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舒乐几人先到府里不知道为什么外面忽然又传来震天的欢呼,而且持续时间不短,

    之后才看到顾益擦着自己的脸颊进来了。

    刚刚纪岚蹭了一点泥灰给他,不过他并不在意。

    或许无聊的军营就是这样的,在枯燥中他们寻找快乐的方式很简单,很直接,很大胆。

    不久之后,被迎接回来的人开始挥手送别他们崇拜的庐阳院修仙者,

    纪岚wink一下的面庞令人印象深刻,也在悲壮之中,添加了一抹别样的温柔。

    顾益发现自己喜欢许国的这些人,

    或者说,若有人要毁了这一切,他不喜欢。

    吴刚一直在擦他的刀,陈明光则一直不说话,东湖院三人算比较心安,也许是庐阳院给了他们信心。

    而心池还在小心的询问,庐阳的绣花鲈鱼要多少钱一条。

    他们这一行人在夜色的掩藏下很快就消失在离国眼线的视野里,行进的决心坚定。

    尽管舒乐从七公主的口中得知两座峰到底是什么,不过就此回庐阳,那么她这个候补楼主也就太令皇帝陛下失望了。

    于是在古青河畔,在密林之外,他们一行八人出现在微笑青年轻风的眼前。

    “……看来,是庐阳院的人先到啊。”

    林中的小鸟似乎早早的嗅到了危险,空中大雁慌乱的喊叫,周围再没有一个人,唯一靠近的可能就是大雨宫了。

    舒乐张口,“两座峰用河雨尸体把我们引到这里,这一切算计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轻风歪着头,“只有打赢了我,才可以知道答案喔”

    想着当初的经历,邵东看那张脸就有些气,恨恨道:“这家伙的笑,太让人讨厌了。”

    “那怎么会呢。”轻风一直眯着眼,“我是很真诚的在笑呢。”

    轰隆!

    忽有一道强横的灵气自丛林深处而来,空气都被引得阵阵颤动,大家面色都一变,盯向树叶枝丫间某个黑洞。

    嗖!

    一声利锐的破空响声,远射而至的绿色软剑飞速穿至眼前,而强大的灵气威势所带来的危险感,在一瞬间使得所有人心头一凛,脑袋像在一瞬间放空,而身体也随之一僵。

    就是这么一瞬间。

    绿色的软剑穿轻风的胸膛而过。

    噗嗤一声,血溅满地。

    那是第一次,顾益看到他睁开眼睛,看到那死鱼眼一般的懵逼神情。

    东湖院三人吓得立马就拔剑,那可是把他们三个人轻易蚂蚁玩弄的人啊,竟然被人用一剑就秒杀!

    砰!

    轻风身子无力绵软,一下跪倒在地上。

    顾益特意看了一眼舒乐,这个情绪把控一直很到位的女人,除了常被自己气,此刻是因第二个人出现了眼神的变化。

    绿色的软件穿胸而过之后,悬停于河雨墓的上方,而下一刻,有一道身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

    淡黄色的衣裙,面庞用布纱遮住,只露出那一双眼睛,

    那眼神清澈纯净,一瞥若惊鸿。

    不久后,又是嗖嗖嗖的四道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两个女子,两个青年。

    舒乐望着奄奄一息的轻风,有些着恼,“书雨,你竟就这么杀了他?!”

    不是惋惜,不是心疼,只不过这样的人留着,肯定可以问道很多信息。

    “他利用了大雨宫。”

    书雨,

    大雨宫的书雨。

    ……

    按照计划行事,

    陈明光和吴刚对视一眼,一个瞬间,他二人便动了,一个从左,一个从右,一个耍剑,一个提刀,

    当然,目标不是书雨,而是书雨身后的四人。

    他们要把这几人赶开。

    书雨本人,也纹丝不动。

    她身后跳出了两个人。

    见此情状,嗖的一声,邵东从队伍里闪出从左路进,而邵阳与心池一道从右路进。

    这样在区域战场里形成了五对四。

    书雨依旧不动,甚至都不看自己的同伴,“为什么去五个人呢?就只让两个人来协助你,真的没关系吗?”

    舒乐咬了咬嘴唇,

    她上次就失败了。

    “这一次,还是只有我对你。”

    “是这样啊,可你逼不了我的位置,他们也动不了河雨墓。”

    “总要试试看才知道。”

    舒乐抽出了自己的剑,看似随意的一划,剑尖已晕染出粉色的灵气光团,

    返璞境已经可以随意的将灵气释放出体外,

    或许在外人看来,她们还未交手,但灵气释放的那一刹那,攻防就已经开始了。

    那是一种纯粹的强大威势。

    顾益眉头一皱,他感受了些许压力,不得已默默运转了体内的粼光功。

    “天羽,没事吧?”

    七公主于腹前捏出了指形,轻轻摇摇头。“都还未动手,就有这样的压迫感,感觉像是空气凝滞了一样,返璞境竟然如此强大。”

    她的感觉是正确的。

    修仙的第一次质变和难关是入定,那是从无到有的过程。

    第二次质变和难关是返璞,

    四境返璞挡住了太多太多的人,人们总是不能理解,走了那么远,为何要返。

    “仔细看,她们已经开始了。”顾益提醒说。

    只要用心感知,是能体会到灵气在她们之间碰撞的。

    而随着空气碰撞的加剧,即便感知不到,也可以看到。

    就在舒乐的身前有一层灵气膜,一次次攻击敲打在上面,形成一个又一个涟漪,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那样子,就像下雨天的湖面一样。

    舒乐处于守势,果然,从硬实力上来看,她不敌书雨……

    书雨似乎也是返璞,但差距还是有的。

    顾益又关注了一下另一边的战斗,吴刚和陈明光配合默契,打的倒是有声有色,但东湖院三人有些劣势,

    他得想一下,一旦舒乐败了之后该怎么办,

    当他是入定时,挑战守神境的范岭问题不大,因为入定和立心、守神,差距不是特别的大,除了他妈的守神可以飞。

    但到了返璞就不一样了。

    仅靠威势,就可以让人做不出太多的动作。

    他和七公主此时觉得有些压力,而这其中,舒乐还帮他们承担了大部分。

    “我们得帮舒乐。”七公主略显担忧的说。

    “千万别!”顾益伸手拦着,“虽然我认识舒乐的时间不算长,了解也不算深,但那天夜里我与她谈话之后我就知道书雨就是她心里的山,甚至已成心魔。”

    “你怎知?”

    “因为,她连生死都不顾了。”

    “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宁愿彻底的失败,也不接受要人帮忙的胜利。我们出手就是给她留下心障,你愿意以后许国少一个合道境吗?”

    合道很难很难,出一点差错就上不去。

    合道很珍贵很珍贵,楼主也才只有合道。

    这样取舍确实不易,一时间七公主也不禁难以抉择,“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