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留在丛林尽头的河雨墓什么异常都没有。

    但他们都亲眼看着,顾益和舒乐从这里消失不见,那儿似乎藏着一个深渊,人会跌落进去。也许生,也许死。

    七公主久久不愿就此离开,她使了探查灵气的法子,手掌按在地面,一圈又一圈的灵气不断向远方扩散,

    如果那两人在附近,她就可以感知到。

    然而单手撑地的姿势保持了很久,落入大地灵气如同滴落大海的雨水,没有任何改变。

    其他人也说不出什么话,忽然之间下落不明,总是会叫人担心的,而且那个轻风看起来实力不弱。

    “找不到。”七公主无奈的站起来,摇着头,“你们先回去吧。”

    陈明光握剑的手忍不住紧了紧,眼神颇暗,难道这就开始要失去朋友了嘛。

    “一起走吧,这里有危险。”叉腰的纪岚率先转身,

    对于这群刚上战场的孩子来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需要承受的。

    东湖院的三人落在最后,心池对着背着邵阳的邵东说:“……他们不会有事的。”

    “嗯?”邵东一时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心池有一件事比较在意,“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吗?消失的时候,他们喊的是‘顾益’,不是马源。”

    “注意是注意到了,但是……”

    “传仙才士就是他。不会有事的。”

    大概是觉得小苑山仙人不会轻易的死去,所以还有一些信心。

    得胜关。

    一如往日般的雄壮、肃杀。

    站在城墙上的贺江将军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出去的人中少了两个,将士们也都看得到。

    至少他们会很快发现那个像仙子一样的舒乐没有回来。

    出征在外,没有回来,这代表着什么,没有人比他们的体会更加深切。

    这个雄关陷入了沉默。

    “他妈的!”

    贺江沉着脸,在静默中将士们好像听到他说了这一句火气很大的话。

    入了关门,纪岚直接拽着贺江的胳膊,“别废话,跟我走,不需要去和他们说话。现在咱们有一个新的情况,大雨宫的书雨也没能回得去。”

    贺江一惊,“同归于尽了?”

    “应该是一起消失了,所以要小心点,我们这边少了两个你看将士们的眼神都已经变了,丰谷关那边估计也差不多。”

    两个火药桶放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贺江脸色逐渐发暗发狠。

    “左副将!”他爆喝一声。

    “末将在!”

    “再散两个小队出去,招子放亮些,丰谷关有任何动静都不能放过,就是跑出来一只鸡都给我看准了是公是母!”

    “是!”

    纪岚叉着腰歪着臀,一扭一扭也往得胜关外走。

    贺江问:“你干什么去?”

    “去请人。庐阳院的小舒乐不在,就剩你我两位返璞,而丰谷关除了书雨应该是有三位的。”

    “三位?除了孙良和古峰还有谁?”

    铛铛。

    纪岚停下了脚步转身,“我见到古月那个孩子了,应该有一个大雨宫的人在保护她。”

    在军队的对战中,返璞修为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不过若是以三围二专挑许国的修行者打,那么损失就大了。

    生命在这种时候不平等的,一个修行者就是比一名普通的士兵更值钱,也更难以培养。

    “等一下纪岚。”

    “又怎么了?”

    “那两个孩子……”

    他是想说那两个庐阳院的孩子真的就这么没了嘛。

    两位将军都是见惯了这样的场景的人,但每当庐阳院有天才陨落,他们拿麻木的心还是会被触动。

    “啊。”纪岚低沉着嗓音,

    其实什么都没说,但是贺将军也懂。

    看着那高挑的背影,将军不再多言,

    战争可能就在眼前,舒乐不是书雨的对手,他们都知道,纪岚之所以要去请人,便是防止书雨回来了,而舒乐没回来……

    那样的得胜关与丰谷关的返璞境高手,就是二对四了。

    这个差距便不太好弥补。

    至于合道境,

    这片大陆上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见不到真正的合道境。

    ……

    ……

    无名洞内。

    舒乐还在昏迷中。

    顾益刚刚于这样的困境中连续突破至返璞,这其实并不能让他开心。

    顾益知道,他是受惠于之前的经验,他还知道六境之外的第七境怎么都突破不了,这本没什么。

    这世界上,有太多守神境的人,他们被拦在返璞境之外,返璞境的大部分又会被拦在合道之前。

    接下来的每一关都会更难。

    然而一个返璞境的人所扰动的灵气漩涡是难以隐藏的,洞外逐渐远去的爆炸声又慢慢靠近,不止如此,墨齿还在外面大喊:

    “我找到你们了!竟然躲在这儿!”

    听到这一声,书雨面色一变忍不住抓住放在地上的剑。

    “先别动。他这是在诈我们。”

    等了一会儿,果然出了在外面继续大喊大叫以外,并没有其他很特别的动作。

    “相信我,我们可以活着从这里出去,虽然他有合道的实力,可我们三个合力,不是一定就会败。”

    顾益的眼神落在面容沉静的舒乐脸上,“但我们要等她醒过来,舒乐也是很强的。”

    “你真的觉得我们会有那么久的时间可以等吗?”

    什么意思?

    书雨说道:“外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失踪了之后其他人一定大打出手,敌人与敌人之间的互相理解是不存在的。你们的人会觉得是我们设计构陷,我们的人会把我的失踪归咎于许国。或许,战争已经开始了。”

    顾益躺下来,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虽然我不喜欢打仗,不过我现在的实力还做不到阻止,而且我也没有优柔寡断、博爱天下的坏毛病,开始就开始吧,战争在哪个世界都是会有的,这个错误人类都会犯。”

    “在你们许人看来,我杀许人是错的吧?”书雨嗤笑着,“可我是为了宫主,她是对我好的人,我为了她战斗,又怎能是错的呢?”

    “我不是一个愿意去思考那么复杂的问题的人。也许都没有错,舒乐是为了她尊敬的庐阳院,你是为了那位宫主、其实你不讨厌她,对嘛?”

    书雨转过头去,“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意义。我只知道大雨宫不能失败,我和宫主是茉族,一旦失败,等待我们的要么是屈辱,要么是死亡。”

    “庐阳城里也有很多平凡生活的百姓,一旦城破,他们也会被屠戮。”

    这好像已经超脱了对错的范畴。

    顾益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很坏的人,我们同样不是一个很坏的人,只是我们遇到了很不好的事。”

    “这是无法改变的。”

    顾益拧着眉头,“你这个人呢,美则美矣,但整个人负能量太多,虽然也有很强的实力,但对待什么都消极,让人很不喜欢。”

    “我们本就是敌人,我何必要你喜欢?舒乐是你们的庐阳院的,你尽管去喜欢她吧。”

    “算了。”顾益撇着嘴,摇头,“我也不喜欢她。她和你一样,都是很没意思的人,无趣。”

    没想到说这话的时候,舒乐竟轻皱眉头慢慢转醒了过来,正准备努力撑着身子起来,听顾益这么一说气的一下又倒了下去。

    顾益听到动静,吓了一跳,“舒乐你醒了?”

    书雨则忍不住想笑,“这就是你说的有趣?”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