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午时,天空忽然成片乌云蔽日。

    翻山而来的乌云将全门县带入黑暗,使得街道陷入某种混乱,有的人大呼小叫,有的人不知所谓,还有人兴奋莫名。

    院子外的街道上哄闹声忽然大了起来,行人都被慢慢暗下的天空给吸引了过去,各个屋顶上不断有人跳上来向北望去,却没有人真的喊出这是发生了什么。

    除了顾益。

    “知花,你进屋去。运转功法,打坐修炼,看看能不能感悟到什么!”

    “啊?”小狐狸蹲坐房顶,有些不理解这个要求。

    “记得我说的话嘛,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妖兽立心极难,除非有大的机缘,这异象是有人在突破芸圣境,你快去修炼,说不定会有收获。”

    知花虽未完全理解通透,但慢慢睁大的眼睛开始显露惊喜,到底还是听明白了顾益的要求。

    “多谢公子指点!”

    于是连滚带跑的爬到床上坐下,并且立即幻化成狐狸本体形态,红色的灵气忽然大盛,滋滋的发出声响,空气中某种香气的味道渐次弥漫,勾动着欲望。

    顾益也从房梁上下来了,现在这场景有点像印象里的日全食,但他知道这不是,此时是乌云而非行星挡住阳光,算不上天文现象。

    站在门口的马秃子吞咽了一口唾沫,他的眼里都是床榻上的知花,甜美可口的萝莉,美艳已极。

    “那是狐狸!”

    顾益大吼一声,这一声是提醒他不要被迷惑,随即立即关上房门。

    马源被他以后抖了一下,“吓我一跳,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我知道那是狐狸,又怎么了?”

    这色秃子。

    顾益只庆幸还好给他施了灵符,也真是巧了,要不然光凭喊能不能叫得醒这秃子还是问题,万一破坏了这祖坟冒青烟才会有的机遇可就麻烦了。

    “你过来,不要去打扰她!”

    相识的时间不久,秃子还不知道原来这个气人的小家伙也会这么认真,“刚刚那个小妖为什么那么惊讶?偶尔遇见暴雨雷电天气也会天暗,你为何要她特意去修行?”

    顾益凝目看了看近在眼前似是触手可及的乌云,些许光线不服却也很快被挤出了天地之间,外面是混乱中的全门县,男女老少都走出门对着这异象指指点点。

    天,完全是黑的。

    只有微弱的烛光在苦苦支撑。

    “这不是下雨,你看不到嘛,根本没有闪电。”顾益瞧着马源完全无动于衷其实有些不理解,“出身庐阳修仙院,难道院里的老师没人教过你们吗?”

    “教什么?”

    “六境芸圣,突破之时会发生什么。”

    当时他到了芸圣之后无论如何都始终无法更进一步,越是难便越是渴望,请教小依依他也记的不全,只是说:天会黑,黑很久。

    “芸圣?!那可是六境!”马爷显的很夸张,“就连许国的左右将军都只是五境呢,你不知道大多五境的人都要到那两座岛上去的嘛?在大陆上,不可能有人从五境合道突破至六境芸圣。”

    顾益皱眉,“谁说的?”

    “什么谁说的,我从修仙的那一天起就有人告诉过我。”

    那么就是修仙院说的,可这明显是骗人的。

    因为就在大陆上,小苑山,顾益从合道突破至芸圣。

    “我可以告诉你,乌云连天,白日如同黑夜,势同天地借光,犹如人间失色,这便是有人在突破芸圣。”

    而且方位在北。

    “天黑便是有人进入人间境?”马爷似乎有些不信,“人间境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了,你是如何确定此刻就这样出现了?”

    顾益遥望北方,“我也想知道,他是怎么突破芸圣的。”

    “说的跟真的似的,你这乡下来的小子,我告诉你吧,等你去了庐阳进了修仙院你便知道,这大陆上五境之人都少之又少,有所突破的也都进入了海外的两座岛上,那里灵气充裕,只有在那儿才有可能进入芸圣,至于这儿?”

    马爷轻笑了一声,“根本不可能。”

    哗!

    房门被知花打开,她周身围绕光芒,渐渐隐入脚踝直至不见,脸上又喜又可惜,“公子,我果真有些收获,可它在散去……”

    春江水暖鸭先知。

    此刻天还是黑,顾益与马源都没觉得乌云在散去,知花在感悟必然先有知觉,就在话音刚落时,所有的乌云像是结晶的雪花一样滋啦一下全都消散无形。

    天地间忽然之间复归光亮。

    说起来这一黑一白之间还挺壮观。

    “怎么会呢?”顾益负手在后,来回走动,心中便是有些不解了,“才几分钟而已,几分钟算很久吗?”

    天会黑,黑很久。

    想着这句话,总感觉这次的现象怪怪的。

    所以到底是破镜还是没破镜?

    马爷还是不信,或许在他看来,合道已经是不可触摸,至于那芸圣、人间则更加是天方夜谭了,“所以这就代表……现在有了个人间境的仙人?”

    顾益不去管他,转而问知花,“感悟如何?”

    只见知花纤细如葱的食指点画出一个规则而弯绕的纹路,轻点小腹之上的一团红气,由凝固而化散,布满周遭身体,“虽然还没有完全炼透,不过刚刚的现象的确暗含着天地象分的规律,我在旁窥伺,所得甚少,却也明白了爱欲应由心,不应由性,我想,这可能是一位女性。但还是时间太短了,知花没有办法完全进入立心,叫公子失望。”

    “没事,短短的几分钟,能有收获也不错了。这种现象虽有助修行,但也不是每一位修行者都能从中借力,这算是你的机缘,原本你要花上数年时间的。”顾益替她高兴,“马爷,来试试,还能不能如上次一样轻易打伤知花。”

    知花初获力量,也很有试试的冲动,因而主动进攻,身形闪动间劈落的一掌没什么杀意却饱含灵气。

    马秃子总是得意洋洋的欠揍样,面对知花的一掌还有些悠哉悠哉,直到掌近身前,风势凌厉他才忽然觉得不对,急忙运功阻挡!

    轰!

    灵气对撞的火花瞬间击退两人,带起的冲击波使得一旁的顾益都后退两步。

    马秃子人惊了,“早晨我刚与你对战过,你怎会进步如此神速?”

    顾益解释说,“其实……在突破芸圣时会有天地异象发生,因为有仙人在参悟这世界真正的规律,此时灵气活跃,像是有人在揭开神秘之源的面纱,其他修行者若认真体会,便有机会有所收获,虽是小概率事件,但我让知花试试却也无妨。”

    马爷眉毛一跳,这小狐狸确实与几个时辰之前有些不同。难不成还是真的?

    “所以你才叫她立即打坐修炼?”

    “公子当然是有深意的,我当时虽不懂却也坚信不疑,只有你这呆子才不信呢。”知花满怀欣喜,“以后若是再想捉我可没那么容易了!”

    这才叫真正的运气好。

    原本顾益的确觉得帮她进入立心得花费不少功夫,缚灵符都写了很多了,没成想会遇上有人突破芸圣。

    “那么好的机会,你自己为何不抓着?”马源的疑惑或许也是知花的疑惑。

    “我不需要。”天复归亮,那人所在的北方应该也很远,与这儿没什么关系,顾益重新坐在院落里的石凳上。

    “也对,你都没有修为。”这家伙嘀咕了两句随后忽然顿住,“若你说的是真的,我刚刚岂不是……”

    马爷指着自己的脸,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是的,你错过了。”

    知花忍不住捂嘴轻笑,她就是喜欢看着家伙吃瘪的模样。

    马爷忍不住哇哇大叫,“哎呀哎呀,咱们相识一场,你可真太不地道了,既然识得这异象,为何不提醒我呢?说不定我能借此破入守神!”

    “错过了就错过了,马爷你可是庐阳修仙院出身,多厉害啊,这机会重要吗?”顾益有些挖苦道。

    知花终于忍不住放肆笑出了口,笑声如风铃般清脆动听。

    其实这倒也不是故意的,因为顾益真的以为会持续一段时间很久,因而准备慢慢解释,却不想几分钟一闪而逝。

    ……

    ……

    他们这里是笑声惨声连绵,但百里外的庐阳城则陷入紧张,许国皇帝立即召集心腹近臣于身前商议。

    异变之源在庐阳城往北数百里,那便不是许国,是离国了……

    “宫中曾有典籍记载,芸圣之人在突破时即可引发人间异象,今日北方有乌云,一片遮天穹,虽持续时间较短,但离国确有大修行者不假。”

    皇帝陛下面有忧色:小苑山仙人失踪之事悬而未决,北方离国又传来芸圣强者突破……

    总觉得有什么势力在搞朕啊。

    -----------------------

    书名改了,也别纠结哪个好了……现在改名可费劲了呢,先这样吧。不服气的可以拿推荐票砸我( ̄^ ̄)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