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遮天蔽日的黑雾如同从天而降的幕布,绵延不见尽头,书雨背上坠落的最后一片灵羽,像是大海中飘摇的扁舟,很快消失不见。

    顾益挡在两个姑娘的身前,承受着墨齿最直接的气势。

    衣衫被风吹的猎猎作响,身前的白色灵气形成一个厚重的气膜,顾益张开双臂,悬空而临,就像是黑夜来临前,最后的一道光束。

    “顾益!”

    风声太大,舒乐只能扯着嗓子。

    然而顾益并听不到。

    他几乎全力以赴,体内的灵气尽涌,堪堪挡住。

    墨齿大概也是丧失了耐心,但一时间使用如此多的灵气,其实是给顾益机会。

    有光,铺于水面皆成粼光,观之刺眼如忙,犹如千针下落。

    “合道与返璞的差距,你可看清楚了没?”墨齿随手一挥,便是长长的灵雾黑鞭。

    顾益连连躲闪,等这一波攻击过去,他虽身上带伤,但心里却有了些自信。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返璞境打不赢合道。”顾益收了身上的灵气。

    “放弃了么?”

    “怎么会呢……”他嗤笑一声,“因为知道打不过,所以才做了些准备啊。”

    墨齿忍不住皱皱眉头,

    他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人,可不是那种身体强大,脑子不发达的武夫,所以从顾益一开始奇怪的动作开始,他就有关注过,

    当顾益最后一次汇聚这天地的灵气,他打散了。

    墨齿自认,自己已经足够小心。

    他的目光移向地面上的两位姑娘,书雨灵气枯竭,几无反应,舒乐身体新伤旧伤叠加,也难有威胁。

    那么,是顾益吗?

    “你如今的灵气不多了,所用的手段我也都见过,黑蛇灵雾都破不了,已经是死局了。”

    顾益默默的将手上合十,双臂平放,翁的一声,手掌之上又有隐约闪烁的白色光芒。

    舒乐来到他的身旁,“顾益,你是许国的传仙才士,许国可以没有舒乐,但不能没有顾益,你不要拼命!”

    “是了,你还是那位芸圣强者的弟子……”墨齿更加谨慎了起来。

    顾益呢,

    他转头看了眼血水和汗水混合着流过白皙脸颊的舒乐,她头发凌乱,衣衫也没有了候选楼主的庄重,

    “我们不会死的。”顾益龇着一口整齐的大白牙忽然仰头而笑,“至少我不会让你死。”

    “顾益……”舒乐声音缓缓,内心稍有些被那张大大的笑脸触动,一时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与此同时,顾益手上的动作还未停下,两只手掌慢慢分离,继而露出了细尖的针。

    “针?”墨齿眼神一紧,没见过有人使用这样的功法,他要做什么、

    “会想到要做这个准备,要感谢小娘。”

    边小窗的碧水十弯阳使得小娘饱受折磨。

    边小窗的粼光千针功也不是平平无奇之功法。

    “嘿嘿。”顾益仰头,“如果黑蛇灵雾总能让你免受伤害,那么就从里面攻破好了。这是总针,是第一针,”

    啪!

    他双手一合,针光消散,但随着身体上光芒皱放。

    墨齿开始有所不同了,他感觉到了身体有隐隐的疼痛,针刺般的疼痛,

    这个时候,他都懂了。

    “什……什么时候?”

    “就是你吸走了我调来的那么多灵气的时候啊。我当初会学粼光千针便在于它既隐蔽,又具破坏力,疼痛感要来了……”

    话音刚落,墨齿冷不丁的仰天痛呼,那些散落在各地的黑色灵雾迅速消散,他本身的气势也快速下降,

    “小苑山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虽然我借用的灵气最后都会为你所用,但在功法一层,小苑山一样领先很多。”

    “啊!”

    钻心般的疼痛感,让墨齿在天空上打滚,手都不知道从何挠起,白色的细细针光密密麻麻的从他的身体里穿透而出,

    那都是一根根针。

    就像碧阳功灵气躲在小娘的身体里驱赶不尽,粼光功的灵气也在墨齿的身体里大肆破坏。

    “啊!啊!”

    扑通一声,墨齿一头栽进了湖水,不一会儿又钻出来猛烈撞击山体,

    身体各处经络都有细针在伤他,这其实非常痛苦。

    “快停下!快给本座停下!”

    “打赢了?”舒乐大喜,大悲之后的大喜!

    看起来至少是打赢了,墨齿气势上降了很多,而且他们之前的攻击一直都很难伤到他,现在至少他有痛楚。

    顾益依然不能掉以轻心,他眯了眯眼,随后砰的一声跺脚,倏然间灵气扩散而开。

    继而细细密密、源源不断的奇怪符号以顾益为中心爬满地面,伸向墨齿。

    那是灵符。

    墨齿也认得出,

    砰!

    湖水里的人影冲天而起,因为伤势遍布于身体各处,所以他的身上也满是鲜血。

    “他是合道。”顾益说。

    “什么?”

    顾益想得到,墨齿是合道,绝不会那么轻易制伏。

    于是手指间也开始冒出灵气,于空中快速挥毫,一个大大的灵符膜出现。

    铛!

    墨齿是合道,他依然有这攻击的能力。

    “噗……”顾益忍不住吐出一口血,但他要坚持,这时候的墨齿是疯狂而没有理智的,如果他没挡住,

    书雨和舒乐都会死在他的掌下。

    “顾益。”舒乐看着都很是心疼。

    “我没事,别动。”顾益抹了抹嘴角的血,重新站直身体,同时脚底微微一扭,之前有些减速的灵符又猛的冲向墨齿,

    而墨齿依旧在不顾一切的翻滚、撞击、撕挠,试图用其他的痛楚掩盖体内灵气的作乱。

    呼呼的灵气潮涌声音更大,且更为杂乱,顾益的头发早已经被吹乱,散落在肩头,有一丝狼狈。

    “舒乐……”他轻缓叫了一声。

    “舒乐,”

    又叫了一声。

    “嗯?你说!”

    “先走,先走!”

    此危急紧张之时刻,舒乐也不再墨迹,但她将手掌放在顾益的肩背,手掌盈盈翻着光芒,“我恢复的一点灵气,给你了。你要快跟上来。”

    虽然她很不希望顾益死,

    可刚刚墨齿疯狂中攻击的那一下,叫她看出来,其实此刻的她和书雨,都是累赘。

    合道,的确是想象中的麻烦些。

    然顾益亦接近疯狂,他大喊着,齿间混着鲜血,眼睛充满血丝,脚底的灵符疯狂一般的快速不满这一整片,

    墨齿的速度一样慢下来了,他的伤势随着时间在加重,他的体内经络随着时间被粼光千针慢慢损坏,

    所以顾益要坚持,

    坚持到敌人坚持不住的时候!

    </br>

    </br>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