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师兄,我觉得这《望气御剑术》不错。”
    “哦,这本啊...”四师兄如数家珍般道,“《望气御剑术》是一门入门易,但精通很难,甚至练不成的剑法。
    这门剑法的兼容性很高,任何剑都可以使用,
    可就是因为如此...它少了确定性,而需要更多的悟性,才能形成属于自己的望气御剑术,可以说一百个人修炼这剑术,会是一百种不同的剑术。
    入门易是说这门剑法只需要望气术配合。
    而望气术是每个游方道士在踏出山门之前,都必须学会的一个小法术,以明善恶,知吉凶,看妖邪。
    精通难是说你发动望气术本来就需要时间,在电光火石的交锋里,这一点时间是要命的。
    而望气术本身虽是小法术,但后续却能演为大神通,虽说是大神通,但需要的时间和准备也越来越多...
    你真的能将更高层次的望气术和御剑融合起来吗?
    也罢...
    既然你觉得不错,就选这本吧。
    你若能真将望气御剑术修出自己的路,与妖魔激斗,进可攻退可守,望气出剑,很是厉害。”
    四师兄显然不看好小师弟。
    望气御剑术,听名字就很玄,你战斗时本身就要行气,哪儿还有心思再去望气?
    玄龟,白鹤不香么?
    但小师弟自己选了,他也没办法。
    也许小师弟撞了南墙,头破血流了就会知道错了。
    “待我取给你。”
    “多谢师兄。”
    项白泉看着四师兄那娇柔的躯体起身,然后向道藏阁里走去。
    “对了师兄,你有修成御剑术吗?”项白泉有些好奇地问。
    四师兄顿了顿脚步,淡淡道:“我不学这个。”
    “为什么?”
    “俗话说,修命不修性,天地一愚夫。而我只觉命完全可以不修,这污秽的躯体我毫不在乎,若不是神魂需寄此躯壳,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留。”
    项白泉看了看四师兄漂亮的不似男人的躯壳,心底竟是表示理解,只是他提醒道:“师兄,我武当历代前辈之中,似乎没有明确记载有人能够飞升成仙,所有人都不过是一抔黄土,埋骨山间。”
    四师兄沉默了下,没有回话,而是进入阁中,再返回时手里已经抓了一本蓝色封面的册子,他递给小师弟,然后摆摆手道,“走吧。”
    ......
    有了先天胎息修炼之术,以及望气御剑术,项白泉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斗转星移,时间变动。
    道士们下山又归来,归来又下山,而还是掌烛道士的项白泉依然每天勤勤恳恳,在道宫内务里忙碌着,在早课晚课的诵经殿里徘徊着,或许只有轮休的时候,或是晚课之后,他才会真正有时间。
    但是,行气法让他精力充沛,效率极高,所以即便忙碌着,却依然有着足够的修行时间。
    不觉又是一个风雪年末到了。
    武当山上,风如刀,雪如箭。
    刀卷山如席,箭过天地白。
    群山如驰象冻结于时间里,而呈现出庞大起伏的雪白山形,山阶上鼓着微突的小雪包,却了无脚印,可谓万径人踪灭。
    武当春秋交际时,香客最多,年初第一天权贵商人最多,可此时...却是没了人,空寂深幽,又随着晨间大雾而宛如仙人居所。
    白袍的年轻道士手挽长剑,脚裹云袜穿十方靴,于静室庭院之中飞速挪动。
    剑速很快,体覆罡气。
    他身形猛地一顿,剑指远处。
    顿时之间,一股无形物质的剑气透剑而出,在风雪里刺出一道非常明显的轨迹。
    他剑势不断,转而回身再斩。
    一斩之下,他身后的雪白空间竟直接撕裂了。
    漫天的雪花多出了一道丈许的伤口。
    望气御剑术并没有起手式,也没有固定招式,只是分了上下两篇。
    上篇循规蹈矩,教你如何汇力与剑,继而以气御剑,以剑生意。
    下篇天马行空,教你如何如何将望气融于御剑,甚至做到一气既望又御。
    一炷香时间后,项白泉停下动作,周身汗气蒸腾,从白袍中逸散而出,如一条条白蛇往天空窜去。
    他把剑放入剑筒,然后看向一边的炉火。
    炉火上大水壶的铁嘴儿刚好开始冒腾水汽。
    他上前取了热水倒入一个加了药材的大陶缸里,再加入冷水试了试水温,这才脱了衣服钻入缸中。
    那是如狂野豹子般健壮的躯体顿被温水淹没,
    他全身线条轮廓流畅无比,虽然没有如同铠甲般一块一块的巨型块垒肌肉,但肌肉之中却充满了一种随时扑出、择人而噬的强大爆发力。
    项白泉双手伸展,用最舒服地姿势搭着陶缸的边缘,药味儿升腾而起,让他颇有一种躯体正在吸收药物而变得更强的感觉。
    他这才幽幽舒了口气,仰头看着被灯光照红的风雪山夜。
    再过几天,就是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八年了。
    前世的自己这时候还在读书,也是一般的忙碌...
    再后来,一世操劳,酒肉财色,名利场上,身体更是被掏空了,若不是这样,后来也不会一场大病,然后在遗憾中拔了呼吸机的电源,而跪着爬到玻璃窗前,撑手看着外面的世界,发下“若有来世,不求名利,只求逍遥”的誓言。
    他捏了捏拳头,强劲的罡气破体而出,随五指而汇中碰撞,发出一声惊雷般的爆炸声。
    他露出满足的笑,“前世...可真是没想过还能拥有这样的好身材啊。”
    “只是...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吗?”
    “如果能长生,谁不想?”
    “如果不能,也无妨,能多活这一世,能逍遥这一世,我也满足了。”
    说没遗憾也不恰当,或许他该穿越的再晚几个月,晚到刚好被老道捡到的时候才好,那才无忧无虑没有烦恼。
    但谁让他穿来时是个胎儿呢...
    是在那个女人肚子里待了十个月然后生下来的胎儿呢...
    是的,他是弃婴,但他还记得自己的母亲是谁,还记得那位背负自己母亲身份的女人对他露出的最温柔的一面。
    可即便记得,他却已经不准备去找了。
    太累了,太远了,太沉重了,何必,何苦?
    一声幽幽的叹息,在冬夜割出一道撕裂的轨迹。
    一周之后,又到今年的最后一天了。
    项白泉心底默念:“签到!”
    他有些期待,又有一点小紧张。
    毕竟,今年他实力增强了,按理说签到的年末大奖会比去年和前年差一点。
    很快,他脑海里响起熟悉的声音。
    叮!
    宿主绑定门派为武当山太极宫,开始签到。
    叮!
    您获得了【一式剑诀—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声音落下,一页暗金色的书页出现在他脑海中。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