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月儿依自家小娘的吩咐,一早便领着两位女子进了云舒客栈,并在顾益的房门外等候。

    顾益啥都没有,唯一要带的就是马源。

    喔,不对,这个家伙要回去把自己的地方收拾好,御珍轩内姑娘多,他倒是也想去住,美的他。

    接下来的策略也定了。

    他们兵分两路,顾益会留在御珍轩继续追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但可能性比较小,而且小依依明显不在御珍轩。

    因此,马爷得去一些花里胡哨的地方,说不定就会有所收获。

    天幕街上,简单道别后,两人分开。

    小月儿领着顾益绕了小路上准备从后门进入御珍轩,一路上这个小姑娘一直不停的偷偷打量他。

    于她而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有太多特别的标签了,他是小娘等的人,是个帅哥,可似乎也是个脱境者。

    顾益一直被女人偷瞄也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主动开口,“仅凭一句诗,便这样确定了我的身份,难道不草率吗?”

    小月儿弯了弯嘴角,她的声音一直是好听的,“我们虽是小娘身边的伺候之人,可小娘一直待我们如姐妹,然而这么多年,唯有这‘西藏书卷曼庭开’的下句她从不告诉我们,也不对任何人讲起,以至于长久以来,很多人都忽略了放于门口的首句。”

    “我能明白,小公子对于身份的转换一直难以接受,不过小娘真的等了小公子,很久,很久。”

    顾益说:“可你们甚至都不确定,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马大人虽然是修仙院普通的一名学生,可到底还是出身于庐阳修仙院,他见过陛下,识得楼主,出票在身,身份在案,过往经历种种皆在左将军府中,马大人叫了您师父,小月儿自然是不怀疑小公子您的品性。”

    就真胸有成竹了呗。

    顾益调起了皮,“他叫我师父,你们便放心啊?他这个人好吃懒做还贪色,我既不是修仙者,你说我能教他什么?月儿妹妹长的如花似玉,可得小心了。”

    小月儿也不害羞,反倒是嘻嘻笑着说:“月儿便不要这小心又如何?御珍轩内住的都是姐妹,难得有您这样的妙人儿加了点缀,所以小公子要小心才是。”

    顾益愕然,自己倒忘记了,小月儿厅前待客,于这样的小调戏功力该比他深厚。

    从后门进入御珍轩,顺着花园中的小路经过的便是一处写着‘文苑’的偏院,因为相对独立,小月儿说他以后就是住这里的,不过现在还是要先去见小娘。

    小娘想要见他。

    “那日,小公子说对小娘的病略知一二,可是真的?”

    已经到地方了,顾益没有回答她,径直走进了里间。叶小娘将小桌摆于人工小湖的边上,此刻单手撑着站立望向他。

    “你来了。”叶小娘伸手示意他就坐,“想必月儿已经和你说了,既然咱们姐弟团聚,你又未成家那就到我这里来住,而且文苑本来就是为你而设的。”

    这周遭的环境干净雅致,有花有草,有水有树,作为住所肯定是特别好的。

    “本来就为我而设?你知道我会过来?”

    叶小娘身子虚弱,摇起头来动作都慢,“不知道。哪里会知道呢。”

    这番对家人的良苦用心倒真是叫顾益挑不出什么瑕疵,虽然不想浪费别人的感情,可她的确和小依依有隐约的联系。

    “叶姑娘……”

    “如果不愿意叫我姐姐,叫我小娘也是可以的,别喊我叶姑娘,我不爱听。”

    顾益确认了她的眼神,随即点点头,“小娘,我真的不是你的弟弟,我相信你最终会找到你的弟弟。我到这里来,其实是为了找一个人。”

    叶小娘似乎不在乎他的一再强调,而是很知心的说:“你不必想太多,就住下来,让我照顾你,直至有一天你信任我,告诉我你找的是什么人,那样我也可以帮你一起找。”

    是固执,还是有其他的理由,顾益也难以确定。

    算了,既然这样的话,他也会尽力让她脱离病痛的折磨,算是一种回报。

    ……

    ……

    叶小娘回到了屋子里,自己大大的软塌上,长久以来,她都是在这里将养身子,窗外是春色满园,但病人怕是没那么多的兴致。刚刚还怕热的叶小娘忽然怕起了冷,小月儿急忙带她回了屋,又是毛毯,又是碳炉,仿佛进入冬天的节奏。

    还未等收拾好,叶小娘就忍不住要和他说话,“这些年,你一个人怎么过的?”

    顾益抿了抿嘴唇,“你可以不要问我这些嘛?”

    小月儿朝他看了一眼,叶小娘都神情一愣,随后释然一笑,“喔,不好意思。我不问便是。过去不提,那我们说将来……”

    “……我虽然只是一个厨子,不过运气不错,认识一些庐阳的大人物,你如果有什么想要实现的,不妨告诉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我会尽力帮你。”

    顾益总觉得有些不真实,什么都不了解,也太尽力为他考虑了。

    “谢谢。不过我是个没什么追求的人,只想舒舒服服的活着。如果能有一些快乐,那便足够了。”

    唯一想做的,可能就是找到小依依那家伙,解了心中的诸多疑惑。

    “嗯,你说的当然也是可以的。那你可有在别的州郡入院修行?可想进那庐阳院?那里是很多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梦想。”

    “我修行不必入院。”

    小月儿和叶小娘对视了一眼。

    她们其实在乎的不是这个问题本身,如果顾益没有修行过,那么没有修为便没问题,可若是修行过,却一身半点儿修为没有,那便很有可能是脱境者。

    顾益也察觉到对方似乎藏了意思,眼睛眯了眯,“有什么话,直接和我说吧。”

    “没什么。”叶小娘做了掩饰,“对了,你想吃绣花鲈鱼么?”

    这,还用说么。

    “小娘的这个问题,应该没有听到过‘不想’的答案吧?”

    “谢谢你的夸赞。”姑娘温婉一笑,脱开身上的毛毯,“你等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做。”

    说着便想要起身,看的顾益都有些惊了。

    小月儿急忙拦着她,“小娘!你这身体怎么能上灶台?!”

    “坚持一下,只做一条没有大碍的。我整天坐在这儿都闷坏了,今天是好日子,怎么能不做一条呢?”

    她这个身体过往两年来被绵连不断的病痛摧折的有些羸弱,脸颊上没有什么红润,就连手指头都有些惨白,而且长期的生病还会打击到一个人的心理,那眉宇之中总是忧愁,显得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此时难得有了兴致,小月儿拦她不住,顾益则没有拦,病人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要不是特别危害身体,那就让她做。

    叶小娘还把他们两人都留在厨房门外,看的小月儿满脸焦急。

    “小公子,你倒是也帮帮我,绣花鲈鱼让别人做也是可以的。”

    顾益依靠在窗外,“她真的,等了自己的弟弟很久了吗?”

    “那是自然。”

    “那我更不能拦了。有时候,我们对待亲人最好的方式是让他们可以为自己做些事情。这一道绣花鲈鱼应该是她最得意的,若是做给自己的弟弟吃,又怎么能让别人代劳呢?”

    小月儿有些怀疑,“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是别人的家人,我也想他们,哪怕就是为他们做一道凉拌黄瓜都行。”

    正说着,窗户里面的姑娘转头冲他们笑了一下,她明眸善睐,那笑容则如三月暖阳,融化人心。

    总是这样的时刻让顾益觉得,打打杀杀没什么意思,坐下来吃条鱼它不香嘛!

    这个笑容似乎也解冻了小月儿的忧虑,忽然间觉得小公子能出现真是太好了。

    -----------------------------

    求推荐票啊!!!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