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是凉了。
    老道不过是中途回来一次罢了,略作休息,他就再度提剑下山了。
    而他在山下斩了多少妖,经了多少苦,却从不与别人说。
    斩妖少说不出口?
    这是绝无可能的。
    因为,太极宫很大程度上都是由掌教支撑起来的。
    老道虽是剑修,但却是剑修里的传奇,也是道乡之中老一辈的传奇。
    八代的弟子们虽对他知之甚少,但都或多或少听过一点他的事迹。
    大抵是说,这位老者常常一人一剑,深入妖域,于万妖之中取大妖项上人头,消弭灾祸于未起之时。
    神人无功,无名。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哪儿需要什么功名?
    钱塘妖灾,还未过去,老道岂能安坐武当山?
    乱世下山,岂不是道士之宿命?
    另一边,彭真人没有能收到夏极做徒弟,也不以为意。
    而这件事,传出去后,明着给那位武当小师叔贴上了一个“重情重义”的标签。
    暗地里,却是不知多少人说他傻。
    玄素宫,一脉单传的素女派系真人要收他为徒,要救他性命,他却只为了不离开武当,而枉然不顾,这不是傻是什么?
    哪个男人不想和九十九个貌美如花的妻子相敬如宾?
    哪个男人不想齿落更生,发白又黑,青春常驻?
    可这样的机会,放在那位武当小师叔面前时,他居然拒绝了。
    这是多傻的人才会做出的事?
    夏极把荷包一一分还给了师侄道姑们,九十两银子,一两都没少。
    而师侄道姑们也都知道这位小师叔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也都知道从今往后他已经无法再修行了,更知道他甚至可能因为体内妖火而死亡。
    于是乎,小道姑们都特别同情小师叔。
    可却也没人再提道侣的事了。
    小师叔,已经没有未来了,已经无法成为她们“不可绝阴阳”的对象了。
    ...
    ...
    夏极乐得清净。
    妖火焚身的计划,是他灵机一动想出来的,没想到居然这么有效。
    他已经可以很好地控制那些紫火,做出“堵塞在经脉里”这种假象,虽然不是太容易,但也不难。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事,这明明是道门火焰的紫火,居然骗过了那么多人,让他们真的以为是妖火...真是,太没有数了。
    大日真元所生出的火焰,乃是太阳所产生的至阳之火,怎么可能是魔火?
    对别人来说,下山云游是必须的。
    因为,下山云游可以成就他们。
    然后,受箓则是为了更进一步。
    但对夏极来说,最好的成长方式就是一直苟在武当山上,安心签到,安心发育,悄悄地窥探到这个世界的奥秘,而不要被这个世界的“奥秘”窥探到。
    那么,他何必缘木求鱼,舍本逐末,非要出山去浪呢?
    说起来,是有些欺骗了师父师兄师姐。
    可是...他若能更好的成长,岂不是也能庇护整个武当山?
    只不过是在暗处罢了。
    ......
    一切似已尘埃落定。
    霜叶枯草,瑟瑟山风。
    夏极既然决定苟在武当山,他就直接去锁妖塔第一层领出了小狸猫妖——阿紫。
    然后,以山门之中的特制符收了阿紫,作为与他签订了契约的小妖。
    从今往后,他就是主人,阿紫就是“任劳任怨”的小妖奴。
    阿紫还很懵逼地在锁妖塔第一层晒着太阳,就被收了。
    而但凡和道士缔结了契约,妖怪就不需要再回锁妖塔了。
    所以,阿紫还是挺开心的。
    能在山上躺着,谁要躺回锁妖塔里呀?
    “主人主人,你不是说我还小吗?”阿紫蹦蹦跳跳,欢快地随在白袍小道士身后,如麻雀般用清脆地声音提出问题。
    “小一点没什么。”
    “欸?”
    “能干就好。”
    “哦。”
    阿紫迷迷糊糊的应了声,但忽地如被闪电劈中...
    等等!
    能干是什么意思?
    她大眼珠子咕噜噜转着,紫衣飘着,还只是个刚化形不久的小狸猫呢,虽说被下了血咒,但却终究还没能理解“血咒”是多么恐怖的东西。
    忽然,她感到一只手向自己抓来。
    “啊~~主人~~~”阿紫大眼里迷迷糊糊。
    然后,她感到自己命运的后脖颈被捏住了。
    她如被点了穴般,顿时安静下来。
    夏极道:“变回小狸猫。”
    “哦~”
    阿紫乖巧地身形变化,化作了一只可爱小狸猫的模样。
    夏极随手把小狸猫丢在左肩膀,走到不远处的树边,卷起袖子,撸起裤管,拎起树下的一个木桶,还有鱼竿,继而往远处的山湖出走去。
    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山歌。
    宝石般的蓝天上,白云悠闲地飘过。
    深秋的山风在午间的时候没那么冷漠,没那么萧索,没那么悲凉。
    风吹时,山林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万籁俱起,好似一曲自然的琴箫合奏。
    蜿蜒如蛇的小道延伸向远处。
    走在小道上的少年,被婆娑的树影将一片片铜钱大小的光斑投落在身上、白袍上、头发上。
    来到湖边。
    夏极放好鱼竿,回手摸了摸阿紫的脑袋,然后指向鱼竿的尖头处。
    阿紫:???
    夏极道:“阿紫,听我说,展示你才华的时候到了,请务必不要让主人失望。”
    阿紫明白了...
    顿时“滴溜溜”地顺着鱼竿儿跑到了鱼竿顶端。
    夏极坐在树下,用最舒服的姿势舒展开长腿,压在被阳光晒得暖暖的枯草上,然后把鱼竿甩了出去。
    对他来说,鱼竿上多个狸猫就和没重量似的,根本不影响。
    倒是阿紫飞了起来,直到鱼竿落定了,她才舒了一口气,
    四条小短腿抱紧了鱼竿,
    然后乖巧地垂下尾巴。
    啵~~~
    长尾惊破水中天。
    乱了风云,碎了烈阳。
    水波之间,涟漪荡漾,似一片一片又一片的金鳞,仿是此处藏着一条黄金的魔龙。
    夏极打起哈欠来,闭上眼,耳中只听着“啪嗒啪嗒”的声音。
    那是一条又一条鱼儿被甩射到草地上的声音。
    偶尔才传来一声“噗通”的空闷声音。
    那是鱼儿命中入桶的声音。
    “看来阿紫的命中率,还有待提高啊~~”他心底这么想着。
    不觉之间,午睡的感觉就来了。
    他靠着大树,成熟的鱼竿自己在钓鱼。
    这样的日子...真好。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