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师兄师姐都是游方道人,回来不过是见证一下小师弟的观心仪式,见完了就踏上云游历练、问心求道的旅途了。
    说都走,其实也不是,至少大师兄,四师兄,五师兄都留着。
    大师兄是个有着和气、仙气、土气的中年男人,一口土话说的贼标准,又快又溜,据说他年轻时受了重伤,之后就潜心在太极宫主持内务了,斋蘸仪式,拜宫香客,采买饭菜等等都得管,同时也是“财务总管”,负责给做事的道士们发“薪水”。
    他平时是个大忙人,即便忙里抽闲了也不会修炼,而是跑过去道藏阁寻四师兄下棋。
    四师兄是个书生气的男子,待人平和,相貌美丽的让女孩子都嫉妒,他管着太极宫的道藏阁,是个不修命而只修性的怪胎,所以...从不外出,宅的很。
    五师兄则是双腿残废,据说他在俗世曾有过不小的身份,之后却只觉黄粱一梦,而登山拜求师父收他为徒,至于他的双腿为何会残废...整个山上却是没人提也没人问,但有一点却是清楚的。
    那就是,若不是一只雀妖相救,他怕是不止会断腿,还会连命都没了。
    这一点人尽皆知,因为五师兄只要一喝酒就会把这事翻来覆去的说,说到最后就趴在桌上恸哭,没有半点平时冷漠的模样,谁靠近他,他就会把“妖也分善恶”这句话洗脑般地和你说。
    项白泉和五师兄喝了很多次酒,被“洗脑”了很多次。
    所以,项白泉也不会见了妖就想着一棒子打杀。
    毕竟五师兄还欠了一只雀妖救命之恩,而这恩他是没法还了,因为那雀妖救他时候就死了,还不了的恩情,就是最大的遗憾。
    六师姐白梅子是最早离开的,她似乎有要紧的事。
    二师姐和三师兄走的晚一些,两人分别为小师弟普及了些修炼常识,然后和武当九代弟子里一些游方道士协同外出了。
    在这个乱世,走到哪儿,几乎都会撞见作祟的妖魔。
    官府忙,道士也忙。
    三师兄身为胖道士,很面善,也活络,到哪儿都吃得开。
    二师姐这种,就属于虽然不怎么说话,但却是秘密武器款,无论碰到什么妖怪,一众剑修都像守宝贝一样守着她,因为只要二师姐在,就一定可以翻盘。
    ......
    接下来的日子,项白泉除了每天签到之外,并没有闲着。
    他身为掌烛道士,需要在太极宫里待够五年才行。
    而五年之后,他身为主命的剑修,无论愿不愿意,都需要下山去历练,除非他也是纯修性不修命,或是断了腿,受了不可治愈之伤等等。
    掌烛道士,是需要负责宫内实务的,辈分是一回事,但身份又是一回事。
    虽说所有武当的九代弟子看到项白泉,都要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小师叔”,但这位小师叔还是需要穿上合身的白色道袍,正正经经地戴上月牙冠,去到前宫协助接待拜宫的香客们。
    早课晚课,自然从不能缺席。
    再算上这些掌烛道士的杂务,一天下来,若是懒散点,时间就是统统溜走了。
    和项白泉一同成为掌烛道士的还有几位师侄,这些师侄大多是跟着大师兄四师兄五师兄的,谁让这三位守在山上?
    而这几位师侄在获得《周天行气法》和《金光咒》之后,都是拼了命的修炼。
    无论主命还是主性,行气和金光咒都是必学的。
    项白泉可轻松多了,他没修炼。
    每天该吃吃,该睡睡,清风明月,饮几两山下村镇打来的水酒。
    武当太极宫,只禁淫邪,但不禁道侣,事实上,在太极宫甚至道乡看来,“性”是一种自然的生理需求,不必刻意戒除,而是要“乐而有节”,从中收获身心健康。
    甚至道书有言“人复不可绝阴阳,阴阳不交则坐致壅阏之病,故幽闭怨旷,多病而不寿也,任情肆意,又损年命,唯有得其节宣之和,可以不损。”
    简而言之,就不禁恋爱,但不要影响修道,不要伤风败俗,不加节制就是了。
    所以,年方十六却生的高大阳光的小师叔,就成了不少师侄道姑们去贯彻“人不可绝阴阳”的对象。
    师侄道姑们很会挑时间和地点,通常都会和小师叔在某个黄昏时分,在远离道宫的地方相遇,比如山下村镇。
    然后她们先向小师叔请教问题,问完问题刚好到饭点,
    吃饭时一定点酒,喝完美酒天一定会黑了,而某些道姑还算得到下雨,所以天不仅黑还下着雨。
    这可是正是入住客栈的好时机。
    师侄会和小师叔先开两间房,然后借着还有问题要问来到小师叔的房。
    来之前一定会洗澡。
    但是,通常来说,师侄道姑们问完问题就真的只能离开了。
    一来二去,师侄们钱花了,却没有能够阴阳交合,长久持续以欢愉而延寿,这就很气,吃都吃了,不能多吃我一口呀?
    要知道,这太极宫的道士其实都没什么钱,香火钱是太极宫里。
    所以,每一次邀约,都是一次肉疼的领悟。
    幸好,在“财务总管分发薪水”的当天,小师叔得了“薪水”总会把钱默默地塞回给她们。
    小道姑们哪里肯收,小师叔就笑着说:“还请成全小道的道心。”
    毁人道心,如杀人父母,上升到“道心”的高度,小道姑们只能收了钱...之前疼的肉都不疼了,之前对师叔的误解与生气也消失不见了,原来居然是这样的小师叔啊。
    一来二去,小师叔就特受小道姑们欢迎。
    而师侄道士们就有些酸了,表面上不说,心底却默默念叨着“小师叔不认真修行,修为被拖下了,一定会成为一个笑话,要引以为戒”之类的。
    ......
    这么过着,转眼就到了冬日的最后一天。
    大雪纷飞里,项白泉垂手坐在静室的屋檐下。
    在他的打算里,从明天开始,他就要用“二十倍修行丹”开始修行了。
    “系统,给我签到!”
    心念一动里。
    项白泉只觉脑海响起熟悉的声音。
    叮!
    宿主绑定门派为武当山太极宫,开始签到。
    叮!
    您获得了【日曜黄庭经】。
    两道声音之后,一本暗金页册的书出现在了项白泉脑海之中。
    项白泉取出翻看了一下,忍不住赞叹出声...
    “这是命修的功法,而修炼到高处,居然可以为罡气里添入大日真元...什么叫添入大日真元?”
    他虽然没修炼,但好歹也请教过二师姐三师兄,再加上“行气”也是山上道士们平时讨论的诸多话题之一,所以对于“气”的境界还是了解的。
    行气法,第一个层次的终极,是能够生出罡气,并且在任督二脉之间进行周天运行,哪怕无意之间也能如此进行。
    此为“周天行气”。
    第二个层次的终极,是能够在行气之间触及任督二脉以外的所有行脉,
    能达到这个层次,真气的运用能力会上升到一个十分高的层次,即便是生病中毒受伤,只需要引气过去,那伤口都如被火焰焚烧,可以很快痊愈。
    这叫“引火烧身”。
    第三个层次的终极,则是在气入奇经八脉后,能够再深入达到凡人所不知的一百零八隐穴,甚至覆盖全身,达到这个境界...几乎在水中也可以生存了,功力再高深的,在火中焚烧也不会死去。
    这叫“先天胎息”。
    呼吸的不再是后天空气,而是先天之气,便是把鸿毛放在鼻口之上,也不会有半点飘动。
    “周天行气”、“引火烧身”、“先天胎息”就是行气的三大境界。
    但是...
    “什么叫做添入大日真元?”
    项白泉就很费解,似乎这门功法超过了自己认知的上限啊。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