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人间烟火气,庐阳绝天下。

    顾益常年身处山野,一心修炼,清心寡欲,已经养成一身出尘之气,倒是与这热闹喧哗的庐阳格格不入。

    马爷察言观色当起了导游,“师父,到此地先从庐阳四绝开始,今儿咱先去御珍轩,找人嘛,本就是急不来的事,您放松心情,日子要过的快乐才是真的,我老马一直觉得修仙要是修成个苦哈哈,那还不如不修呢。”

    这是个及时行乐的主。

    “好。你说庐阳有四绝,都是哪四绝?”

    马爷骄傲道:“庐阳四绝名满天下。便是这御珍轩的鱼,抚仙湖的水,修仙院的才,和咱们的七公主。”

    “七公主?”顾益已经两次听他提起过了。

    “七公主你都不知道?难不成你真是出生在海外大小嶝岛刚刚回归中原的么?七公主是陛下的七女儿,其人聪明伶俐,美丽善良,是最受许国人爱戴的了,有时候我们也尊称她为紫衣仙女。”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绕过了繁忙的外城街区,接近庐阳核心时便看到一座三层的青红色酒楼,鼻嗅轻耸便可闻到浓浓的香味。

    “御珍轩。”顾益仰头打量了一下那块匾额,三个字体之外还有奇怪的纹路分布在匾额的边上,他低声喃语:这分明是一道灵符啊。

    而且这笔迹…歪歪扭扭中的潦草,感觉很熟悉。

    “师父你在说什么?”

    藏住了奇怪的感觉,顾益随意回道:“没什么。我看门口放了一块白石,上面写的‘西藏书卷曼庭开’,什么意思?”

    他指的正是立在右侧墙角的一块长形石块,上面几个横平竖直的正楷字镌刻的极为秀美。

    “小娘子写的,不是什么好诗,也不难接下句。不过此句不是给才子出题,而是叶小娘为了寻找亲人,这些年为了找寻失散的亲人也没少花精力。”

    “喔。”顾益看了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怕是老娘没给自己生出一个这么会做饭的妹妹,不然就有口福了,“既然是四绝之一,那这道菜肯定不便宜,你有钱么?”

    他是有非常充足的理由怀疑这一点。

    “我有啊!师父你这是什么眼神?不信任我?”马爷拍着胸脯说道。

    顾益嘿嘿笑了笑:“当然不是,咱进去吧,主要我这山野中人兜里没钱还真有些不敢进你们庐阳的大酒楼呢,还好,我的好徒儿你有钱!”

    拍着秃子的肩膀,他说的感情充沛,眼神之中多有赞赏。

    马爷:???

    秃子那双腿微微打了个颤,仿佛忽然之间这御珍轩的鱼便不香了。

    踏那个门槛前还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子,驻足而不敢前行。

    顾益不管,掀开卷帘便上了二楼,他想坐那种带大窗户的湖景花园大桌,但马爷匆忙上去拉着他坐到一楼一个角落里的特色风情位,名字是都好听,价格大概差了一倍不止。

    即便如此,这一顿饭也一定不便宜,过来端菜的都是二八妙龄女子,一个个妆容精致,声音甜美,这让顾益不禁感慨,这家伙到底是会吃会喝,这一带就是个吃喝的好地方。

    “大人,又见到您了,这次是两位,那么是两条绣花鲈鱼?”

    熟客啊,认识。

    马爷上一次怂是因为顾益威胁他要对他二弟下手。

    这第二次怂,便是因为囊中羞涩,他竖起食指,脸色略有僵硬的回道:“还是一条吧。我这师父初次来庐阳,所以就是尝个味道,嘿嘿,尝一下。”

    小姑娘并无多余的表达,只是很温柔的说:“请稍待,两位可先吃些水果。”

    “诶,等会儿,等会儿。”这秃子两眼放着光,打量了一眼这长发的姑娘,“小月儿咱们这么长时间不见了,你都不陪我聊两句便走了么?”

    “怎么会。”月儿温婉一笑,“只不过小娘子拖着病体,大家都很担心,月儿也得多去帮忙,怕是不能留在这儿陪大人说笑了,请大人原谅。”

    “叶小娘子又犯病了?”马爷蹙起眉头,仿佛痛在他心一般,极为关心的问:“不碍事的吧?”

    “还是之前留下的病根,已经离开厨房去修养了。”月儿微微欠身便离开了。

    ……

    顾益捏着葡萄往嘴里扔,“你以前每次到这儿吃饭都只吃一条鱼啊?别的菜都不点?”

    马爷微微偏过头来,小声讲:“贵啊!一条绣花鲈鱼要10两银子呢,我一个月的例钱才8两!一直都是三个月才敢吃上一次的。”

    嚯,虽然顾益对这个世界的物价是很懵的,但只看这个对比便知道那一般人肯定是吃不起的,也就马源这种吃货为了吃不管不顾的。

    “为什么这么贵?什么道理?”

    “因为好吃呗!首先这鲈鱼是出自抚仙湖,抚仙湖的湖水清凉甜口,是含着灵气的,因而抚仙湖鲈鱼其实算是灵物,体表体内极为鲜亮干净,多肉少刺,且肉质极嫩。再者,御珍轩的叶小娘是厨道的大家,咱们的皇帝陛下不迷吃食,但每隔一月也都要传一道绣花鲈鱼进宫。爱吃的三公主,那是隔三差五的便会传菜。每天吃着御膳房的厨师做的菜,回过头来还会想念御珍轩的鲈鱼,可想而知,叶小娘的厨艺是何等造诣。”

    顾益摸着下巴想到了什么,“原来灵物的肉会更好吃吗?我其实比较喜欢吃鸡肉。”

    鸡腿鸡翅鸡米花什么的,好久没吃到了。

    那只被和仙抱在怀里,叫射黄的鸡,好像就是灵物。

    要是拿那个做奥儿良烤鸡腿不知道会是什么味道……

    马爷略有遗憾的道:“不过师父你不太走运,叶小娘今日患病,所以应该不是她亲自下厨,而是弟子代劳。”

    顾益讲:“那这里的客人不是都吃不到?生意做成这样都行?”

    “师父你有所不知。叶小娘患病已经有两三年了,这个病三公主都曾关心过,可还是治不好。我们大家都喜欢吃她做的鱼,自然是不会责难她,若是她病到进不了厨房,那是所有人的损失,因而反倒都希望她好好养身子,而且她调教出来的弟子手艺也不错,吃上一口也能解大家的馋。”

    “这十两银子的一道菜,本就不是为了吃饱,能解馋便也足够了,师父你说是不是?”

    原来,这个厨师靠着绣花鲈鱼竟然能让客人都谅解她,并替她担心。顾益倒是有些佩服起来。

    庐阳城,还真是奇人颇多。

    “马爷,说说这叶小娘患的什么病?”

    马爷揪上了粗眉,“病理缘由并不清楚,只是听说叶小娘时常发热发凉,说是这艳阳天发起病来也可能寒冷而颤骨,积雪三尺之时若是犯病也会热症难当,哎,叶小娘子受此折磨,身体日渐虚弱,已不复往昔神采了。”

    顾益皱眉想了想,寒热交替?

    难道小依依来过?

    “师父你想什么呢?”

    顾益摇摇头,“若是受伤我倒愿意请缨,我还算会写几道伤灵符,不过生病乃是身体机能失调,怕是没什么办法。”

    马爷笑了笑,“其实叶小娘早就试过伤灵符了。不过师父你人还是蛮好的。”

    也是,那人既然能让公主都关心,不管是灵符还是灵药肯定都用上了。

    “大人,绣花鲈鱼来了。”之前的小月儿又出现了,她端着一个刻着桃花的白色磁盘,花瓣栩栩如生,汤水清澈似湖,就好似活着的鲈鱼畅游在花池中一般,香气已然扑鼻。

    她另一只手还有两份肉末酱,其色纯,其味浓,嫩如滑脂,叫人食欲大增。

    乖乖,普通的鱼顾益不知吃过多少条,不过这灵物,看起来就不一般。

    “绣花鲈鱼肉末酱。”月儿也知顾益初见,因而解释道:“公子可尝试用肉酱浇鱼身。”

    顾益奇了,“原来酱不是蘸的,是浇的?”

    她微笑点头,“是浇的。”

    并上手替他操作,那肉酱浇在鱼肚,肉质竟慢慢分开,如绣针在其中穿行,鱼骨自行褪出,而鱼肉分块,白嫩如芳华女子的脸颊一般。

    “这样,便可以吃了。”

    说着她挑出其中一块放于盘中,肉块四四方方,汁水满盘,受光时晶莹剔透。

    马爷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

    顾益好好品尝了一口,只感觉这块鱼肉软嫩滑爽,入口即溶,肉汁四溢,回味悠长——好吃,真好吃!

    “大人慢用,月儿先告退了。”

    顾益也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了,“马爷,你还有钱吧,为师再点一条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马爷忽然顿住,“师父,我尝不出味道了!”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