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咕碌碌...
    蛟龙头忽地动了两下。
    夏极直接右手一抬,
    狂暴的大日真元驱动剑相远远掠出,再一道金光剑相急掠而出,将蛟龙头再斩为两半。
    夏极侧头看着蛟龙,抬手又是几道金光剑相斩出,顿时间,蛟龙头如砧板上的肉,被剁的上下飞舞。
    而这里的动静,也使得村子闹腾了起来,不少远处务农的山民都往这边跑来。
    其中一个男子正是这美妇的男人,那男子感到出事的地方好像是自己的家,就急忙丢下活计往这里跑来,他只觉脖子痒痒的,一边跑一边抓,而在太阳光,他脖子竟也反着鳞光,这倒不是他是妖,而是人和妖待久了,竟也会被妖气侵蚀而趋向同化。
    夏极随意闪身到阴影里,他若是不想让这些普通人发现,那些人就无法发现他。
    然后,他才开始思索这蛟妖说的话。
    ————小郎君,你居然让我浪费了一张画皮...画伥做这个可是要好久时间呢。
    画皮?
    画伥?
    类似的知识,他在山上道家藏书里看过,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伥鬼大多是死于妖精手中的人所变化而出的,死后如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般,会为杀死它的妖怪服务。
    但伥鬼的形成也颇为艰难,并不是杀多少人就会有多少人变成伥鬼。
    而“技术含量”越高的伥鬼,越是难成。
    画伥,在道书记载之中,唯有冰雪聪明、多才多艺的女子在惨死之后,再受到妖力侵蚀,才有可能变成。
    这让夏极想到黄林村那位四品文官黄正的正妻。
    因为只有这位正妻的死法比较古怪,据村长说,她...是在山上被某种猛兽啃得只剩半截身子了,若不是那脚上穿着的绣花鞋...还无人能认出她来。
    而黄林村里,第一个死去的人不是这位正妻,就是那位黄正了。
    之后的小妾则是已经彻底变成了这裹着画皮的妖怪。
    这妖怪吸取村中强壮男人的精元,而她体内的毒素则是会将那男人的身体彻底融化,只留下一个头骨在外面。
    小妾的身份被人怀疑后,这妖精又金蝉脱壳,再换了个身份。
    而望气术对她无效,是因为她穿着画皮。
    昨晚妖气之所以喷薄而出,很可能是因为她行欢之后,脱了皮。
    他脑海之中,前因后果开始贯通。
    而此时,一股强大的引力从他身体里生了出来,
    无形的生命真元从那蛟妖体内分离了出来,
    游丝一般游进了他体内。
    而他的躯体如海绵吸水般,将这一缕生命元气引入了经脉之中,
    经脉得此真元,则以一种只要静下心来就可以感觉到的速度开始变化,
    连带着,他体内的五脏六腑也开始有些微变化。
    生命真元是“命”里最本质最精华的东西,
    正常来说,身死就会消散,但此时...却被这“唯我独尊功”如同暴君般掠夺了过来。
    夏极看向那一道道正在从蛟妖尸体上浮起的怨魂,口中念念有词,算是超度了。
    怨魂们纷纷向他行礼,然后又往高处飞去。
    夏极看了一会儿,忽然心底一凛,因为...
    这些怨魂里没那位画伥。
    还有妖?
    他一瞬间静了下来。
    双目闪烁着平和的光。
    望气术——望穿山水,可以透过遮蔽物而窥探到气息的变化。
    他转头看着四周,没有妖气。
    而当他俯瞰脚下时,忽然愣了愣...
    在那泥土的深处,很深处...
    灰不溜秋的尘埃下,竟有一团又一团的妖气,快速掠来!
    地鼠么?
    他忍不住想...
    可地鼠不至于这么快吧?
    是自己斩杀了这蛟妖,而引发了后续的连锁反应么?
    蛟和地鼠,一个在水,一个在地,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夏极眯着眼,淡定地仔细观察。
    妖气越来越近,
    他看的越来越清晰。
    这轨迹...这形状,不是蛟就是蟒。
    可是蛟和蟒怎么会在土里?
    除非...这里不是土,而是江。
    这个念头才一出现,就如雷电击穿了天心,瞬间清晰起来。
    昨晚茅厕之所以不臭,是因为这地下早就不是土,而是水。
    而为了掩饰这一点,才在早上施展妖术,将那些秽物重新挪来。
    若都是水的话...
    夏极猛一跺脚。
    轰!
    一声闷鼓般的声音里,尘土飞扬。
    紧接着,以他为中心,地面发出“咔咔咔咔”的声音,皲裂如蛛网忽显的裂痕道道生出,泥土好像融化了一般,在纷纷往下塌陷,如是大地在死亡,在毁灭。
    而在地下三尺处,竟是浪涛滚滚,洪波巨浪。
    大片大片的泥土如崩碎般,纷纷落入巨浪,转瞬被淹没,连半点影子都不见。
    夏极瞪大眼。
    即便再怎么冷静,这一幕也足够突兀和冲击了。
    他也愣住了。
    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吧?
    “我去...难怪这雾说来就来,说生就生,这么大水汽,这么大的浪,这地下都成了江了。”
    “这些蛟妖疯了吗?距离这里最近的钱塘江也有三四十里,它们把江搬了这么远?”
    妖作乱,讲究一个地形。
    蛟在地上和在水里,是不同层次的战斗力。
    而村长说的雾天看到的巨大轮廓,想来也是蛟了。
    夏极俯身看向脚下。
    那洪涛之中,茫茫的黑影向他涌来。
    他冷静下来,同时竟莫名地生出了一丝兴奋感。
    也许是生命真元入体太舒服了,所以渴求更多?
    又或者是唯我独尊功带来的躯体进化,让他本能地渴求加速这个进程。
    生命于无穷的时光里完成了进化,物竞天择,而这种渴求进化的本能则是烙印在了每一个生命的基因里。
    “来吧。”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唇角竟开始露出微笑。
    ...
    ...
    阳光暗淡了,铁灰的彤云从八方掠来,几个眨眼的功夫里就让天色呈现黄灰。
    狂风如万骑席卷平冈,带动村头村尾的杂物和霜秋里的枯叶混在一处,漫天呼啸地飞着飘着,
    就算瞎子都能看出来...
    天灾将至!
    九月本就是江水最汹涌的时候,此时那不过区区两尺的高度怎么抵挡的主江水的怒涛?
    无光的水里,黑色巨影搅动着、翻腾着,带动原本低伏的平静江水轰然冲天,一掀近数丈之高。
    整个黄林村都在这动荡里开始崩塌。
    泥石大块大块坠落,农舍如积木屋子被抽了桌布纷纷倾斜、翻落入水。
    本来还跑往这里的山民们顿时慌了神,纷纷愣在当场,直到有人高喊了一声“跑”,他们才纷纷使出吃奶的劲儿往远处逃开,还有想要回家拿些财物的,则是被旁边的老乡死拽着。
    蛟妖们或许本来某个计划还在实行之中,或许本来还想着再等等,等到江水暗中掏空更多的陆地,让更多的村镇置身于江上,到时候再来享用这饕餮大餐,
    但现在...这计划却被那小道士的一脚给踩碎了,而不得不提前暴露在人面前。
    村人才上远处的高地,整个黄林村就被淹没了,水深不可测,其上怒涛激扬,拉扯着一道又一道澎湃的巨浪往四处拍打。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