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滴答,滴答...
    宫外雨水垂成冷冽的珠帘。
    却犹有香客匆匆而来,小心地收了伞,然后侍以香火,再跪在玉像前祈福求平安。
    如今世道混乱,盗寇横行,妖魔作祟,行路艰难,这心若不能安下,就连觉都睡不好。
    香客有男有女,进入紫霄前宫,都会好奇地向那罚跪的白袍道士投去目光,尤其是女香客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只觉这山上仙长果真是出尘飘逸,而且还那么高大,一瞬间整个武当形象也在她脑海里拔高了。
    而那年轻道士诸神无念,神色平静,浓眉如蚕,只如枯石老松,双手垂拱藏袖,认认真真地跪在真武帝君玉像前,一跪就是半天。
    半天后,天色已黑,午餐的点早过了,晚餐的点也过了,远处传来道士道姑们的诵经声。
    酉时是晚课时间,对应的是卯时的早课。
    早祈平安,晚度亡魂,这是传统了。
    项白泉动了动身子,揉了揉发麻的双腿,有一种前世被罚站的感觉,“老头子也太较真了。”
    他只是随口嘀咕,心底倒真没这么认为。
    想起之前老道的话,他又穿向紫霄宫后宫,前宫承香火,后宫则是修炼之处了。
    道士安身、立命、修性。
    身为外物,衣食住行。
    命为躯体,求个不可得的长生。
    性为心灵,可驱神魂离体,上借诸神道法。
    吱嘎...
    紫霄后宫大门推开。
    项白泉走入,又反手关门,然后看定那老道,诚声道:“师父,徒儿知道错了,如今受罚归来。”
    “唔...清泉子来了啊...”老道如是忘了惩罚的事。
    “你既取了剑,斩了那妖,今后就主修命做一个剑修吧...虽说性命双修,但总归要有个侧重。”老道嘴唇轻轻动着,又如没动,但声音却清晰地传了出来,这是念咒念多了的特点了。
    “盘子里的东西,取了去,早晚课正常。
    另外...你该修行周天行气法和真正的金光咒了。”
    “行气不懂,就去问你三师兄,金光咒不会,多问问你二师姐。”
    “是,师父。”项白泉恭敬地应了声。
    他往前走了几步,目光投向黑木桌上的一个托盘,
    里面放着一把长剑,长剑正是斩那蛟妖的剑,是把好剑,
    除此之外,还有两本书册,一本《周天行气法》,一本《金光咒》。
    他取了起来,看向那老者,又觉得想要说点儿什么,比如其实自己根本就不是因为什么“太小了”才斩了那妖,而是因为他不喜欢那蛟妖的嗜杀,觉得善恶不能相抵,曾经做了那么多恶,再为善,那些死者就会安息么?
    若是收了那妖,他心气顺不了。
    万般人万般心,他就是这样的人。
    这一世,他想逍遥,但什么是逍遥?
    他还不清楚。
    但他至少知道,心气得顺,心气若忍了堵了,必不是逍遥了。
    他也知道自己若是取了符收一个蛟妖,那就不是主修命,而是主修性了,到时候还有一个妩媚佳人侍奉身侧、有一个强大帮手协助作战有什么不好?
    但善就是善,恶就是恶,调和不了,他若收了那妖,就是给自己心里添了堵...所以,杀之,以顺心气,以安怨魂。
    可这话如果说出口,那就太僵硬了。
    他不喜欢。
    所以,他只是稍稍顿了下脚步,不解释了。
    解释,岂不也是最大的束缚?
    “咕咕咕...”
    忽地,他肚子叫了,中饭没吃,晚饭没吃,能不饿么?
    但武当有规矩,过点不食,这时候怕是吃不到东西了。
    老道没给什么反应,直到他出门之后,那闭着的双眸才缓缓睁开,浑浊的眸子看向那闭拢的宫门,而显出了几分复杂的神色。
    ...
    ...
    晚课是人人都要参加的,项白泉虽然受了罚,饿着肚子,但还是得去参加。
    他悄声进入诵经殿,大殿前的蒲团上已经坐满了弟子,那些都是九代弟子,这些九代弟子里有不少都是中年人了。
    虞清竹微微仰面,朝着诵经殿远处的神像,口中诵着经文,似有所感,这才稍稍侧头,一双泪痣静悬在眸子下,她看向项白泉,抬手远远地招了招,同时挪了挪屁股,让出她霸占的两个蒲团之一。
    项白泉就走了过去,盘膝在二师姐身侧的蒲团上,开始跟着诵那些已经倒背如流的经文。
    此时,众道士念的是《救苦拔罪经》,念完这个还得继续念《升天得道经》、《解冤拔罪经》,再之后还有种种宝诰需得诚心诵读,最末是朝上三礼,这些都是没办法的事...
    而待到早上,道士们需得五点起床,迅速洗漱之后,然后在晨光微起时赶到诵经殿,首起《澄清韵》,直后又是《举天尊》等等,然后念八大神咒,接着再诵读《消灾护命经》等等等等,林林总总数十篇需得念下来...
    穿越以来,项白泉的活动区域虽然小,但也大致了解了这个世界。
    这绝不是他穿越前的世界,而是个玄奇瑰异的世界。
    据说,在距离道乡很遥远的城市里,有车头喷吐着烟雾的火车,有凡人亦可用以斩杀妖魔的圣枪,有穿着锦绣旗袍、别着绒花在滩上洋场慢摇的绝色佳人,有伫于斑驳时河里的千年王朝,有力拔山兮的大将军,还有与道乡遥遥相对的佛土。
    便是道乡,其实也远远不止武当一处。
    便是道乡,其实也内里各有观念千千万,总而言之,却分为三种,这三种被世人称为“天人道”、“逍遥道”、“长生道”。
    武当,太极宫,属逍遥道。
    而逍遥道的道士们其实细细说来,也有品阶。
    首为道童,入门三年,先锻体,诵经,观心性,这算是道童。
    其次为掌烛道人,当了三年道童,则可以行冠礼,而名掌烛,这时候就可以正式修行山门里的功法了,但道士清净修行,逍遥随心,功法高固然受人敬佩,但德行高却更让人尊重,在这里功法为辅,修德才为主。
    道德,道德,没有德,谈什么道?贪恋力量,不过是入了歧途小道罢了。何况,力量再大,大的过借来的神鬼之力?
    再次为游方道人,五年掌烛期满,就可以下山历练,云游四海,以求心中之道,这需得十年时间。
    再后为受箓道人,十年游方若是德行武力俱佳,就可以正式受箓,从此可以真正地谴神役鬼,斩妖除邪,救济困厄,也能够留名于道宫书卷,传诸后世。
    再后则为真人,受箓三十载,若是德行武力俱能匹配,则可被称为真人。
    武当老道,就是这么一个真人。
    而项白泉如今刚入掌烛。
    至于二师姐虞清竹,三师兄刘尘,则都算游方道人了。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