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四名剑修一名符修,似乎是一个小队的标配。
    而尘道人所在的这支小队今年则是更换了两人。
    虞清竹十年期满、可转受箓道人,这是第一人。
    还有一名九代剑修弟子,在云游之中死于妖魔之手,这是第二人。
    项白泉的到来弥补了剑修的空缺。
    除此之外,还有个名为怜星子的符修弥补了虞清竹的空缺。
    如此一来,这小队就确定了。
    剑修四人,为尘道人,清泉子,清风,明月。
    符修一人,为怜星子。
    尘道人自然不需要多说,是八年资历的云游道人,正式修行时间可以推断为十三年左右。
    清泉子是项白泉的道号,正式修行时间为五年左右。
    张松、张柏是一对双胞胎,都是九代弟子里的剑修,而且都用双手剑,两人配合,心有灵犀,简直就如四人一般,这两人都是五年资历的云游道人,修行时间为十年。
    怜星子则是一年资历的云游道人...而她之所以能调来这里,是因为她之前云游小队的队友全部死了。
    死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小镇上。
    镇名——寒雾。
    那小镇上本来只是个小事情,却没想到让五名太极宫的道士几乎全部陷在那里而无法回来。
    遇到这种大事,武当太极宫自然有受箓层次甚至真人层次的七代弟子前去探查,
    那些七代弟子对项白泉而言,都是师叔师姑辈的。
    七代弟子里,有仙缘的则在太子洞修行,
    若是受过重伤、毁了心神的而无法再进修的,则如大师兄一样,开始主持内务。
    只不过,他们通常在武当太极宫驻外的道观里做个观主。
    在太子洞修行的师叔师姑甚至师祖们,项白泉是一次都没见过。
    但遇到寒雾镇这种特殊情况,自然由他们前去调查了。
    ...
    ...
    外出云游的日子终于到了。
    项白泉有足够熟练的免签卡,自然不担心外出。
    此时...
    山道上,不少道士正在目送他们远去。
    “哇,木剑~”
    “小师叔居然用木剑?”
    “小师叔太帅了...木剑才是我们道士该有的剑。”
    九代的弟子们好奇地看着小师叔下山历练除妖,居然还有不少人相送,尤其是曾经在项白泉身上“投资”过的小道姑们更是如此。
    但是,小师叔用木剑,这个就让她们很迷惑了。
    走在人群里的三师兄也觉得不靠谱,主要是觉得师弟太装逼了,于是凑到项白泉身侧,轻声道,“清泉子啊,这个...山下呢和山上不同,妖怪都不是上锁的,要不,咱换把剑吧。这木头做的,看起来不好使啊。”
    项白泉严肃道:“师兄,铁剑杀伐太重,木剑才能显出我道士逍遥本色。更何况,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能使好木剑?”
    三师兄哼了声:“你也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不能使好木剑?”
    项白泉不想玩这个绕口令的游戏,他双手抱胸,在阳光里扬着头,水墨般的长发披散在宽松的白色道袍上,越发显出几分飘逸出尘之感,而在那道袍之下,宛如山河般兼具着硬度和流线感的肌肉又让小师侄们很馋了。
    顿时,一个小道姑跑出,从腰间掏出一个荷包塞到项白泉手上,轻声道:“山下花钱的地方多。”
    项白泉愣了愣,大大方方地取了荷包里的钱,居然有十两银子,不得了,但他又把空荷包塞了回去,温柔道:“谢谢你,云棉。”
    名为云棉的小道姑不依不饶把荷包又推了推,一副“要拿一起拿”的架势。
    项白泉道:“荷包你不用了吗?”
    云棉道:“师叔,你拿着。”
    项白泉不客气地收起荷包。
    再走两步,又一个清纯的小道姑跑了上来,咬着牙羞怯地站在小师叔面前。
    项白泉认得她,小道姑名为苏蓉,两人一起在山下镇子里吃过糖醋鲤鱼。
    苏蓉也取出荷包塞给了他,进行第二次“投资”。
    项白泉接过荷包,双手搭在小道姑双肩,诚声道:“好好修炼,来日方长!”
    “明年...明年我也可以做游方道人了,到时候我要和你一起。”苏蓉抬起头,闪烁着水汪汪的眼,然后才跑开了。
    一旁的刘尘只看得一阵蛋疼,这就是武当山山草的排场吗?
    他只得眼观鼻鼻观心神游太虚地昂首踏步,往前走去。
    没多久...
    又有不少漂亮可爱的小道姑跑出来了,甚至还有十代的小小道姑也凑热闹般地把荷包递来。
    项白泉高喊着:“写好名字,大家都在荷包上写好名字,不要乱。师叔回来后会还给你们的。”
    而人群里,虞清竹手里握了一沓符箓,这些符箓是她昨天花了一个晚上认认真真画好的,能持续的时间足有数日之长,虽说本想着今天送给小师弟作为践行礼物。
    她甚至已经想好要和小师弟说哪些话。
    可现在,她只是轻轻握紧那一沓黄纸,站在人群里默默地看着那下山的少年。
    项白泉看到她,挥手喊了喊:“师姐,我下山了!”
    虞清竹手一动,急忙把符箓别到身后藏了起来,抬手也挥了挥,喊道:“师弟,要保重呀。”
    三师兄本来不说话的,看到二师姐动了,这才跑到项白泉面前,伸手搭在他肩上,笑道:“师姐放心,小师弟有我照看,一定平平安安地回来。”
    虞清竹冷静道:“三师弟也要保重。”
    三师兄无语了:“敢情你刚刚喊的师弟,就只喊了小师弟啊...”
    虞清竹被抓到了盲点,有些呆呆地瞪着漂亮的大眼,却不知说什么好了。
    项白泉笑道:“师姐,你也保重,回山再见。”
    虞清竹这才笑道:“回山再见。”
    她露出笑,两颗泪痣舒展开来,带着一种难言的娇美,仿是深秋肃杀的百花忽又开了。
    ...
    ...
    “小师弟,不是我说你,你留这么多情债真的好吗?”
    “师兄,债是债,但不是情债。
    我回来之后,会把钱还给她们。
    更何况,你想啊。
    我受了师侄们的钱,她们没了钱才会断了杂七杂八的心思,才会认真专注的修炼啊。
    她们看我背着木剑,觉得我厉害极了,肯定会想追上我啊,然后就会越发勤奋,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中去。
    我这是为她们好。
    再说了,现在世道乱,喜淫的妖怪就爱勾引女子、吸取精元,师侄们道行不深,只有没了钱才不会出去乱跑,也不会遇到这些事。
    我这是助她们修行。”
    三师兄略一思索道:“唔...小师弟,贫道竟觉得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啊。只是...你回来后真能还她们钱?”
    “这个...”
    “师弟啊,你可能误解了,我们下山云游,赚不到钱的。”
    “别人请我们除妖,不给钱么?”
    “武当山高风亮节,不要钱。”三师兄苦笑着,“可以吃可以喝可以睡,但不许拿钱。”
    “谁定的?”项白泉的声音都颤抖了。
    “口口相传,代代相传,我辈求道不求钱,斩妖除魔也只是求道的途径。若是别人真的心存感激,自会来武当多给些香火钱。”
    项白泉没话说了,有些小失落。
    “每次云游,宫里都会给钱的...”三师兄拍了拍袋子,“这里藏了五十两银子的巨资,合计五万枚铜钱啊,足够我们五人用了。”
    项白泉摸了摸怀里鼓鼓的荷包香囊们,这里合计有一百两银子,其中有十两是自己的私房钱,不会出现看到美酒买不起的情况了。
    但是,斩妖除魔不收钱,就很难受了。
    虽说不会刻意去赚钱,但总不至于该得的不拿吧?
    这一遭云游跑下来,不会还亏了吧?
    “若是旁人过于感激,你不收钱,他就要自绝于你面前呢?”项白泉问。
    三师兄拍了拍他肩膀,什么也没说,语重心长道:“师弟啊,你的心情我理解...
    可事实上,外面的人都穷得很,就算你斩杀了妖魔,人家也没钱给你。
    至于那些大富大贵的人家,可都是住在风水上等的地方,遭不到什么妖。
    让你失望了。”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