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日劳累,顾益躺在床上,却睡不着。顾益在想,河雨的身体上一定有一个非常诱惑人的东西。

    所以即便可能使大雨宫和庐阳院开战也要去抢。

    许帝在小心的避让战争,但并不是一味的妥协。

    简单的将河雨拱手相让,便超过了妥协的底线。

    舒乐陪着七公主,两人缓缓踱步至顾益的房间,刚刚有一个东西没有说清楚。

    关好门,确认无人。

    七公主才问:“守墓人,到底是什么人?刚刚人多,此时可以告诉我和舒乐了吗?”

    “守墓人啊。”顾益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还记得我与你说过的两座峰吗?”

    尹天羽手指一紧,她其实有些猜到,一时间神色低迷,“他们还是来了。”

    “两座峰……是什么?”舒乐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

    “等回去后,你再问天羽好了。”

    随着两座峰开始活动,越来越多的人会知道这个曾经存在过的宗门,想不让人知道是不可能的。

    然而尽管这个神秘复生的宗门因为未知给人的感觉更可怕一些,但在这次的事件中,他们需要面对的主要敌人却是大雨宫书雨。

    那个比舒乐还要强的人。

    在两国战场方面,陈州盆地并非屯兵重地,真正的主战场在邢原城。

    那是许国北境边界上的城市,一旦失守,庐阳就会暴露在敌军的马蹄之下,大部分的军力都被布置在那里。

    得胜关只需要守好即可。

    顾益虽然知道因为小苑山仙人失踪的因素导致许帝主观上采取避战、缓战的策略,但如果两座峰一直从中挑拨,客观上这次战争怕是已经不可避免。

    因而真要遇上大雨宫的人,也没什么放不开的。

    问题是,放开了要怎么打败书雨。

    虽然屋里的三人都没说什么,但心中也知道各自所想,按照七公主的想法,还是稳妥些好。

    “若遭遇,我们切不可争个人之胜负,当以国事为重,一对一不是书雨的对手,那我就和你一起上。”

    尹天羽指的是和舒乐。

    “我反对。”顾益很干脆的开口,“我觉得应该把书雨交给舒乐。”

    这声音,

    舒乐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们两个其实一直不对付,

    刚刚那种情况,碍于她的公主身份,舒乐实在是不好说,但她心里所想就是要与书雨一对一的打一架。

    即使败了,也无惧。

    却没想到顾益替她说了。

    七公主轻微责怪:“不这样书雨会很危险的?”

    顾益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我相信她。”

    舒乐看着那张笑脸,紧张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点点。

    “顾益!”

    “天羽。”顾益拦着七公主继续说话,“舒乐是庐阳院最有才能的学生,也是未来的楼主,你作为许国的七公主,你也应该相信她。”

    这句话一下子说到舒乐的心中深深的骄傲上,

    是啊,我可是许国最有才能的修仙者!

    还未战,怎么能就认为自己败了呢!

    七公主似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舒乐,我不是那意思……”

    “七公主。”舒乐忽然侧身作揖,“请七公主相信舒乐吧。若遭遇大雨宫,书雨由我拦下。”

    说完,她微微低头。

    站立良久。

    顾益知道,就算尹天羽不答应也不会改变什么了,因为舒乐已经下定了决心,

    即使不成,

    她还可以以‘本次任务负责人’的身份自己做主。

    她不过是心中尊敬许尹皇室,所以事事必请。

    七公主没什么办法,转过身,说:“好吧,那你要一切小心。”

    舒乐作揖的手臂更低。

    “我拦住书雨之后,剩下的人都交给你们了。我也相信七公主……和顾益、”

    因为不知道书雨会带哪些人,所以除了她之外的作战安排其实没有意义,要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

    “那我休息了,补觉。”顾益说道。

    在屋子外面,邵东邵阳两兄弟还有心池还在等着舒乐。

    庐阳院舒乐是年轻一代返璞境第一人,许国境内各修仙院都是知道的,如今见到本尊,

    似乎都有些崇敬。

    看着这一份份的崇敬,舒乐就知道,即使她可能失败,但是她不该害怕失败,

    如果她失败了,

    许国的年轻人未来十年就再也没有信心面对书雨,面对大雨宫了。

    她那瘦削美丽肩膀,承载着的是希望啊。

    东湖院三人站齐行礼。

    “怎么了?”舒乐轻声问询。

    “我们三人虽然修为浅薄,但也是许国之民,值此时刻,东湖院亦愿为许国而战,请舒乐先生带我们一起!东湖院愿为驱策。”

    虽然修为才能不同,所出地方有别,但舒乐生不出对他们的陌生感,微微抬手说:“可。若事毕,我会将尔等说的话,一字一句呈于陛下案前。”

    邵东一喜,“多谢舒乐先生成全!邵东告退。”

    邵阳痴痴忘了一眼舒乐,结果被旁边的人踢了一脚,“是你能看的么?快走!”

    舒乐面无表情,侧过身,心中有些不快,但都是自己人,故也只当做没看见。

    对于东湖院的人来说,庐阳院的人是高高在上的,都是修仙院,差别就就是有很大不同。

    庐阳院的人有机会成为楼主,能见到公主、陛下……

    至于其中的佼佼者舒乐,就更是诸多男孩子的心中神女,遥远而不可触摸。

    “你怎么还不走?”舒乐问着拿留下的小女孩,记得是叫心池。

    心池面对舒乐的心态也是仰望的,只不过少了邵阳那种幻想。

    “怎么了?”舒乐轻轻的问道。

    只要大家尊敬庐阳院,这姑娘优雅温柔的气质还是体现的很明显的。

    心池低着头,眼神两边晃动,“……心池,心池是想问传仙才士……”

    舒乐明了,“喔,你说顾益啊。”

    “嗯,是。”姑娘捏着食指小心的问:“传仙才士……会来吗?”

    差点忘了,顾益说自己叫马源来着。

    虽然有些个不喜他又骗人,但只能帮着了,“他有更重要的事,这次来不了了。”

    “啊……”心池不免失望。

    那个小苑山传人,无缘见到嘛。

    舒乐见她失望,心有不忍,“……若,咱们这次都能活着回去,我就介绍他给你认识。”

    “当真?”

    “嗯,真的,我让他带着你吃上庐阳最好吃的绣花鲈鱼。”

    “那太好了!多谢舒乐学姐!”心池高兴的差点没蹦起来,欢欢乐乐的跑了出去,看的舒乐不由发笑。

    顾益那家伙,也那么受人欢迎吗?

    她想到刚刚的那句‘我相信你’。

    他应该还没睡着吧?

    舒乐在门口想了想又推门进去了,床上的人在熟睡,桌上留有一张纸: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被动摇。】

    看到这句话,她忍不住握紧了双手,最懂她的人其实是顾益。

    他知道自己等这个对手等了很久,如果二对一,不论结果如何,此心都会受影响,于以后的修仙是极为不利的。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