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益动了,他闪身入街道,暂时甩开了长生。

    忽然传来的巨响并未引起这里的人们的注意,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变化。

    灵气的波动更加剧烈,说明战斗的规模在扩大,顾益施展全身的劲道以极快的速度穿梭民宅而过,最终站在了一颗巨树的枝丫上。

    这里是民宅的尽头,成片的丛里生于古青河两岸,前方一片空地,便是声音的来源。

    哗。

    某个时刻,顾益的身影出现,他左手搭在树皮,从高处眺望,视野还不错。

    有一个眼睛极小的折扇青年,他守在一处土墓前,一人一扇,傲然而立。

    剩下的对方有五六人,却都气喘吁吁,明显不敌。

    青年保持微笑眼睛已经看不见,这种面相其实有些和蔼,不过看这一地狼藉,他显然不是和蔼的人。

    哗。

    顾益听到声音,快速将视线转移到他两点钟方向的一颗巨树枝丫,那里立着一名女子,她遮着面容,看不出模样,但着装普通,神色也平静。

    是大雨宫的人吗?

    来不及细想,土墓前的青年向前迈了两步,说出话来,竟语气温和,还带淡淡笑意,“得罪各位还请见谅。河雨前辈是在下的恩人,他的墓,不能随意给人碰。”

    顾益沉了沉眉头,他知道想一把火烧了河雨墓没那么容易,但是贺江将军说河雨尸体下落不明,如今却又如此轻易被这个人找到……

    除非对方是有意在这里立河雨墓。

    而有意这么做的人……

    ……是两座峰吗?

    顾益忽然很想上去把他抓起来询问小依依的下落,放在树皮上的手忍不住握成拳头,这引来了右方女子的注意。

    顾益和她对视了一眼。

    那眼神清澈纯净,一瞥若惊鸿。

    “……这绝对是针对许国的阴谋,我们既然撞见了就不能坐视不理,”有一热血青年在替身旁的人打气,他用刀支撑身体站起来,有些豪情的讲:“各位,国家养才三百年,此刻是该拼命的时候了,一定要毁掉河雨墓!”

    看来许国人。

    但顾益不认识他们,只是从袖口所带的标志来看,像是某地的修仙院。

    “没有用的。”眯眼的青年还是笑着说。

    “上!”

    一共是四男一女,

    为首的虽然喊了一声,但只有一男一女起身,另外两个在地上抽搐怎么都站不起来。

    那家伙,

    出手蛮狠。

    顾益先望了一眼那位遮面的人,似乎完全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有两座峰的人看着,还有一个不知来历的,那他就得收着点儿,不能一眼让人瞧出,他这一身修为也出自两座峰。

    嗡嗡!

    守墓青年隔空而吸便是一阵汹涌的青色灵气,完全捏住那三人,不得动弹。

    “……可恶!”

    被控制的青年试图用力挥动手中的剑,然而咬得牙关出血都做不到。

    然而对方还很轻松的轻笑出声,完全是带着乐趣在打架,“反正这些天已经杀了好多人了,再多五个给河雨在那边的生活助助兴吧。”

    嗖!

    顾益动了。

    高山剑势,如风如雷。

    他从树枝上跃起,于空中砍出第一剑,剑势不凡,眯眼的青年细眉微皱,打开了第一层扇子。

    顾益落地,急速前冲,砍出了第二剑,斩断青色灵气。

    被控制身体的两男一女应声而下落。

    顾益一脚后蹬,左手爆发出蓬勃的白色灵气裹挟那三人,倏然间已经拉开距离站好。

    思路清晰,动作简练,不带一丝多余,灵气上一秒爆开,下一秒又在眨眼间收住。

    不论是对面的青年,还是枝丫上的遮面女子,都多多看了几眼顾益。

    只有立心,但对掌控灵气的敏感,明显好于一般的立心境。

    “有帮手来了吗?”那家伙还是笑意盈盈的讲话。

    顾益身后的三人骤然得救,无疑都松了一口气,“在下东湖州修仙院邵东,多谢兄台救命之恩!”

    “带上你的人先走,回头再说。”顾益简略一语。

    “可是……”邵东似有些犹豫,“那好吧。”

    然而对面的人开口了,“什么好吧。我都把你们打伤了,怎么能不把你们打死呢?轻风从不会让残血的人跑掉,因为那太可惜了。”

    他虽然一直笑,笑的阳光。

    但看在眼里,却觉得很恐怖。

    顾益转过头看着这个青年,“你为什么一直不睁开眼睛?”

    轻风噗嗤笑了一声,“别急嘛,你们马上也会睁不开眼睛的。”

    轻风是人狠话不多的典型,说完便打开扇子的第二层继而一阵凌厉的灵气扑来。

    顾益提手,起初极慢,忽而提速,剑身之上细纹飞速窜动,光芒立时爆开,于是双手握剑,转身,挥剑,

    砰!

    白青两色猛然撞击,爆发的气浪晃动着厚重的枝叶摇晃。

    顾益身后的三人用手臂遮挡才能在这风速下睁开眼睛。

    顾益小指偷偷动了一下,偷了这天地的灵气,剑身忽然光芒更甚!

    轻风本能的飞速后退,剑尖虽划过他的脸颊,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碰到。

    “好厉害的器灵符呀,你学会了好东西呢。”

    这个轻风自信的很,境界明显不止立心,甚至于还在守神之上。

    邵东一看立马喊道:“邵阳、心池,我们也加入战斗!”

    “不用了,我们先走吧。”顾益收剑,缓缓说道。

    顾益收剑,缓缓转身,“轻风,我们下次再分高下,把河雨墓给我看好了。”

    嗯?

    眯眼青年感觉有一丝奇怪,他动了动,忽然一声铮鸣,他的四周竖起密密绕行的灵符。

    “缚灵符?”轻风不由认真打量了一眼顾益,“你虽然只有立心,但主修的是符道嘛,好有趣。不过应该有人告诉你灵符始终为辅,你的境界落后于我,这玩意是困不住我的。”

    “我没想过一直困住你,困住一时就够了。”

    “走。”

    邵东、邵阳都不认识这个人,但救命恩人的话还是要听的,虽然刚才想要拼命,但那是绝境下的挣扎,此时能活,还是二话不说一人扛着一个同伴离开,叫心池的姑娘也快速跟上。

    不多时,丛林里已不见他们的身影。

    轻风四周的缚灵符也很快被他捻于掌中消失不见,青年歪着头眯眼笑了笑,“真帅的人呢。”

    “那边那位姑娘,不好意思我有点弱让他们跑掉了,这下没人陪我玩了,你介意过来试试吗?赢了我的奖品是河雨喔,要是输了,那就留下命吧。”

    ……

    ……

    “东湖洲修仙院……”顾益记得东湖洲在许国的最北方,也是陈州盆地的东面儿,“你们收到的消息也是有人想借河雨引起许离争斗吗?”

    “是的,我们几人是出院历练,遇上河雨身死便在好奇之下追查,没想到还有人有如此险恶用心。”

    顾益默默思考,如果要利用河雨墓,只是派人守着虽然避免有人破坏,可谁都不给,这意义又在哪儿呢,让自己得罪了许国得罪离国?

    再说,守着也要有个期限。

    他们在等嘛……等着庐阳院和大雨宫的人到……

    和自己一样,那个遮面的姑娘肯定也是先试探,还没有战斗的声音传出,就说明她离开了。

    “兄台,”邵东在喊他。

    顾益猛然回神,“喔,你说什么?”

    “喔。”少年人笑了笑,“我想和你说,我的两个同伴都是灵气耗尽,力竭而晕,虽然也受了伤,不过性命之忧。所以要感谢兄台救命之恩。”

    “没关系,你也是为了避免许国的战争。”

    “嗯,看来兄台也是我许国的修仙者,不知由何处所出?”

    “喔,我从庐阳来。”

    听闻此言,邵阳和心池全都投来艳羡的目光,惊讶道:“是庐阳院吗?”

    顾益还不懂,他第一站去的就是都城,不太能理解,其他州郡对于庐阳院的仰视之情。

    几百年来,庐阳院的地位就没有被动摇过。

    “既然是从庐阳院来,那最近陛下新赐的庐阳院传仙才士顾益,您一定也认识了?!”邵东忽然很激动。

    “嗯……认识吧。”

    搞的那么夸张,顾益都害怕。

    看来小苑山的确很敏感,长生要找他,院里庐阳的人也听说过他,这不就难免大雨宫和两座峰的人会对他感兴趣。

    更麻烦的是,他们已经了解到传仙才士叫顾益了。

    邵阳和心池都欣喜,姑娘还忍着伤痛起身,“此番要多谢学长救命之恩,我名心池,这是我同窗邵阳,还未请教学长姓名。”

    顾益挠了挠自己的鼻子,眼睛不眨,“我姓马,叫我马源吧。”

    三人都很开心,但还是心池开口,“那马大人……可知传仙才士是怎样的人?能得小苑山传授,想必才能极佳是不是?”

    顾益深吸一口气,骄傲的说:“是!!”

    ---------------------

    对于从你们要推荐票,我已经绝望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