除了大雨宫主外的芸圣境强者。”

    “可大雨宫知道不是自己杀的,然而却有人敢杀他们的前任亭主,自然也不会故意忽视。”

    “而此番带回尸体意图就更加明显……一个合道境的强者,就是死了,身体也有很多秘密,大雨宫不愿意让它落入许国,许国则不会轻易放弃,事情要变的复杂了……”

    凶手是谁在此时,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长生越听越惊讶,原来这天下大势的背后,是有心人在操纵。

    顾益也是刚刚才想到,若不是长生一直跟着他讲了那些,他还不知道有人用心如此险恶。

    还好,白天他拦了一下舒乐。

    “现在怎么办?”长生问道。

    “当然有办法。”

    胡先放出了一个两方人都不会放弃的东西,他想用这个东西引得许离的争抢。

    破局的方法也很简单,

    劳资一把火烧了这破尸体,但想来这事没那么容易,对方肯定有所防范。

    所以也得徐徐图之。

    顾益站起了身,“长生,多亏你今晚告诉我这么多,你说你们是叫潮涌之灵?”

    长生一笑,“先生,是潮海之灵,我是七人之一,希望有幸得见小苑山仙人。”

    “好,不过我现在要去古青河,下次吧,下次一定。”

    “先生。”长生喊了他一声,“……小苑山仙人,真的三年破入芸圣了吗?”

    顾益想了想,“其实没有三年,是一年,我先去了。你自便吧。”

    承平初年时,小狐狸知花的母亲替女求情,顾益破入芸圣。

    之后,怎么都进不去人间。

    一年?长生听着这答案喃喃自语,已经不知该如何再表达。

    只是更加强化他一定要见到小苑山仙人的意愿了。

    于是望着顾益的身影,提步跟了上去。

    ~~

    天亮之后,依河而建的这座城渐渐热闹了起来,数条街道合纵交错,商贾小贩来来往往,横跨街边房屋和中间古青河水的一座天桥上,出现了顾益的身影。

    虽然这里属于许国,但敌人反而更多些,顾益得小心两座峰,还有……大雨宫。

    桥上的顾益打量着这座清晨的城池,闭上双眼略微感知了天地灵气,长生在身后跟来。

    而突然的,

    远方传出轰隆一声砰响,

    那里会是放着河雨尸体的地方吗?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