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七月初。
    外出云游的二师姐,三师兄,还有三名九代弟子的“小队”回山了。
    项白泉想起师父说的那句“行气不懂就去问你三师兄,金光咒不会,多问问你二师姐”。
    他刚突破“先天胎息”和“剑意”境界,自是需得时间巩固,而这时候刚好可以想办法去解决一下其他的修行问题。
    于是,他决定趁着师兄师姐难得回来,前去讨教一下。
    重头压后面,所以,他先找了三师兄。
    三师兄刘尘,被称为尘道人,年纪长了项白泉八岁,但却还要叫只比项白泉大一岁的虞清竹为师姐。
    尘道人自称微胖,其实就是胖,当初选了【白鹤御剑术】,据说战斗的时候可以显瘦。
    他当年上山的时候年岁和项白泉差不多大,已经具有了当地人说话的土味儿,项白泉本来也该这样只不过,他好歹有着穿越史,知道要“说好普通话,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在私塾里是好好跟着老师学了这个世界的普通话发音,庆幸的是,这个世界的普通话和穿越前的世界居然差别不大。
    农妇自然给不起上私塾的钱,这些都是老道偷偷出的。
    项白泉感谢老道,但亦感谢农妇,行孝道,而每年都会回去好几次探望。
    此时,尘道人正坐在一张石桌前嗑瓜子。
    他穿了身青色道袍,高挑的裤腰带恰到好处地收住了大肚腩,他低头时会显出肥嘟嘟的双下巴,手里捧着一把拂尘剑,也就是在原本该饰以剑穗的地方做成了拂尘
    项白泉抱拳道:“师弟见过三师兄。”
    “是小师弟啊。”尘道人抬起头。
    项白泉道:“三师兄乃是我武当太极宫八代弟子之中,唯一下山行走的道士,还请教师弟行气的精妙之处。”
    刘尘身姿不变,嗑瓜子速度也不变,指了指对面的空座道:“师弟啊,坐下说。”
    项白泉坐下。
    刘尘抬手推了一半瓜子给师弟道:“边吃边说。”
    项白泉嗅嗅,瓜子挺香,居然还能闻到盐味儿,就不客气了。
    刘尘想了想道:“师兄还带了腊肉条,是云游时得到的,特别好吃。”
    “师兄,我们还是谈行气吧。”
    “不碍事不碍事。”刘尘挥挥手,“你帮我吃掉点儿,我就能少吃点了,这样就可以变瘦咯。这些都是云游时,那些人家给的心意啊,贫道不收又不好。”
    “也行我帮你吃。”项白泉感觉来对地方了,三师兄竟是个真正的大好人啊。
    “师弟啊,来点儿酒不?”
    话题忽然歪了,尘道人想减肥,可始终对吃喝很感兴趣。
    “可以。”
    “师弟,这个东西叫香烟,人家说是蓝海城洋场里得的,把仅剩的三根给了我,说叫香烟。
    香烟香烟,自然也是香,我就插在了香炉上,结果点燃没两分钟就没了。
    我只觉古怪,后来才知道要放到嘴上吸如今还剩两根,可要试试?”
    “不会。”项白泉很专业地摇手,但他心中暗暗震惊,这个世界居然还有香烟
    “有什么会不会的,师兄试过了,没毒。”尘道人对着稀奇古怪的东西很好奇,他仰起头,如同一个香炉似的,然后双手高举着香烟,恭恭敬敬地插入了嘴里,就如给自己上香一样。
    项白泉则是随手点燃了香烟,双指一夹,深吸一口气,这一口仿是嗅到了前世的味道,闭上眼,那模糊了如梦一般的前尘往事竟犹如还在眼前,那一口烟在他口中宛如白蛇般翻滚,又幽幽吐出。
    “师弟,你这姿势很是雅致嘛。”尘道人觉得自己这姿势傻逼透了,于是把香炉般的头摆正了,模仿着小师弟的样子也吸一口,紧接着就咳嗽起来。
    他再看师弟,只觉师弟置身云雾之中,潇洒无比,宛如神仙中人,他不禁叹息道:“贫道服了,师弟不愧是我武当的山草,此等姿仪,学不来。”
    项白泉愣了下,觑眼道:“居然还有此等名号?”
    尘道人郑重地点点头:“不仅有,还传出去了,逍遥道其他几宗也大致知道了。”
    项白泉无语道:“谁要害我?给了我这名号?”
    继而,他真情流露,愤怒地拍了拍桌子:“方外之人,居然还看重相貌?!实在荒唐!可笑!”
    尘道人摸了摸自己的双下巴,被这不知是不是凡尔赛的语言给伤害到了,他咳嗽了两声,“师弟啊,稍安勿躁,我们还是来聊聊怎么行气吧。”
    “师兄,你说这些人无不无聊,没事给我安什么山草的名号”项白泉义愤填膺。
    “师弟啊,这行气之道呢”
    尘道人试图拨乱反正,让话题转回来。
    “我从不以相貌而自喜,居然有人将我奉以武当山草之名,是可忍”
    “师弟,师弟!!”尘道人嗓门高了几分,“方外之人,清静无为,莫要生气了。”
    项白泉这才平复下来,轻叹道:“也罢听师兄的。”
    尘道人默默转了身,抹去泪水,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身道,“对咯,你修行一年半的时间,应该快到引火烧身的这个层次了吧?周天运气,在奇经八脉里打转儿,能转几条了?这行气急不得,正常来说,引火烧身需得近三年才能达到。怎么样,师弟,你现在啥程度了?”
    这话没法接。
    如今,项白泉不仅通了奇经八脉,还通了百零八隐穴,他甚至能够闭上鼻子,以毛孔呼吸。
    至于“快到引火烧身”更是不知从何说起,他刚刚过了“先天胎息”。
    师兄问自己距离第二境界还有多远,可自己已经突破第三境界了。
    项白泉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装逼的味道,这就很不好。
    于是他岔开话题道:“三师兄,周天运气,奇经八脉,这些书上都有,师兄能不能和我说一些行气方面的精妙之事,或是所见所闻?”
    尘道人想了想,一边嗑瓜子一边道:“其实道乡各宗的行气法都差不了太多,总不可能奇经八脉给你再加一条?一百零八隐穴给你再多戳几个穴眼儿?
    人的身体就放在这儿,大家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五脏六腑奇经八脉都一样,行气上顶多有着先天上的一些细微差距,但除非身体非常孱弱、天生经脉有亏的人,其他都大差不差。
    不过呢,师兄倒是听说这行气的第三境界‘先天胎息’往上,还有更高的境界,不过这事得问师父了。
    所以,行气最重要的就是脚踏实地,不要想着讨巧,日积月累,自有收获。”
    项白泉道:“就这些?”
    尘道人道:“那你还想要哪些?速成之法么?修炼没有速成之法有的,都是欺世盗名邪魔外道!
    就好像那些妖精,嫌着修炼拜星辰太慢,竟是去吸人精元,以苍生为药渣,为害人间,修炼快是快了,但能那么做么?
    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人反德为乱,乱则妖灾生如今这世道,哎!”
    项白泉问:“师兄,外面很乱么?”
    尘道人仰起头,看了眼铁灰色的天空,叹道:“道乡佛土沧桑路,群妖作宴太平年,外出云游走一遭,回首不见几人归,乱乱的很呐。”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