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吴刚本是个糙汉,但他也知道有一场苦斗似乎离的很近,具体出发的时间还没定,他们在等顾益睡醒,昨夜他彻夜未眠。

    人一紧张就会做出点反常的事,吴刚表现是吃东西,他去厨房和以‘庐阳院传仙才士’的故事和炊事班的士兵换来了两只烤鸡和一只烤鸭。

    他问陈明光要不要来一点,陈明光说好,然后这个糙汉就给了人家一个鸡爪子,剩下的自己撕着吃。

    “吴刚,你要给家里寄信吗?”陈明光已经写好了他的信。

    “我不要,我从小不爱读书,真要到了写信回家的地步,我爹娘才该害怕了。”

    好吧,这么想倒也没错,也许他只是看着憨憨的。

    又或者,会吃会喝的胖子总让人以为不太聪明。

    吴刚吞了一大块鸡胸肉,然后抽出了自己的剑,阳光下的反射显得剑锋极为锋利。

    他变得沉默,然后起身。

    陈明光奇道:“你要干什么去?东西还没吃完呢、”

    吴刚说:“我再去要一点别的,烤鸡留着回来吃。”

    “好东西,不要留着以后吃,现在吃吧。”

    “好。”吴刚有些奇怪道:“你竟然没说我嘴上有油了。”

    大战总是会涂抹一些难言的情绪,除了活着这一点之外,

    其他任何一件事都不重要。

    有油就有油吧。

    白日里,得胜关依然有操练的声音传来,

    陈明光关在屋子里看书养心,丝毫不乱,另外的两位姑娘士兵们想见也都见不到,看起来憨憨的吴刚最让他们感觉到亲切。

    那个顾益看到的小孩在同伴的帮助下穿上了铠甲列队,当他看到啃着鸡腿的庐阳院的吴刚,

    少年心里依然留存的对未来的所有畅想,便都有了清晰的模样,

    便是他们此刻的模样。

    兵营前不知何时来了些军嫂,她们用布包裹着干粮亲手交到丈夫的手中。

    看起来他们这队十二人的部队,今天要出任务。

    只有那个孩子两手空中,他在边境长期风吹雨打,脸颊红红,也因为干燥而有些翘皮。

    吴刚拿着剩下的那根鸡腿去了那个孩子身前

    “吃吗?”

    孩子仰头看着他,“吃!谢大人!”

    “那我们一起吃。”吴刚问道:“今天第一次吗?”

    孩子还因为庐阳院的修仙者和他说话而激动着,“是第一次和庐阳院的大人说话,不是第一次去巡逻。”

    吴刚问:“那你是第几次?”

    “不记得了。”

    ……

    “大人是强者,你说在战场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吴刚问:“你是怎么做的?”

    小孩回答:“我会磨亮我的刀。”

    ……

    后来贺江将军告诉吴刚,因为兵力不够,陈州盆地又比较大,所以总是需要人出去巡逻。

    作为普通人,他们最害怕的是遇上修仙者,尤其是离国的修仙者,因为一旦遇上,他们都回不来。

    而离战争越近,

    碰见的几率就越大。

    吴刚没说什么,他只是问了那个孩子的姓名。

    他们说他叫小沙,是这里年纪最小的士兵。

    因为一家人死在离国人的手中,所以他在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所以年纪不够也要参军。

    这是一个狗血的故事,但却是小沙全部的人生。

    尽管出去就可能面对死亡,但没有一个人大喊大笑,没有一个人痛哭流泪,流泪的都是挥手送别他们的女子,她们也是每一个‘小沙’的母亲。

    吴刚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边境’。

    他来到这里也是为了许国而战,为了许国千千万万的母亲和孩子。

    所以他也要磨亮他的刀。

    也是这天,晚些时候,有一队十人的狼狈退伍,拖着三五匹受伤的黑马回到了得胜关,

    除了马一瘸一拐的行走比较特别外,还有一点比较特别,这是一队女子。

    “纪副将回来了!”

    此时,顾益已经睡醒,正在和众人一起商量出发的事,忽然听到外面有动静,所以都跑出去看热闹。

    “那是我们得胜关的娘子军!”

    虽是女子,但军装上的血迹,脸颊上的汗水,身体上的肃杀都在无声诉说着她们经历过的一切。

    “纪将军!你终于回来了。”贺江快步迎了上去。

    为首的女将军插着腰,身形高挑,一点不弱于男子,叉腰骄傲的道:“你死了,我纪岚都不会死的。”

    说着她一招手,“抬热水来,让我们洗洗这满脸的血!”

    她身后的九人扔了马鞭,大大方方的迎着所有士兵的目光,卷起袖子,放下头发,夕阳下军营里的这抹亮色倒别有一番风味,

    “纪将军,庐阳院来了你的同窗。”

    纪岚正了正军装,以标准姿势站立,“纪岚见过庐阳院几位大人!”

    “舒乐见过学姐。与离国的暗斗,不知是赢是输?”

    “当然是赢了。”

    纪岚打量了一下这八人的队伍,最后目光锁定了离舒乐位置最近的顾益,

    位置最近代表实力还可以,

    而且也长的最好看,

    庐阳院里的公子果然都细皮嫩肉。

    “嗯,辛苦了。”舒乐微微颔首,“纪学姐也早去洗洗,再好好休息吧。”

    “好的。”

    舒乐想起来顾益的灵符写的最好,便说道:“我们去继续商讨,马源,你为纪学姐和这些许国的士兵,写几符伤灵符吧。”

    “好,没问题。”

    在人们的注视下,她们每个人都露着笑容,她们的大胆之下丝毫没有庐阳城里女子的婉约之美,却不知道为什么,日暮下的这几名有些黑瘦的身影竟有一种美感。

    纪岚也敢大胆的注视着顾益的脸庞,“马源,我叫纪岚。”

    “纪学姐好。”顾益看了一眼她一直未动的左手,“胳膊伤了?”

    “嗯,被砍了一刀,但是值得,我用它挡住了我的头。”

    写灵符对顾益来说是小事,手指勾动间释出灵气,一道绿色的灵符便贴上纪岚的胳膊。

    纪岚忍住了所有的声音,脸上看不到变化,一直微笑着,“马源,你多大了?”

    “我二十。”

    “你娶妻了吗?”

    洗完脸的九名女子都拖着长发,靠过来并起哄。

    顾益并不生气,甚至于在这样的战场里感受不到调戏和暧昧,只是真切感受着那种直接的热情,并有些惊奇于她们于战场杀敌之外所表现出的行为。

    纪岚一点都不怵手下人的嘘声,她扯下自己的帽子,一头乌黑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摇晃。

    “马源,庐阳可没有比我们直接的女孩子吧?”

    其中一人似乎还以她们将军的话为傲。

    “没有。”顾益给了她们每一位都写了伤灵符,

    这里生死会变得很快,友谊的建立也变得很快。

    “将军,你该谢谢马大人。”

    “还需要你多嘴?!”纪岚邪邪的一笑,靠近顾益并抱了他一下。

    然而附耳时说的不是谢谢。

    说的是:活着回来。

    是的。

    夕阳下那高挑的身影被拉的更长,那长发的影子和顾益的脸颊在大地上融合在了一起。

    活着回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