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冬去春来,四季变幻。
    项白泉的日子也算规律,平日里在山上帮大师兄操持些内务,而每日的修炼自然也不会落下,逢年过节则是下山去陪陪养母。
    师兄师姐外出了,则会稍稍无趣些,待到回来了,听着三师兄扯一些外面的见闻,陪着二师姐念诵咒文,时不时地再请教一些观想方面的问题,也自是乐在其中。
    在十九岁的夏末时,项白泉一身修为已是妥妥地达到了五十年了。
    他虽然才修行了两年半,却已相当别人修行了五十年。
    他体内罡气浑厚无比,而在这等层次的罡气之下,【日曜黄庭经】的大日真元也终于开始成功地被引入体内了。
    这给了项白泉一种“一转二转”的感觉。
    行气的三大境界,其实就是用体内罡气冲破“任督二脉”、“奇经八脉”、“一百零八隐穴”,这对应着“周天行气”、“引火烧身”、“先天胎息”。
    而引“大日真元”入体,则是取天地间暴戾的太阳真元,然后也是分别引入“任督二脉”、“奇经八脉”、“一百零八隐穴”。
    只不过,这“大日真元”终究不是体内自然而然产生之物,想要引之贯通经脉,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项白泉卡着时间,在十九岁的尾巴时分,开始修炼【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而这门功法的改造躯体作用刚好可以配合【日曜黄庭经】,而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只不过,在修炼起来之后,项白泉才发现这门【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改造躯体作用有些古怪...这远远不是他之前所想的那样。
    独尊功作为他第一个获得的功法,这功法的强大很可能还在【日曜黄庭经】之上。
    而此时...
    项白泉感受到了这股强大。
    因为,他发现这门名为“唯我独尊”的功法,某种程度上居然还有着“吞噬”的作用。
    简而言之,被他杀死的存在会如“上贡”一般,对他“上贡”生命真元,从而使得他更强大。
    “大日真元”来自于烈日。
    “生命真元”则来自于其他生命。
    真元,明显是比罡气更高一个层次的东西...
    他从未听人提起过,可是他却已经开始修炼。
    这当真是匪夷所思了。
    只不过,这种“吞噬”的效用,总觉得有点邪气的味道。
    应该是自己想多了,这么正经的道法怎么可能和邪扯上关系?
    ……
    年末。
    他再次签到,这一次,因为他实力已经增强了许多的缘故,竟是没有签到出功法,而是出了一把剑——寒渊。
    剑为木剑,但这剑本身竟然就蕴藏着极大的力量,一旦以罡气催发,竟是可以轻松的冻结一个湖面,而罡气越深,所能催动的寒气就越多,效果就越强。
    最关键的是,这样一把剑居然也可以存放在“大黑箱”里,就很舒服和方便。
    力量上了正轨之后,一切都如是顺理成章般。
    “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这一式剑诀,他也终究是用出来了。
    随着这一剑的用出,他于“御剑”一术上,也终于突破到了第四层次的——剑相。
    而入了剑相,项白泉才真正明白御剑术的第四层次究竟是什么,也明白了自己之前为何无法驱动这一式。
    因为,这一式本就是天人层次的御剑术。
    若是无有“大日真元”这一类的“天地之气”入体,如何施展能够近乎法天象地的剑术?
    但即便知道了这个道理,他却无法使出“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的全部。
    这一式,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而内里又分为五重剑相。
    第一重,蛇相。
    第二重,风相。
    第三重,目相。
    第四重,心相。
    第五重,一叶莲相。
    以如今他体内的罡气,也只是能够勉强施展“蛇相”而已。
    “真不愧是和【日曜黄庭经】和【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一样层次的剑诀...”
    时间流逝。
    转瞬,就到了二十岁的初秋,而他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了近乎八十年的层次。
    这是掌烛道士的最后一年了。
    而在距离成为游方道人也就剩一年的时间了。
    此时道宫也不会再安排什么杂务,而会任由其自行安排,以为一年后的游方做好准备。
    项白泉感受到脑海里那片虚空忽然产生了变化,
    一行简单的信息呈现出来:
    姓名:项白泉
    修行时间:75年
    功法: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行气类),第一层,生命真元-吞噬
    【日曜黄庭经】(行气类),第一层,大日真元-贯通任督
    【青莲十二景(残)】(御剑类),第一层,蛇相
    【金光咒(残)】(咒文类),第二层,天之闪地之闪
    “这是...我的状态?居然都还是第一层么...”
    “独尊的生命真元吞噬,日曜的大日真元贯通…”
    “另外,望气御剑术为什么没有?就因为...它太弱了吗?”项白泉接受能力很强,他只是有些无语。
    ......
    “秋日的鱼儿最肥美,赶紧来一条,下酒菜就有咯。”这位武当九代弟子眼里的小师叔往后靠在还未枯黄的草地上,用双腿夹着鱼竿,嘴里叼了根草,悠闲地看着天空飘来又飘去的云絮。
    身为一个乐在其中的穷逼,只能靠着钓鱼才能吃到鱼。
    但话说回来,把自己钓到的鱼去了鳞再烤熟,撒点儿盐粒子,不香么?
    女人什么的就不要了,否则得准备两人份,连吃鱼都得钓两条,本来半个时辰能吃上的,现在得一个时辰才能吃上,多麻烦。
    “哈~~”项白泉打了个哈欠,头畔放了瓶三文钱买来的水酒,这酒就是劣质,上头。
    他若不运气去抵抗,还真会醉,可若用气去隔绝酒精作用,那买酒干什么?
    所以,项白泉双颊微显酡红,躺在这初秋的青山碧水之间。
    这可是难得的闲工夫。
    掌烛道人最后一年可以把更多的时间花费在修炼上,以为来年成为游方道人做准备。
    否则,项白泉可是不得这份清闲。
    不知过了多久。
    滴答。
    似乎有眼泪砸在他脸颊。
    他眼皮动了动,睁眼眼,看着天空。
    明明还只是午后,明明刚刚还蓝天白云,这时居然彤云密布了,一副秋雨将至的样子。
    项白泉双腿提了提,忽地一愣,“睡过头了,鱼饵居然被吃了!”
    他收回鱼竿,又重新上了条肥饵,在扬起鱼竿,把线远远抛入湖中,继而也不躺下来,而是宛如老翁般半佝偻着身体,垂钓在这“放在前世需得人满为患”的鱼湖边。
    一个人享用,可真奢侈。
    项白泉心底舒畅。
    就在这时,刚刚那试探着落了几滴雨的天空忽地倾盆了,秋雨随着一阵啸过山林的风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
    湖水上泛起了圈圈涟漪。
    万万的树叶在雨水里被打的上下起伏。
    而湖边那白袍道士却是一动没动,衣服也没湿,甚至周围丈许的地面犹然干燥。
    可天上明明在下雨,为何天地皆湿,只有他却没有受影响?
    因为...他周身已形成了一道罡气的圆域。
    一切雨水但凡落在这圆域,都会自然而然地滑开,而无法进入这圆域,也无法淋湿他的衣服。
    这等的罡气外放对于这年轻道士而言,就如呼吸一般自如,他甚至只是下意识地用了用,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下雨了打开伞一般的自如。
    项白泉认真地看着湖面,这次鱼儿若是咬了饵可决然逃不掉了。
    ......
    此时,
    距离他不远的山道上。
    “呀~呀~呀~~”
    山林间,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少女举着青伞在快速跑着,这少女相貌极美,双颊因为跑动的喘息而显出融融的霞红。
    “呀呀呀~~呼呼~~”
    紫衣少女跑的很急,如在逃命,速度也很快,快到如山林里迅捷的野兽,在树间掠出道道倩影。
    没多久,她就出现在了项白泉身后的山道上。
    似乎有所感,项白泉侧头撇了撇,一瞬间感到了妖气的袭近,眸光一动,口中念念有词,一缕气释放而出,遥隔天地触碰过去。
    只有气能辨气,这是望气术的根本,而不是靠眼睛。
    刹那间,他看清了,这不知是什么妖,但身上居然干干净净,没有血煞的红,也没有怨灵趴着的黑,是个未曾作恶的妖。
    项白泉自上山一来,早被瘸腿的五师兄天天念叨“他欠了妖不少人情”,而他自己也不会对未曾作恶的妖出手,就又收回了目光。
    那撑着青伞的紫衣少女跑到他面前,看到雨幕里坐着个年轻的小道士,也是愣了愣。
    项白泉右手抓着鱼竿,左手伸出,远远地挥了挥算是打招呼,然后道:“再往前就是武当山了,小妖精若不是拜山的,就绕个路吧。”
    紫衣少女听到“武当”,如遭雷击,怎么着,跑到道乡来了?
    她一双眼睛含着泪珠,急忙向着那小道士鞠躬道了声“谢谢仙长”,然后一扭身子又往旁边跑去。
    项白泉看她这一副迷了路的样子,也是无语。
    妖怪活成这呆样,也不容易啊。
    正想着的时候,忽地,一股邪恶且糅杂着浓郁腥味的妖气从远处浮现,
    如一条狠狠鞭挞的巨鞭凌厉地甩击着,
    竟似是不开眼地向着他飞甩而来,如是要将这湖边垂钓的小道士如蝼蚁般一鞭子抽杀至死!!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