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入了门便会经过一条花瓣点缀的长廊,稀稀落落的雨水在瓦片上盘旋许久最后打湿了一片片娇嫩的花朵,转了几个弯便看到长廊的尽头是一处四面有白纱遮风的木亭,匾额上写着蓝水亭,字体规整与外边儿的御珍轩明显不是一人所书。

    蓝水亭里坐着一位素衣轻体的女子,远望观之,其人深目高鼻,细腰长腿,皮肤尤白,倒有些不似中原人的相貌,不过唇色并无生气,柳骨也颇为软绵,很像是久病之人。

    然而这下了雨的天气本是有些凉意的,积水漫漫,湿气辘辘,一个柔弱的姑娘家却是以裙示人,半臂露出空气之中,所谓皓腕凝霜雪便是如此了。

    小月儿挡了马源,掀了白纱,请了顾益,还不忘嘱咐,“小娘子病体初愈,还请顾先生怜惜。”

    这叫什么话,还怜惜。

    “月儿多嘴。”亭里面的人训斥了一句,听声音并不柔软,反倒有些清冷虚弱。

    这个女人说不定会与小依依有关系,这是顾益的想法。

    叶小娘子也打量着他。

    ……

    帘外的马源被小月儿拉的走远了些。

    “大人,月儿冒昧,不过庐阳人皆知小娘的那句‘西藏书卷曼庭开’是为了寻自己的弟弟,虽然顾先生接出了下句,不过他的样貌并不与我家小娘相仿,他到底是何人?咱们相识许久,你可一定要告诉我。”

    顾益到底是何人?

    马源抿了抿嘴巴,这么些年倒是头次月儿有求于他。男人嘛,也都是有求必硬,可惜这问题的答案他真的不太清楚。

    “月儿你这个问题问的特别好。”他也只能这样说了,“但是我要说我不知道,你信么?”

    月儿每天见到的各种各样的人多了去了,若不是八面玲珑的心思又怎么能接待好那么多贵客。

    这样的答案怎么可能令她信服,小姑娘嘴巴一嘟,似乎知道怎么对付马源,“大人~你就算是要骗月儿也得说个过得去的理由吧,你可是一直叫他师父来着呢,莫不是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便拜师了?”

    马源挠了挠头,想抓一两根头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后来更尴尬的发现他没有头发。

    “可是,我真不知道师父是什么来历。”

    ……

    帘内。

    “那会儿,你还没这么高,还记得我么?”

    叶小娘与顾益四目相对,她泪眼婆娑,忽然问出这么一句话。

    顾益内心震颤,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真是姐弟相认了吗?

    可他发誓,一洒人间长夜明可不是他脑海里记忆中的,也并未与谁有这样的一句诗之约。

    不过看起来叶小娘似乎是真情实意,泪花都有了。

    顾益想着不管是她的病,还是匾额上的灵符,都有他关心的事情,如果将错就错,倒也没什么坏处。

    最重要的是吃鱼还免费。

    因而顺着本心认真回答:“不记得了。”

    “也对,那时你还很小。”叶小娘抽泣着,抬手略略擦拭了一番,“我就是怕你太小记不住,所以才把它写在御珍轩的匾额上,我知道如果是你,就一定能看懂。”

    嗯?什么意思,这诗不是藏在记忆里的,就是写在那道残符里给她的弟弟看的?

    顾益瞬间又转了一个思路,“难道只有你的弟弟能看懂?为什么你的弟弟一定能看懂?”

    “傻瓜,只要你看的懂,我就是你姐姐。我们出自传符世家,那是只有叶家人才看得懂的符。”叶小娘不知是幸福的笑,还是被他傻到了而笑,总之是展露了笑容。

    只有叶家人才看得懂?

    修仙的世界总归是无奇不有,她这理由虽然中二但旁人倒也无法反驳,然而对于顾益来说,如果小依依不教他,他就不认识……

    emm……

    或许这女子真的以为是找到了弟弟。

    但他却不这么认为。

    顾益也如实相告,“姑娘,我不会去骗你,识得那道符并非是因为你我之间所谓的联系,而是因为有人教过我。”

    “不管什么因由,只要你识得,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正说着她忽然指尖运力,隔空留下优美的笔迹,马源说她不是修行者,确实不是,可尽管如此,她还是能做到像顾益一样施符,写出的伤灵符与他所学的一模一样!

    “这道三元伤灵符你总该认识吧?”

    顾益脑子嗡嗡的,这是小依依教给他的,这女人怎么会认得三元伤灵符!

    叶小娘看着有些出神的顾益,忽然眉头一落,“难道你不认识?”

    “不,我当然认识。”

    姑娘深深看了他一眼,惨白的双唇轻吐,“你现在能写到三元吗?写给我看吧。”

    这事倒不难,顾益移步到案前,提笔一挥便是一份精美的伤灵符,他与小依依不同,那是个糙汉,他则是要写的好看些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写出来的时候,忽然有感觉面前这位姑娘心里松了一口气,亭内有一阵风掠过,掠过她的身前,带起了一帘白纱,也带起了她是一脸温柔的笑容。

    “从今往后,就由我照顾你吧。”

    那一张伤灵符已经被她捧在了手里仔细端详,心满意足的样子。

    “姑娘,看起来你心中的疑惑已解。”顾益摩挲着手指作了一下思量,“但在下还有一事,望姑娘如实相告。”

    “不必那么生分,我知道你可能不认我,但我会把你当做我的弟弟,庐阳城里上至皇亲贵胄,下至平民百姓也都知道,我做那一句诗于门前,就是为了寻到我失散的亲人。”

    “此事先不提。那门口匾额上的符是你写上去的?还是什么人教你的?为何是道残符?”

    叶小娘困惑道:“便是我自己写的,但为何说是残符?我写的不是残符,而是一道藏诗符。”

    顾益笑了,这事越来越有趣了,“谢姑娘回答,还有姑娘这病情,我可以看看吗?”

    叶小娘微微一笑,带着宠溺的眼神看着他,“好啊。”

    她伸出了手,似是一点也不设防,顾益有些被那如嫩藕般白的小腕晃到眼,只能尽量不去看它,也不去和这人对视,将心思集中在正事上。

    他的身体还是没有灵气,只能借周遭生灵之气聚于指尖……

    ……

    ……

    “顾先生真的是小娘的弟弟吗?”

    小月儿扶着叶小娘坐上了床,眼神里是对生了病的女人的心疼。

    不过叶小娘的心情极好,她一直忍不住的笑,笑得如春天里绽放的粉桃,如夏天里盛开的白莲,“是啊,那是只有我一人才知道的答案:一洒人间长夜明。”

    “那我要好好恭喜小娘了。弟弟看起来也非寻常人,肯定是极为优秀的。”

    说起优秀,床上的女子不免在脸上现出一丝阴霾与忧郁,“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刚刚没敢问,他好像是……脱境者?”

    “脱境者?!”小月儿大声惊呼,“这……这怎么会?”

    “想必是受了什么磨难。”叶小娘咬了咬嘴唇,“他对我还有防备,这时候我不好问。不过他全身确实毫无修为。”

    这残忍的事实,小月儿都不敢相信。因为修仙和活着一样,是没有机会重走一遍的。

    而之所以脱境会令人谈之色变,是因为它必定是由一些极端情况引发的,最普遍的便是重伤,它带给身体的伤害不可逆转,自然也就不适合再修仙了。

    “不会的,小娘的弟弟怎么会是脱境者!”

    “不管怎样我好不容易找到他,就算是脱境者……”柔弱的叶小娘忽然多了些坚强,“他现在住的是云舒客栈,我身子还未大好,你明日便找两人,去把他请到御珍轩来住。”

    ……

    ……

    “师父,师父。你真是叶小娘的弟弟?”马源一看顾益从帘子里边儿出来就迎了上去,这下好叫人都知道,咱老马拜的师父也不是普通人。

    “应该不是。”顾益背着手走路。

    “可你真的说出了那句诗啊。”

    “我是从匾额上的符中认出来的,而且这其中是有疑点的。”

    “这能有什么疑点?”

    少年眯了眯眼睛,“她说那是一道藏诗符,不是残符。”

    马源不解,“这便又如何?”

    顾益停住了脚步,眯着眼淡淡言语,“可那明明就是一道残符。”

    ……

    “马源出来了,马源出来了!”

    秃子跟在顾益的身后,这下是神清气爽,估计他上次那么high应该还是被修仙院录取的时候。

    陈明光守在外面多时,这师徒俩算是他无聊日子里的异数,虽然顾益并未有理他的意思,但他还是从侧面迅速走了过来,并言语道:“庐阳人皆知,接得住这句诗的人便是叶小娘的至亲,顾先生,我们以后是不是可以改口唤你叶先生了?还有刚刚有些人冲动,说了些不尊敬的话,但我们都是为了维护叶小娘子。”

    “对对对,实在是这句诗放这儿很久了,没想到有人能接上。”

    “顾先生,马源,在下吴刚,刚刚冒失了,在这里给二位赔罪。”这络腮胡子大汉倒也爽快。

    既然如此,和和气气的也好,顾益作了个揖,“男人之间的误会就是个芝麻绿豆大的事,马源你呢?”

    “我也一样!”他伸着脖子大喊,死要面子的人。

    “哈哈哈!”

    陈明光双手插着袖口,笑呵呵的说:“那要不坐下一起吃杯酒吧?”

    马源:那多不好意思啊!哈哈!师父来来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