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现在对顾益有一个利好,那就是轻风被书雨杀了,虽然两座峰的线索可能就此断掉。

    但顾益可以不再隐藏他那些脱胎于两座峰的功法和灵气使用方法了。

    无意中又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轻风,没有任何动静,死透了嘛……

    “啊!”

    忽然间,传来一声凄厉的痛呼,眼前的两人正在对峙,声音是传自于后,顾益和七公主同时转身,

    见到的是邵阳被击飞的画面,心池于他的旁边,虽然竭力施救,但似乎不是对手。

    “保护好自己。”

    顾益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脚下发力,一个爆射来到心池的身旁,大雨宫的这个家伙刀法使的很凶,狂暴的灵气几乎要把心池包围。

    顾益是贴地钻了进去,并在瞬息之间抱着心池的小腹往后一扯,这才躲过了那一招横劈。

    眼前的青年也是有一股狠劲,他起身纵跃,运气于手腕,临空冲他们天灵盖斩来。

    一时凶险,难以多言。

    心池吓的闭上了眼睛,随后听到‘铛’的一声巨响。

    嘶嘶嘶的细微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缓缓睁眼,见了一副奇怪的画面。

    “……针,针?”

    一柄灵气汇聚而成的粗针裆下了这气势磅礴的力劈华山。

    顾益右手掌极柔软的轻轻一推,心池立时向后退去,随即一个转身正面面对这大雨宫的青年。

    砰!

    顾益猛的一脚跺地,一时间汹涌的灵气自大地疯狂漫出,那张嚣张的脸色倏然间剧变。

    “这是什么?!哪儿来的灵气?”

    哼。顾益露出一个邪笑,并起双指,微微一勾那些灵气全部汇聚成针形,然后刷刷刷刷的攻过去。

    粼光千针,本来就是范围攻击啊。

    所谓的漫天飞舞便是如此了。

    对面的青年急忙在释放灵气于身前形成光幕遮挡,而顾益也不停,握住之前那根粗针,迅疾而凶狠直刺而去。

    这一次,有杀意,狂涌的杀意,凝滞的空气,变缓的时间……

    pu

    某个瞬间,脚下的泥土地忽然掀开土壤冒出一株绿色蔓藤,如嫩芽破土,接连不断。

    蔓藤出现的很快,

    像拥有无限生命力一样,噼里啪啦的从泥土里出来,生长,变粗,也变硬,

    本来冲刺中的顾益双脚被绑住,而他与那名青年之间也多了一层厚厚的蔓藤之墙,只能透过缝隙看到那孩子吓得在喘粗气。

    下一个呼吸,

    书雨出现在顾益的身前,那布纱下面的面庞不知是什么表情,又或者是没表情,

    “毛台是大雨宫的天才,请你不要杀他。”

    顾益皱眉,他转身去看舒乐,发现有四片花瓣压制着她无法动弹,更加神奇的是,

    视线里,书雨还站在舒乐的对面,

    那么,

    自己刚刚看到的又是谁呢?

    还是说,书雨在他转头的一瞬间又回去了。

    “蔓藤蔷薇,你们必败无疑。”那个叫毛台的孩子嚣张的说。

    这些藤蔓围绕着书雨而生,环绕交叉,时有时无,藤蔓上有四株花朵,绽放着娇嫩的粉色花瓣,源源不断的灵气从花瓣上析出,

    舒乐站在中央,脚踩灵气不停旋转以破开那些攻击。

    她身前光幕上的‘雨点’更多更密了……

    ‘舒乐,你至少要对她砍出一剑吧……’

    顾益其实知道她会败,但心中总是不希望她输的太多。

    “你们两个没事吧?”

    心池扶着捂住胸口的邵阳,“挨了一掌,没什么大事,多谢马学长相救。”

    “客气了。”

    “喂!”

    在他要走时,身后那个大雨宫的青年喊出声,

    “你叫什么名字?”

    顾益看了看心池,心中想着看来要给马源赚一些名声了,“我叫马源。”

    “我叫毛台!”那青年指着他说道:“你刚刚的灵气是什么?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一定会弄清楚,你一个立心为什么会打败守神境的我,马源,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去庐阳挑战你的。”

    “你敢来吗?”

    毛台勾着嘴角,“除了对宫主的地方,天下间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

    顾益提步走回七公主的身旁,然而走到一半,他的脚忽然悬停在空中,身体顿住,

    “怎么了?”七公主关心道:“受伤了吗?”

    不是受伤。

    而是这片地上空了,本来该有的东西,不见了。

    “轻风呢?!他不是被杀了,趴在这里的吗?那么大的尸体怎么不见了?”顾益摊开双手比划,“刚刚在这儿的人呢?”

    一个死人凭空消失的话,太恐怖了些。

    七公主一时也震惊,“我一直在看舒乐,没太注意。”

    这也不好怪她,这样的时候所有人的心思都很集中,也不会有人想到去看轻风。

    不好的事情不止于此,

    蔓藤蔷薇中的舒乐以一剑破空,她身形迅速上升,拼着后背挨了一下,也要向书雨划出一道凶狠的剑气。

    “噗……”

    舒乐猛的吐出一口血,身段飘零,落在地上。

    而书雨却没什么反应。

    “庐阳院的功法太不配你了,你修为虽然与我差的不多,但庐阳院差我大雨宫太多了。舒乐,你很有才能,今日是庐阳院败给了大雨宫。”

    这本是一句宽慰对手和尊重对手的话。

    但说在舒乐的头上,就是最不能忍受的。

    “赫……咳……”舒乐挣扎着起身,她还在努力,稳住身子,擦干嘴角的血迹,脸色苍白也不妨碍眼神坚定。

    “你真不怕我杀了你吗?”

    “曾经怕过,曾经也很紧张。”

    “那现在不怕了?”

    舒乐显得特别的震惊,她盯着自己的手掌,缓缓摇头,“现在不怕了。”

    “为什么?”

    “因为有人和我说,失败根本就不可怕,可怕的是此心被动摇。刚刚……顾益绕过了你的人,我也希望你能绕过了他们。”

    顾益和七公主都是心里一抖,完了,舒乐战斗的过于专注,忘记了此时不能叫他顾益!

    顾益?书雨微微凝起了眉头。

    顾不得这些,顾益趁着战斗间隙来到她的身旁,“舒乐,不要起死志,轻风不见了,这里的事情有猫腻。你还记得我们说过河雨墓的事吗?”

    最后的半句是压低声音说的。

    舒乐混沌的眼神忽然‘瞪’得一下闪出光明,她当然记得:这里的河雨墓可能根本就没有尸体,

    如果真是这样,她舒乐在这里丢掉性命就是大大的不值了。

    “你们在说什么?”书雨疑心问道。

    顾益和舒乐同时将视线移向她,也同时瞪大了眼眶,那个在书雨身后向她挥扇的,是轻风?!

    “嘻嘻嘻,跟我走吧。”

    “小心!”顾益喊了一声,蹬脚前冲。

    “顾益!危险!”

    舒乐紧忙跟上。

    而不远处的东湖院则是迷惑:顾益?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