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益的学的伤灵符,共分六元,他现在只能写到五元,不过灵符本质是引导天地灵气,到一定程度就会引起周围环境的一些变化,在逃命的时候,显然不适合用高等级的灵符。

    舒乐的伤一个在后背,是书雨留的,还有一处在右肩锁骨的位置,是被墨齿打的,两处都有流血,而且她的灵气耗尽,整个人虚弱到极致。

    这洞里黑,顾益只得感知灵气以发光,忽然而来的光亮照得洞里的一些生物慌忙逃窜,其中还有些蛇鼠虫蚁。

    他原以为像书雨这样的姑娘会吓出声,然而她眉头都不动一下,这样最好。免得闹出动静。

    顾益手指点了一下地面,灵气像是从指间滴落,坠入空气,刷的一下扩向四周清空了周围异物。

    继而手指快速滑动,点点滴滴的灵气聚集,最后形成二元伤灵符,虽然他能写出更好的。

    但还是别让墨齿发现有异常最好。

    后背和右肩各一张,这样至少可以暂时止住血。

    盘腿而坐的书雨忍不住睁开了双眼,清澈的双眸闪着好奇,“你这个灵符并非出自庐阳院,你是什么人?”

    顾益将舒乐的身体放平,上了灵符之后,她于昏迷中皱了一下眉头,应该没什么大碍,但完全恢复肯定需要时间。

    “你要不要?”他转头问了书雨。

    这姑娘的伤势同样不轻,灵气也几乎耗尽。

    “我是你的敌人,你可以杀了我的。”

    顾益没说话,这里实在阴冷,搞的不好舒乐就会发烧什么的,他赶紧用之前扯下的藤条生了火,

    焰尾跳跃闪耀,偶尔留下一点火星,转瞬间又消失不见。

    那道简单的灵符顾益还是送了过去,“轻风不知道把我们带到了什么地方,也许这里是墨齿的地方,而你是我们三个最强的,如果杀了你,就更难打败墨齿了。”

    火光下的书雨面色略显惨白,但她还是笑了笑,“你别紧张,死亡,不可怕的。”

    “说这种话……”顾益问道:“你死过么?”

    书雨说:“应该,算死过吧。”

    顾益去看她的侧脸,标准五官的侧脸,美丽、平静、还有一点柔和。

    她好像真的不紧张。

    “你救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茉族的女子知道男人为什么救我们。”

    顾益第一次听说茉族,是从知花的嘴里,她说这一族的人有不散灵雾。

    第二次,就是来这里之前。

    顾益有点好奇,“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我已经两次听说过茉族了,两次我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茉族的女人是这样,茉族男人怎么办?”

    书雨轻缓的说:“茉族有一个特别的天赋,让许多人羡慕,尤其是普通的女孩子,但实际上我无比的羡慕她们。你知道为何么?”

    “我知道。“顾益是真的知道,“这就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你没有驾驭美貌的能力,美貌对你来说就是灾难。”

    也许是说对了,他看到书雨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顾益选择了沉默。

    良久。

    ……

    她说:“茉族的确是由血缘关系构成的一个族群,许久以前,我们生活在一处桃花源,以修仙的女子个个美貌闻名于世,但也因此常受灾难,国将不国时,茉族人散于各地,乞求存活。”

    顾益能想象到,“有很多生命的死亡,藏在你说的‘散于各地、乞求存活’里。”

    “你问茉族的男子如何,其实他们比我还要惨。”

    “此话怎讲?”

    书雨保持着平淡的叙述,没有多少激昂,“茉族,其实是特指拥有不散灵雾的一群女子,不过与一般的族群不一样的是,茉族男孩是没有不散灵雾的。他们与正常人什么都一样,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但因为一个原因,他们大多隐匿姓名。”

    顾益问:“什么原因?”

    “茉族男子如果与普通女子成婚,生下男婴,是没有不散灵雾的,但生下的女子的话……就不一样了。”

    “茉族女子宝贵又稀少,所以有些时候,有些人,如果发现了能生下不散灵雾女婴的男子,你说他们会怎么做?”

    “把他们抓起来。”顾益眉头一皱,“这么说来,茉族男子大多很苦。”

    “是的,所以从来没有人会声称自己是茉族男子,有的时候他们生出女孩儿还会把她扔掉,免得被人发现。”

    顾益说:“这么危险的话,他们可以不成婚啊。”

    书雨摇摇头。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做的。但有一种情况,使得茉族男子还是零星的存在。某个存着侥幸心理的人找了个普通的女子想要过着普通的生活,他知道自己是茉族,他以为自己躲起来可以平淡的生活。”

    “他足够幸运,因为他的妻子为他生的都是儿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想着将来有一天等孩子长大了,把这个秘密告诉儿子,然而不幸的是儿子走丢了,又或者他自己意外身亡没来得及说。”

    顾益明白了,“所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知道自己是茉族男子的人。”

    “没有很多,但是有。我们是同一个族群,但拥有不同的命运。”

    “对于茉族的女子来说,上天给了我们不散灵雾,让我们拥有人人艳羡的容颜,但也正是因为人人觊觎,所以我们都只能偷偷苟活,大多数人甚至不敢修行。只要拜进某个师门,她的不散灵雾很快就会被发现。”

    “就算自己偷偷修炼,也必须躲起来不与人接触,因为茉族女子一旦开始修炼,不散灵雾会迅速改变我们的肌肤、容貌、气质,无论怎么藏都藏不住。所以也有很大一部人选择以普通人的身份用普通人的样貌过完一生。”

    火烧的很旺,但故事很冷。

    “你是被你们宫主收留的吗?”

    “哪有那样的好事。”书雨笑得很凄楚,“宫主是为数不多躲过了所有危险的茉族女子,但大雨宫并没有收留茉族人的传统,我只不过恰巧和她一样罢了。”

    顾益这就不解了,“这是为什么?她有实力,可以保护自己的族人啊。”

    “再有实力,宫主也只是一个人,怎么保护?光明正大的保护?是整个世界对我们的迫害让我们变成今天的样子,宫主怎敢与世界为敌?”

    “而偷偷的去保护,必定留下痕迹,那只会残害我们的族人,因为会有人顺藤摸瓜偷偷去寻找的!”

    话虽如此。

    顾益还是坚定的说:“但我觉得,她应该尝试,如果她不让更多的魔族人敢修行,那么茉族的命运永生永世都无法改变。”

    ……

    “那是你不了解茉族人的历史,每一次族人聚在一起都是下一次灾难的开始。”

    回响在洞里的声音,满满的都是绝望。

    轰隆!

    外面忽然传出很大的爆炸声。

    墨齿,在找他们。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