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道宫的玉蝴蝶并没有在小镇多停留。
    夜晚时分,她已经出了小镇,往西北方向去了。
    行了约莫半个时辰,她就停了下来,等来了从另一个方向到来的小队。
    四剑修一性修,是每一支云游小队的标配。
    各大道宫的性修虽然不少,但是能够外出实战的就少了。
    要知道,可以观想,可以画符是一回事,能够在战斗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观想和画符又是一回事。
    而用剑的命修则不同,他们体格强健,气血浑厚,拎一把剑、再身怀点道门的小术法就可以外出了。
    若是遇到战斗或是妖怪,通常由剑修解决。
    而若是这妖怪实在强大,或是数量实在众多,那么...则是由四剑修护住一性修,待到性修完成了观想,完成了符箓的绘画,则可以给予妖怪致命的一击,于茫茫妖潮里杀出一条血路。
    只是从道门的队伍配置,就可以看出性修的重要以及厉害。
    而一个强大的性修,则会受到每一个剑修的欢迎。
    太极宫的虞清竹就是这样一个性修,可以说...她是年轻一代之中的天之娇女,也是太极宫八代弟子里撑门面的存在。
    别人提起她时,都会想到...那是一个会在无聊的时候随时随地画符的怪物。
    此时。
    天道宫的十名道士已经碰头了。
    彼此交流信息后,就准备暂时扎营,然后待到凌晨再往西北方向赶去,以便和天道宫的那一位碰头。
    这一次钱塘决堤,入陆四十里,水妖遍野,黑雾弥漫,道士纷纷下山...但这些道士大多是真人,或者资格很老、实力极强的受箓道士。
    而还只是个才入受箓道士不久的庄鱼,却已经能够得到诸多弟子、甚至师门的信任,号召同门师兄妹,甚至其他道宫的存在,于这钱塘妖域里征伐妖怪。
    俨然之间,庄鱼已是一副未来道乡执牛角者的领袖模样。
    至少,是那些准领袖之一。
    此时入夜的密林,气温陡然下降。
    秋夜里,透着几分肃杀荒凉悲苦,不时有苍鸿辞远往南而飞,不时有林中野兽嗷鸣有声更幽。
    篝火升腾了起来,
    暖红的焰光让众人身影往外忽伸忽缩,贴附于冷暗的荒林中。
    天道宫的道士道姑们静静坐着。
    有一人忽然开口道:“来时一直听说骑虎神人的事,诸位道兄可听到了?”
    玉蝴蝶道:“不过胡言罢了。”
    “会不会事某位真人刚好在周边,见到水妖作乱,就直接出手,以箓章唤来天神?”忽地,一名道姑开口。
    另一名道士附和道:“天神?这倒是有可能了...除了天神,怕是没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了。”
    “师兄,师姐...天神不过短暂的出现就会消失,可我沿路听到的消息是...江畔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水妖浮尸。总不可能那许多水妖就凑在一处,让天神斩杀吧?”
    众道士道姑又沉默了下来。
    确实。
    就算有道乡强者以箓章盖于符纸,请出天神,天神也只会存在很短的时间。
    而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斩杀那么多的水妖。
    除非这强者能够连续召出天神,但天神不同地灵,完全不可能频繁地召来。
    但玉蝴蝶也不说话了,毕竟事实摆在眼前,确实那么多水妖死了。
    她一甩拂尘,席地而坐,双目缓缓闭上。
    另一名性修的道士也闭目养神。
    八名剑修则是分为了两组,分别守上半夜和下半夜。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忽地,远处传来了哭声。
    哭声随着秋风,往这里飘着。
    那哭声极其悲伤,有着强烈的穿透力,好像是素衣缟服的女人,于林子里哭天抢地,放声哀嚎。
    “妖孽尔敢!!”一名道士双瞳猛然睁开,看向声音的方向。
    望气术发动。
    数息后,这说话的道士愣住了。
    因为没有妖气。
    其他几人也纷纷睁眼望气探查。
    然后,彼此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荒山野岭,三更半夜,如此悲声的恸哭...不是妖怪说出去别人都不信。
    但居然没有妖气。
    那就不是妖怪了?
    八名剑修彼此对视了几眼,其中四人直接执剑起身,往远处探查过去。
    四人为首的道士名为孙不航,是天道宫里修行了十二年的一位游方道人,上山前曾经在都市武馆里做过武徒,所以底子很好,上山后更是勤修道法,如今实力在同辈人里算是不俗的了。
    他在前行走,其余三人列阵随后。
    绕过几段黑黢黢的林道,身后篝火光芒已经不见。
    那哭声越来越近。
    他们也终于看到了哭泣的人。
    那真的是一个穿着素白丧服的女人,披头散发,正靠着一处穿过林间的黑色溪流,跪在地上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哽咽着哭泣。
    而这尖锐的哭声,正是从着女人处发出的。
    孙不航只觉诡异,再次动用望气术...然而,还是没有半点妖气。
    他舒了口气,看来是他们想多了。
    他上前一步,想要说话。
    然而,她嗓子才一动,一股难以压制的悲伤就从心底涌了上来。
    他只觉沮丧到了极致,什么事都不想做,只想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孙不航跪下了。
    双手撑在地面,大哭。
    他身后的三名师弟也只觉悲从中来,开始嚎啕大哭。
    顿时间...那女子在前哭,四名道士在后哭。
    荒山野林,三更半夜,寒烟阵阵,残月高悬,如此一幕只让人觉得诡异无比。
    ...
    ...
    “这里不错,安静无人。”
    夏极来到了远离小镇的地方。
    他立于霜白色月华下,长吐一口浊气。
    浊气很快散尽。
    而他也不再压制体内的“膨胀感”。
    之前于黄林村,桃木神虎杀的水妖太多了。
    而且那些水妖大多都不弱,还有少数可谓是很强了。
    夏极觉得以自己当时的力量,虽然能够轻松斩杀其中的某一个妖,
    但因为地形限制,因为各种原因限制,若是遇到数只妖,怕是就会存在风险;
    若是遇到数十只妖,他怕是就会被困在江上,左冲右突,只能碰运气才能脱离了,甚至死在水妖的围剿之中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桃木神虎太过bug,一切妖的攻击根本伤不到它,而它对每一个妖都是秒杀。
    那许多的水妖都死了。
    它们都成了养分。
    它们都被夏极吸收了,消化着。
    现在,这消化是结束了。
    他的奇经八脉已经彻底被生命真元“进化”到了一个未知的层次,能将武者灼烧致死的大日真元已经能在他经脉里畅通无阻了。
    人养气,气养人。
    这种“膨胀感”正是气养人的结果。
    夏极觉得自己的身体痒痒的,好像每一块肉之下都有着强烈的真元在驱动着,要让这些肉随着真元的驱动而变化。
    稳妥起见,他先脱了衣裤,连同师侄们给的九十两银子巨资一起小心翼翼地放好,这些天风里来雨里去,哪怕再苦他也没舍得花这些银子...身为穷逼,他很清楚的知道,若是花了这些银子,回山后就还不起了。
    而“还不起”这三个字,岂不是世上最大的束缚?
    此时,他站在月光里。
    狂野的躯体展露无遗。
    而很快...
    他深吸一口气,不再压抑那种膨胀感。
    嘭。
    嘭。
    嘭。
    好似有什么在跳动。
    哧哧哧~~~紫焰从他周身毛孔里流淌出来,直接将体表的一切污垢尘埃烧去。
    紧接着,他那流线般的肌肉开始膨胀,灼热的真元如怒涛拍打,使得他每一块肌肉都变得如装甲般坚硬。
    小片刻后,紫焰忽地来了一次暴涨,而他的身型也迎来了一次暴涨。
    再到落定时,原地站着的已是一个身高四米多的紫焰巨人。
    他每一块沐浴在紫焰里的肌肉都似铁水浇铸成的的钢铁长城,给人无法摧毁的绝望之感,充满了强大的视觉冲击力。
    但夏极自己知道,这肌肉还不行,只不过是气养人所推动出来的肌肉。
    毕竟,他没有专门修炼过横练硬功,基数不行,加成再多也应该只能随手秒杀一些普通妖怪罢了。
    或许今后,他可以试试横练功法。
    如此一来,他的体型就会变化,也许就可以让自己不再那么受到异性欢迎了。
    没有人会理解,太受异性欢迎实在是一件很苦恼的事。
    此时,夏极只觉树木变矮了,衣服如小虫子般...
    他心底隐隐有了预感,抬手一吸,一面早准备好的铜镜飞了出来。
    只不过...他很快无语。
    那铜镜在他粗糙手心里,就和一个豆子差不多大小,根本照不清他现在的模样。
    他此时只觉五感无比清明,隐约听到远处传来流水声,便是抱着“以水为镜”的想法,踏步而去。
    这才一踏...他脚下狂暴的气流轰散而开,大地猛地打了个哆嗦。
    而他,已高高飞起。
    --
    ps :小水恳求大家千万不要养书,这关乎到一本书后续有没有推荐...拜谢拜谢~
    这本书,小水自己写的很有感觉,有一种回归和融合的感觉,也觉得后续会很有意思,希望能够写很长很长很长,恳求大家能够支持~~
    新书需浇灌,再三拜谢~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