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吴刚是个大汉,胡子也不刮,陈明光是个瘦高的白面小生,他们两位站在一起有一种令人错愕的不协调感。

    其实原本也不是他们想要做对方的朋友的,只不过国家需要,战争阴云日近,军部安排他们在一起是有特别的理由,而那个理由绝对不是看他们长什么样子。

    那不是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关键。

    “我去问了客栈小二,他说你一早就被御珍轩的月儿姑娘接走,我这个人爱听故事,现在全城可都在议论,顾兄,我就直接找你这个当事人来讲了。”

    这拿着扇的潇洒小子,能说会道,有几分自身的骄傲,像是少年里的英才。

    吴刚则略微沉默些,他仅仅是觉得昨日顾益的话语对了他的脾气,也没什么过多的托词,仅仅是拱手便算打了招呼。

    既然是听故事,还是午饭要开的时候听故事,那肯定是因为馋了嘴了。

    顾益对这两位嘿嘿一笑,贪吃了就讲嘛,“来吧来吧,我也正无聊呢,却不知到什么地方去找你们。”

    吴刚道:“去修仙院就好了,我们都住在修仙院。”

    “顾兄,可有想进修仙院修行的想法?”

    顾益知道,尽管是他们也不能随意带人到功法馆去,因而也不再提及此事。

    但想来那一日应该不远了。

    他夸张的道:“我想不想不重要,关键是庐阳修仙院哪里是我想去就能去的地方。”

    引着他们到文苑,说起来他自己也是头次进入,原以为一方小门里面便只有一个小屋子,却不想其中别有洞天,进了那门跨过一座小拱桥却是一片草坪和清幽的两层阁楼。

    到了这个世界,顾益早已没了存钱存房产的概念,只要有地方住就可以,若是可以住的好一些,那自然也是更好的。

    这地方也能告诉陈明光和吴刚很多东西,就包括叶小娘的寻亲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进来坐吧,二位是我的朋友,小娘也都知道了,备了些中午饭,等一会儿就送过来了。”

    陈明光和吴刚都不禁有些偷偷的小窃喜,跟个孩子一样,吃一顿好的都能乐呵半天。

    只不过吴刚这糙汉在坐软塌时浑身别扭,大概是身体比较硬,盘坐难受,跪坐么屁股坐不下去,最后是蹲在那儿,活像个留着哈喇子的村里小白痴嘻嘻哈哈的蹲在墙角。

    顾益也不让他为难了,赶紧抬了张桌子过来,都不用招呼谁,吴刚自己单手就拎了起来。

    “喔,麒麟臂啊!”顾益指着他笑道。

    陈明光简明介绍,“吴刚学弟虽然只有立心境,不过他天生力气大,打起架来粗暴直接,一般人可不是对手。”

    “不一般人也不是我的对手。”他自己还挺骄傲。

    顾益倒是想起来了,“你们都是第一次上战场是不是?”

    “总归是有第一次。”陈明光看了眼吴刚,“我身边的几位都是修仙院的好手,不碍事的。”

    吴刚豪气道:“我是一点不怕,就等着上战场立功!”

    顾益有一事不明,“二位,我自小地方来,对于天下大事不甚明了,就说咱们许国,这一次为什么要和离国打仗呢?”

    虽然现在还没打呢,但置身事外的顾益都常常能感受到这样的氛围。城中也总有骑马的军人疾驰,不知道在通报着什么情况。

    陈明光落下了眉头,鼻腔闷出一声气,“许离两国本就交手数次。这一次,却是因为小苑山。”

    顾益拿着茶杯的食指一抖,“小苑山?和小苑山有什么关系?”

    “顾兄真的不知啊?”

    吴刚补充道:“世间一直有传言离国是有芸圣境的强者的,原本咱们许国也有,那就是在小苑山修行的那位,小苑山仙人破镜入芸圣时一夜亮遍方圆百里,说起来咱们不是传言而是确凿的事实,不过几天前陛下下旨禁山,就是我这糙汉也知道肯定是闷不出好屁,大大的坏事一件!”

    砰!

    说着他还狠狠敲了一下桌子。

    “在陈某看来,小苑山仙人是有大能的人物,神林禁军是封不住他的,所以禁军封山只能是为了封住想了解里面的外人。”陈明光缓缓道来,倒也有一点道理,“陛下用的理由是世俗人问仙求愿叨扰仙人,不过我们这些身在修仙院的人都知道,那是为了不让敌国探知其中情形。”

    “不让探知……那肯定是出了什么岔子,然而离国人不确定是什么,动兵又是国之大事,他们便不好轻启战端。因而封禁小苑山不是一个治理民间风俗之策,而是缓兵避战之计。”

    顾益听了之后心中不可不说有些震撼,他本是个闲人,怎么还能扯进来呢!

    “现在最叫人忧虑的是,咱们都不知道小苑山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有问过院里的前辈,大多都不明了。”

    吴刚不管那么些,“怕什么,离国人要想趁人之危那就来好了,我老吴可不怕他们!”

    话虽如此,他们的心底都不轻松。

    陈明光也还算乐观,摆摆手不想这事,“顾兄你不用忧虑,安心待在庐阳就好。上阵杀敌是我们的事,抛头颅、洒热血,总之是要护得这庐阳的百万民众平静安康的生活的。不然国家养着我们做什么?”

    顾益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被这份热血给感染到。

    不管怎样,这两位是为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同胞,总是值得尊重的。

    不过在他看来,许帝封山,固然是有阻止敌国探知情况的考虑,但肯定也虑及本国军民的士气。

    所以顾益忽然明悟到,大概不是陈明光,而是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那座山上已经没人了。

    就算是当日看到他从四石阵出来的那些人,也都只认为他是传人,而非仙人本身。

    人们崇敬芸圣境的高人,绝不轻易相信他就这么没了。

    所以顾益不能说小苑山到底出了什么事,他要和许帝一起撒下这弥天大谎!

    ……

    ……

    主厅内。

    叶小娘手握暖杯询问小月儿,“有人去送菜了吗?”

    “有的。”

    “小公子的吩咐都要照做,他可有说什么?”

    “没什么其他的,就是要了几壶酒,听过去的人说小公子在与修仙院的两位大人谈论小苑山、许离两国目前的态势。”

    大概是起了兴致所以要酒吧。

    叶小娘嘴角弯起,倒一点不意外,“少年人坐到一起可不就是高谈阔论么,天下事尽在一壶酒,醉酒后满洒一腔情,多送几壶酒也是无碍的,便让他多与修仙院的有才少年多多接触,也总好过流连长宁,眠花宿柳。”

    长宁街与天幕街相隔数条街道,那里可是个好地方。

    却在此时,屋外听到有人大喊,“师父!师父!”

    小娘看了一眼:“可是弟弟收的那个徒儿?”

    “大概是马大人,小娘安坐,我去瞧瞧。”

    马爷一路奔跑,气喘吁吁,有人阻拦也不管,只是兴奋的不停问着:“小月儿妹妹,我师父呢?我师父呢?”

    “大人不必着急,小公子在呢。”

    “哎呀,这事儿怎么能不急!”马源一下摆开她,“这事急的不得了,师父!你要找的人我找到了!”

    顾益是要找人的。

    这事叶小娘也听说,听他在此高喊,心中在意。

    马源是个素质极低的人,到了主厅直接就推开了门,莽莽撞撞的大喊,“师父!我找到了!”

    不过他定睛一看却并无顾益的身影,只有叶小娘裹着身体坐在碳炉前。

    “额……马源鲁莽,不是说我师父在呢吗?”

    叶小娘不去计较他,“是在呢,不过不在这里,在文苑。你刚刚说找到了,我倒是也听他说过是在找人,找的谁?”

    “喔,”说起这个马源就开心,找到了人,他能解开封印还能学会封灵符,这如何不喜?“师父一直要找的人是谢依依,我本来也以为这事很难,没想到只花了半日功夫就打听到了!哈哈!”

    他这么一讲,屋里的两位女子都脸色怪异,叶小娘更难言开心,再次确认道:“他叫你去找谢依依?”

    “对的,小娘,此事重要我便去寻我师父了,他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开心不已!”

    看他急窜而去的背影,屋里的两人陷入了沉默。

    “小娘,该不会是长宁街的那个吧?”小月儿咬着牙忍不住啐了一口,“小公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