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色斜阳暮。
    黄昏的光洒满乱世里的小镇,随风摇出红尘的荒芜。
    因为难民的缘故,不少客栈都被官府临时征用了,用以临时安置重要人物。
    车队寻了一圈,居然没有一处客栈得空,只能驻扎在城中一处湖边。
    镇内不比郊外,无需担忧山匪之类,治安良好。
    而远处依然飘来着种种声音。
    大多是议论妖魔,或是那位天穹上骑虎仙人的。
    这个时代,人们大多对怪力乱神充满好奇、敬畏和向往,妖灾出,神灵现,自然成了热度极高的话题。
    而车队在稳定下来后,也有不少人去了解情况,并参与进了讨论。
    然后,夏极无论走到哪儿都能听到这样的话题了。
    “道宫的真人们才到江边,就看到不少妖鬼的浮尸从远处飘来...这事看来没错了,肯定是骑虎仙人有所感觉,才能在第一时间赶到灾区,斩杀那许多水妖。”
    “有真人查看过了,那些尸体上居然还有桃木之力...显然着仙人是用桃木斩杀了那些妖魔。”
    “桃木真的能杀妖,这也太厉害了....”
    “我一直觉得桃木只能做装饰的...”
    但很快,一道突兀的声音从中插入。
    “一派胡言。”
    说话的是一个捧着拂尘的年轻道姑。
    道姑相貌清丽,眸子里有一种超脱于世俗的漠然。
    青荷色的袍子往两边岔分开,迎风而走时,露出其中两条隐现的雪白长腿。
    她身边行走着四名捧剑道士,具是同样漠然于世的神色。
    这般气场,很是庞大。
    以至于,她虽然说了“一派胡言”,却也无人敢去和她争辩。
    这道姑也不欲多说,只是唇角翘着摇了摇头,又往前继续走去。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普通百姓又何敢言神灵?
    忽地,她心有所感,侧过头。
    轻风吹拂,她的视线投向不远处。
    夕阳里,一名头发散乱的道士正坐在秋风里的树下,出神地看向正起皱了的湖面。
    西风吹着,他的黑发就如一团火焰往后燃烧着,又露出那一双藏尽韵味的瞳孔。
    些微的胡渣在下巴处生出,虽有点杂乱,但却很是有一种奇特的魅力。
    似乎,他就能吸着你去看他,不停地看。
    道姑漠然地神色忽地不漠然了,她强迫着自己回过头,似乎生怕道心有亏。
    这男子...很可能会是每一个女子的心魔。
    而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的道书里也有记载...他们或者她们被称为魔动。
    道姑虽然无法确定这男子是不是魔动,但她可以确定天下没几个女人能躲地过这般的魅力。
    她仔细想了想,只觉好像没听过道乡年轻一辈里有这一号人物,便是走了三步压下了心底地心猿意马,然后和四名道士一同转身走向湖边。
    在距离微黄柳绦还有些距离时,道姑停下,远远作揖道:“天道宫玉蝴蝶,见过道友。”
    夏极早在这几人走来时就注意到了,此时闻言起身,回礼道:“太极宫清泉子,见过道友。”
    太极宫?
    清泉子?
    自号玉蝴蝶的天道宫道姑略作思索,似乎在想这一号人物。
    只是这男子的相貌,就绝不可能平凡。
    而这时,他身后一名捧剑道士嘴唇微动,传音道:“师姑,我听过此人。此人乃是武当山老道的关门弟子。”
    玉蝴蝶传音回道:“是老道的关门弟子?那按理说和我辈分相同了...但,我为何之前不知此人?”
    捧剑道士道:“清泉子应该是今年才刚刚下山历练...而且...”
    “而且什么?”
    “我听说这清泉子徒有相貌,其实没有太多本事,终日里游山玩水,不管修行...在武当属于垫底的角色,说白了,就是绣花枕头,小白脸。”
    玉蝴蝶愣了愣,脸上露出些可惜的神色。
    这等仙风道骨的道友,居然是绣花枕头...这真是让她难以置信。
    但说话的师侄向来以沉稳著称,他自然不可能搬弄是非。
    玉蝴蝶问:“清泉子道友为何在此处?”
    夏极道:“我与师兄失散后,好不容易逃到安全的地方,遇到了车队就一路随行了...”
    玉蝴蝶很想鄙视眼前这个道士,但她做不到...
    因为,眼前的小道士实在是太有魅力了,那是一种她从未有过的感受。
    于是,她温声道:“不知道友有何打算?如果顺路,我们倒是可以同行。”
    一旁的四名捧剑道士都愣住了,
    玉蝴蝶师姑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和男人说话过。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还在疑惑,
    夏极却已经说话了:“我准备随这支车队去往凤鸣山城,然后回武当。”
    说罢,他叹了口气道:“这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我还是回武当山待着吧...”
    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见识到了这个世界隐藏于风平浪静后的神秘与危险,他决定回山好好苟着,安心签到,不成神不外出。
    四名捧剑道士露出些微笑,这是把嘲讽包装在笑容里,心中纷纷暗自摇头。
    看来传闻果然没错,不过才外出云游了一次,就害怕地想要缩回山上,真不愧绣花枕头之名了。
    玉蝴蝶心底是有些想与这位阴阳相合,互助修炼的。
    虽说天道宫隶属天人道,太极宫隶属逍遥道,天人逍遥只见亦有些见解的不同,但终归是同属道乡...跨宫结道侣,也不是太罕见。
    然而,双方的路实在不是一处,可谓南辕北辙。
    玉蝴蝶道:“我们要去西北方与师姐会合,所以无法与道友同行了。”
    夏极问道:“不知道友所说的师姐是谁?”
    玉蝴蝶眸子里露出一些敬重的神色:“庄鱼师姐,道号晓梦。”
    是的。
    她充满了骄傲。
    而她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那四名捧剑道士的眼睛里也有了光芒。
    似这个名字就是光芒本身。
    是那般的光彩夺目,让人即便想起,也足以被照亮。
    玉蝴蝶甚至没有去解释“庄鱼”是谁,因为在她看来任何道乡的人都该知道这个名字,否则就是无知。
    可是...
    夏极真的不知道。
    ...
    ...
    入夜后。
    夏极独自来到镇外修炼。
    这些天,因为体冒火焰的缘故,他无法再在车队里修行了,否则很容易被发现。
    在他即将离开时,车队领队寻到他,小心翼翼道:“小仙长,其实...那一日雯姑娘说瞅见你眸子里有火焰,很是骇人...
    而其他人也觉得你身上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仙长这是受伤了吗?”
    他之前不敢问,但现在道了镇子上。
    这里人多,还有其他道士。
    所以,他才挑明了。
    夏极长叹一声,然后拉开袖袍,露出手臂。
    只见他手臂里有着三道淤青,如是火焰在内里动着,所以连带皮肤处都能看到了。
    领队愣了愣,恍然道:“仙长竟真的是受了伤...”
    夏极道:“道法不深,斗法时被妖火攻体...见笑了。”
    领队顿时有些惭愧,只觉此人若真是披着人皮的妖鬼,那么这一路有那么多下手机会都没有出手,反倒是帮助他们斩妖除魔,解决了不少麻烦。
    而且,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他现在可是亲眼见到了这道士手臂上的伤痕。
    他连连道歉。
    夏极却只是落寞地摇摇头,道了声“无妨,如今这盗寇横行,妖孽作乱地年代,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他放下袖子,手臂里地淤青也顿时消失了。
    他只是控制着大日真元在经脉里微微积停在三处而已。
    这是小手段,容易的很。
    领队和车队里的人解释去了。
    夏极则是离开了小镇,往外走去。
    今日白天的时候,他越发觉得体内有一种“膨胀感”,似乎是生命真元和大日真元达到了某个层次后,而产生的即将突破的反应。
    不知这种突破会如何...
    他心底有些期待,也有些紧张。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