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修仙院?

    知花眼中有些憧憬和羡慕。

    “人类比我们更重授业传道,修仙院是许国最大的传授修仙之道的学院,公子是要进去学习再塑修为么?”

    顾益摇了摇头,“再塑修为我不必依靠修仙院,尽管那里会有些好东西,但我的确只是想去修仙院的功法馆确认些东西而已。”

    若是以前芸圣境的顾益,不管他说去哪儿,这几只小妖都只会觉得好玩,不过此时此刻知花却是有些忧虑。

    这便需要说些历史。

    许国立国之初,那些超脱世俗的修行者不遵皇帝令,他们本身实力强大,又依托宗门抱团,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开国皇帝是雄才大略之主,哪里容得下这些吊儿郎当的修仙宗门,在登帝位之后,穷尽十年之功,使用战争等各种手段灭掉了宗门。

    此后,许律禁止民间私自成立宗门或是类似宗门的机构,那段敏感的特殊时期内,修行者收徒三人以上,都会被认定是培植势力。

    总之一句话,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自那时起,天下幼童若想修行,可以,但必须进入庐阳及各州首府设立的修仙院,学习文史与修仙两个部分。

    修仙院则会将成绩合格的学生送进军方,不过后来天下承平百年,军方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战力,因此修仙院开始提高招收门槛。

    天下大势也是一个轮回,既然诸多想要修仙的普通子弟进入不了各地的修仙院,许国对于宗门可怕的记忆也渐渐远去,这便使得私自收徒的禁令也逐步成了摆设,对于仙人的尊崇也重新被官方承认和接受。

    不过总的来说,皇权依然独大,官方的修仙院也掌控了全国最好的修仙资源,那里始终是修仙最光明的大道。

    这也是为何灿莲非得要跟着他学习,不仅仅是因为这姑娘看到了顾益从四石阵中飞出来,也是因为她这样的平民,在修仙院高标准的招收门槛前,很难有其他选择。

    所以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顾益眼前,庐阳城的修仙院不仅仅是一所学校,那里是全国修行的核心区域,以现在顾益的实力,远远没有到达‘想要去看一下,便去看一下’的轻松写意。

    更遑论,是贮藏功法的功法馆了。

    知花也不知公子如何打算,“修为还未恢复,如果不以学习的名义进入,如何顺利进入藏有功法馆这样的重地呢?”

    的确是个麻烦。

    硬闯肯定不行,那和送死无异,不过办法总是有的,到时候试试看吧。

    ‘人间不是第七境’,这句话顾益暂时是搞不懂了。

    但另一句话,他还是想要试试,所以这修行院的功法馆是一定要去的。

    “除此之外,”顾益笑了笑,“进庐阳也是为了寻找小依依的踪迹,我本来有些气他离我而去,不过亲眼看了你昨晚的疯狂,现在倒有些理解了。”

    小狐狸不知道什么叫不好意思,她只是害怕顾益怪罪。

    “或许……或许不用找,如果小依依大人只是进城嫖宿,很快会回来的。”

    “指望他自己回来是不可能了,要回来早回来了。”

    知花猜测,“可能是怕责罚?”

    “怕也没有用,找到他必是一顿毒打。”顾益眯了眯眼睛,他这个决心已下。

    小狐狸吓的吐了吐舌头,回想起以前的记忆,只有一个家伙被真正责罚过,仙人是一般不出手,出手不一般,那是一只山羊,却被一根一根拔掉了所有的毛。

    许是责罚起了作用,拔毛之后,实力精进便快了许多。

    ……

    ……

    这日子终于放晴了起来,顾益搬了个躺椅,在这院里摇啊摇。顺便写了些缚灵符,只因他要相助知花,日夜相处,因而以防万一这小狐狸发起情来不管不顾。

    男孩子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

    这事倒也不不难,这会儿已经写了些了,过往几年的日子,他都没这么悠闲过。

    也不知自己如何到了这个地方,不知这具身体的身份,只是遇见了一个像孩童一样单纯的小依依。

    小依依并不是个人,他更像是幻化成人形的……灵气集合体。

    功能上有点像是顾益概念里的系统,什么宝贝都能从他那儿掏出来,但这个家伙小气,最初相遇的时候,什么都说不记得了,拿出来的功法也并不好,相识越来越久之后才肯慢慢拿出好东西。

    他指导顾益修行,解答关于修行的方方面面。

    原本这对装逼组合是无敌的,但就在顾益到达芸圣境之时,

    他跑了,还带走了顾益身体里的功力。

    一顿毒打都是轻了的。

    ‘但是,究竟要到哪里去找回小依依呢?’

    这样的装逼神器丢了怪可惜的。

    ‘人间不是第七境。’

    摇椅旁边的桌上放着白纸,这句话顾益是亲自写上去的。

    在这宅子的门外,昨日客栈那个白脸的小公子犹犹豫豫的摸在墙根不知该进来还是不该进,他还记得顾益,那是昨日在客栈听书大呼小叫的那个外地人,但现在……怎么躺在院里的椅子上?

    难道不该躺在床上吗?

    顾益用余光扫见了他,动作自然的收起旁边桌上的纸张,问道:“你是来找知花的么?她刚刚出去了。”

    “在下白龙,是知花大人的侍者,敢问兄台……可是妖怪?”

    顾益:“……”

    “我当然不是。”

    不是?

    不是你这么悠闲的坐在这儿?

    白脸小生将信将疑,嘴上则低喃着,“那就好,那就好。”

    正在此时,忽然有一声雄性的低吼!

    “妖怪!哪~里跑!”

    噗通一声,白龙毫不犹豫冲着顾益往地上一跪,“妖怪大人饶命!捉妖人不是我带来的!”

    顾益:“……”

    不多时,只见从院墙外飞起两人,那是刚刚出门的知花,还有一个手持一柄钢剑,衣着灰布衫的和尚。

    “公子,”知花落地匆忙躲到顾益的身后,平坦的胸脯有些起伏,“这好色的和尚不讲道理,非要捉我,我不是他的对手!”

    “哟呵,”大和尚一挥手,挑着眉毛道,“今日莫不是让我撞见个妖窝?昨日晚间我就发现这屋子灵气波动异常,遂潜伏于此,果有收获!”

    捉妖的吗?

    还提前潜伏,难怪知花刚出去就被撵了回来。

    地上的白脸小生啪的一下来了个山羊跳,调转了跪的方向,“马爷救我!我是被他们捉来的!”

    顾益:“……”

    你不是自己进来的吗?

    眼看他啪啪的就爬到了和尚的身前。

    大和尚问:“皮肤如此细腻,你是个女子么?”

    “嘿嘿,不是,不是,在下是纯男子。”

    “不是?那还不滚一边儿去!”大和尚略有失望的呵斥,随后目光落在顾益和知花身上,“看来,你们就是近日搅动全门县的小妖了吧?”

    这和尚并不瘦高,反倒有些矮胖,小脸蛋还有肥肉,也不知道天天吃菜咋吃出来的。

    “公子……”知花有些担心,她的修为是不如这和尚的,况且这些捉妖人总有专门的法子对付她们。

    顾益倒也不慌,只是奇怪,“许律有规定,佛门只是宗教,并不允许传授修仙法门,你这和尚,如何得来的立心修为?”

    胖和尚抖落了两下,掉了一地神气,“谁说我是佛门的了,我乃庐阳修仙院所出,自小就不认得佛字怎么写!”

    “没文化你还骄傲了。”顾益有些无语,“既不是和尚,那你怎么秃了?”

    紧张之中这样一说惹得知花忍不住扑哧一笑,现在想来他的头顶是没有香疤。

    胖秃子气急败坏,“哎呀呀,戳人痛处欺人太甚!我看你没有妖气,你且让开,待我收了这小妖再与你计较!”

    “那可不行,知花是我收养的小狐狸,你不能收她。”

    “你莫要说胡话,哪有男人收养会发情的小狐……”讲到此处,这秃子的笑容暧昧了起来,“喔~还是兄台有高见啊,佩服佩服。”

    “不管怎样,你不能收她。”顾益不与他废话,“这院里有我布置的缚灵符阵,你不要乱动,免得被困住。”

    “缚灵符阵?”他滴溜溜的眼睛来回转悠,“你不是我道中之人,没有修为,还会写符布阵?诓我的吧?”

    “知花快跑!”顾益转身拉上她就要溜。

    “果然诓我!”胖秃子眼睛一抖,瞬间体内运功,脚步之下已有黄色的灵气闪动,踏出两步之后院里果真没有动静,秃子放下心来,“雕虫小技尔!今日我就要除妖伏魔,看你们哪里跑!”

    眼见他追来,

    回头望月时的顾益,

    露出了一个邪邪的笑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