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是……墨齿吗?”

    书雨从极度虚弱中缓缓醒来,她的嘴唇已是惨白,唇边的血迹已干,眉头拧着,蹙眉的模样叫每一位男人心疼。

    而她视线所对的方向,是地面上的一处,墨齿周身的黑蛇灵雾从未向此刻一样气势弱小,

    浑身透黑的他也从未像此刻一样,满身透着鲜红。

    黑如墨,红如血。

    “是那小子……?”书雨还看到了一个并不宽壯的背影,那是顾益,半蹲身体,手掌触地,于是那些灵符就像盖住大地的网一般布满各处,

    也布满墨齿的身体。

    “赢了。我们赢了!”舒乐激动,几乎要哭出来。

    书雨则挣扎着从树枝上站起,“合道……是很难杀掉的。”

    嗖!

    说着她又拖着虚弱的身体靠近顾益。

    舒乐也只得跟上去。

    而顾益呢,

    他几乎也是灵气枯竭,而且身体承受了几轮冲击,如今几乎就是在靠意志力支撑。

    书雨无比的恨墨齿,她恨不得现在就一剑刺死他,但现在她做不到,墨齿被灵符绑缚手脚,身体不知道因为什么才受伤,但他依旧在努力爆出灵气,黑蛇灵雾还在保护他。

    保护他闭目运功,不知道在调息着什么。

    合道,果然不好杀。

    但能伤到这样的地步,已经超过书雨的想象了。

    “我们带顾益走。”

    书雨此时已经没有多少灵气,和一般的武者差不了多少,是不可能有办法突破黑蛇灵雾的。

    舒乐搀扶起顾益,眼神中略有恐惧的看了一眼那边嗓音沙哑的墨齿:这便是合道。

    “走。”

    嗖!

    一个跳跃,三人同时离开了这地方,

    其实不知道要去哪儿,但离墨齿越远越好。

    行进路上,书雨便一直在想着这个叫顾益的家伙,

    之前她一时用力过猛,不敌墨齿之后短暂晕厥,

    那会儿墨齿的状态正盛,

    可再次醒来,墨齿不仅气势大减,就连身体上也多了细细密密的伤口,伤口不大,但很多,这才折磨人。

    “墨齿那样子,都是他做的吗?”

    密林里,除了耳朵边呼呼的风声,舒乐还听到她问了这么一句。

    舒乐也瞧了一眼虚弱的顾益,说道:“是的。”

    书雨闻言咬了咬牙齿,她连想象都想象不出要怎么做到,然而顾益却已经切切实实的做到了。

    舒乐知道她不敢相信,“其实我也不敢相信,但在许国,小苑山便是神奇之地,他来自小苑山。”

    他来自小苑山。

    多么普通的一句话,

    但即便是相隔千里,远在离国的书雨也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以及,

    这家伙有多了不起。

    “回去之后,劝劝你们的宫主不要再想着发动战争了,小苑山仙人,是会帮助许国的。”

    对于书雨来说,

    回去以后,她最大的敌人已经不是舒乐,

    至少她了解舒乐的一切。

    可来自小苑山的顾益,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这就真很难说。

    他们三个,大雨宫、庐阳院、小苑山……

    最后还是小苑山最令人感觉到有一种恐怖。

    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更重要,

    他们在哪儿?

    舒乐一路上都在注意观察周围,但始终无所获,直到书雨停下了脚步。

    他们看到了一座雄伟的高山,高山朝阳那边有一座巨大的人像,书雨冲着它深深鞠躬。

    “化雨峰,我们在大雨宫?”舒乐瞬间就感觉毛发立了起来。

    然而书雨摇摇头,“这儿是大雨宫的旧址,如今一个人都没有了。大雨宫搬到了离边境更远的地方。这里……离古青河大约要有百里。”

    却不知道那个轻风是如何轻飘飘的就将他们带到了这么远的地方。

    书雨看了看他们两个,也看了看自己,都是一身的伤势,“应该不会追上来了。”

    话不多说,她们将顾益的身体带到一处崖壁的平地上,白云于眼前飘行,白鹤在山间振翅,却是有一番仙境之味。

    “已经荒废了吗?”舒乐对陌生的环境有些警觉,然而看来看去都没有多大的地方,也没有连片的建筑。

    “不是荒废。”书雨解释道:“最早最早,大雨宫也是一个小小的势力,那会儿就只有这么大的地方。他怎么样?”

    舒乐闻言急忙坐下,她的灵符写的不算特别好,但基本的伤灵符也会。

    顾益的伤势主要是灵气耗尽和内伤,可以想见他在和墨齿碰撞的时候,每一下都承受了极大的痛楚。

    “我来吧。”书雨见她不是特别擅长伤灵符,于是也不再惜自身那点灵气,伸出细葱手指,柔软翻转之间倒也有些精妙。

    舒乐有些不服气,但似乎也能看得出差距,“我连这个都不如你。”

    “庐阳院的功法和灵符,都是有问题的。”书雨早先就说过这样的话,“只不过你们都以庐阳院为天下第一修仙院,对于我们这些敌国人的实话,充耳不闻。”

    “不是不闻,是不信。”舒乐振振有词的说:“庐阳院是陛下所建,功法是陛下所赐,并且依托于庐阳院与离国抗衡,他为何要给我们有问题的东西?”

    “手中的剑,太弱时无法保护自己,可太强时也会伤到自己。”

    “嗯~”顾益轻轻发出一声痛哼,并在悠悠转转中醒来,醒过来就看到两位‘战友’,

    这让他的心情好了点。

    看来都逃出来了。

    舒乐问:“感觉怎么样?”

    “没事。”

    既然如此,书雨站起身,“那我也该走了。这里虽是大雨宫的旧址,但不会有人的,而且前线可能还有战争。”

    “战争?”顾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不敢确定。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离国与许国之间本来就缺一个借口,书雨的消失,传仙才士的消失,都会让将军和士兵按耐不住。”

    舒乐与顾益相互之间看了一眼。

    书雨要走,不过在临走前,她还有些犹豫,又像是欲言又止,看向顾益,“谢谢。”

    “不用谢。也不用讲我们三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缘分。这不重要。”顾益笑着缓缓摇头,声音之中也有虚弱,更富含着某种悲情,“活着吧,活着就好。”

    他说的不是书雨,

    也在说他和舒乐。

    或许是战争要来了,活着就好,好像成为了更加动情的词汇,

    书雨转身离去,

    这四个字,她记住了。

    崖壁上角落有一处向下走的阶梯,她的身影便这样一点一点消失,然而在某个瞬间,她竟又后退了,

    顾益和舒乐还没想到是因为什么,便有一声雄壮的嗓音响起。

    “庐阳院的人还在,左护宫使就这么走掉了,是要放过他们吗?”

    顾益叹了一口气,别说他们两个,就是他们三个此时都是受伤,“看来,得被人家抓回去了。”

    </br>

    </br>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