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粒沙,可成一个小世界。
    兜里揣着那粒沙,就是装着你的世界。
    芥子细沙,取自“芥子须弥”,须弥山何其之大,却可存放于小小的芥子之中。
    这一刻,这一粒芥子亦已以一种人类无法想象的方式包裹了这片深谷秘境。
    之前,夏极只隐约知道它的功用,却无法知道具体。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就好像大陆版块的移动、星辰的转动不会如爆竹般喧嚣。
    芥子收回,落在夏极掌心,不过如一粒尘埃,渺小而不可见。
    但一股神奇的联系已经在夏极和这尘埃间构建起来了。
    他抬手触碰了下细沙,然后心神一动,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一瞬间,他已进入了细沙。
    顿时间,一片和这幽谷秘境一模一样的世界展现在他眼前。
    头顶的小太阳依然还在。
    山谷里的灵花灵草依然还在。
    除此之外,夏极还记了不少外面景象的细节。
    一一查看,都没有变化。
    “真的...复制过来了?”
    夏极信步走在芥子世界里,这里灵花灵草虽多,但因为那小太阳里存在的死气,这些灵花灵草不仅不得成精,甚至还无法结出果实。
    因为,果实也是生命的象征,而那小太阳虽然给与了这里的一切以光和温暖,但却剥夺了再诞生生命的权力。
    阿紫看到主人忽然消失,愣住了,踩着金刚琢子到处寻找,不停喊着“主人,你在哪儿”。
    小片刻后,夏极已经走出了芥子世界。
    他才一出现,阿紫就跑到了他身侧,“主人...你怎么突然又出现了?”
    夏极摸了摸小狸猫的脑袋,笑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他刚刚在芥子世界里,虽然还没探查清楚这世界多大,但却已经明白了两三个小的规则。
    第一,芥子世界的大门开关掌握在自己手里,换句话说,自己想让人进就进,想让人出才可以出。
    第二,只要在这一粒细沙一米范围之内,自己可以强行拉人进入芥子世界。
    第三,自己只是拥有着芥子世界的“复制权”,和进出权,而对这个芥子世界却依然还是一无所知。
    此时,阿紫已经在他身侧一米范围内。
    夏极心念一动。
    阿紫只觉眼前一黑,下一刹那,她已经站在了这片秘境的另一个地方。
    夏极心念再一动。
    阿紫又被弹了出去。
    阿紫:???
    “保密。”
    阿紫:???
    小狸猫呆呆的,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毕竟里外两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夏极把细沙随意丢入耳中,再略作探索,就返回了。
    ...
    ...
    山中无甲子,度日不知年,转眼便是三个月过去了。
    冬去春来。
    春寒料峭。
    钱塘妖域的镇守真人这个月轮到老道了,而老道也刚好准备下山和回山时再去药王镜山,拜访那位神医。
    然后,若是小弟子能被神医治好,那最好不过。
    若是神医都治不好...
    老道希望他能和那位生母返回皇都。
    而这,也是庄慢慢的想法。
    老道已经把事和庄慢慢说过了,夏极的那位养母心底悲伤,但却也希望自家孩子在余生能过的开心,否则即便留在小镇上也只能种种田,或是这么游手好闲下去。
    如此,能随着那位生母返回皇都,享受一世融化,未必不好。
    冬日冰雪解冻。
    秘境的瀑布又湍急了许多。
    轰隆隆的水流夯击声,使得万壑生雷。
    这强大的力量,时刻不停地砸在那赤身裸体的男子身上。
    男子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只如闲庭信步,甚至连半点身体的歪斜都没有。
    阳光照在他身上,显出那内敛的狂野躯体,黑发如焚烧的魔焰,在清澈水流里盘旋着。
    瀑布那般强大的冲击力,竟不能使他的一根头发弯下。
    他猛然睁眼,一双眸子里闪出骇人的光芒。
    而肉眼可见的,是他体内如同“充能”般,一层层紫光涌动,但是...
    那些紫光也许是达到了某种临界,而开始变白。
    嘭!
    嘭嘭嘭!!
    一重重轻微的雷鸣,在他体内响起。
    积蓄已经的大日真元,终于若鲤跃龙门般,冲破了他体内的第一个隐穴。
    第一个破开后,又是一连串的炸响。
    不过短短的半炷香里,夏极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冲破了三十六个隐穴。
    这意味着,以外在的评判标准,他也已经达到行气第四境界“引神入体”的上品之境。
    这修炼速度让他有些吃惊。
    因为之前,他可是花费了超过一年半的时间才让大日真元贯通任督二脉,以及冲破奇经八脉。
    如今,不到半年的功夫,他却已经冲破了三十六个隐穴了,这速度不可谓不快。
    也许是躯体的横练,独尊功的进化,反哺了行气吧?
    心念过着的时候,大日真元已经稳定地进入了他那三十六个破开的隐穴。
    境界的提升,意味着更强,也意味着他体内的大日真元更浓郁,更浑厚。
    夏极长舒一口气,翻转双手。
    五指虚握之间...
    大日真元从掌心毛孔里逸散而出,于湍急的瀑布水流里构建成了两团苍白的火焰。
    白焰的温度显然比紫焰温度更高,虽然还非纯白,但两团火焰才生出,整个瀑布往上十多丈,皆是瞬间煮沸,化作一幕难以想象的奇景,呈现在这秘境之中。
    上面的水,因世界的重力规则而在往下流。
    但下面的水,却因为夏极双手的白焰而在往上沸腾。
    无穷的水汽,无穷的水,气态液态源源不绝地在半空对撞,产生了玄奇的定格。
    生出脚的树妖们瞪大眼看着,对这位“孕育”它们的太阳,树妖们是格外崇拜加尊敬,见到如此强大和夸张的一幕,树妖们纷纷跪下,高喊起来:
    “伟大的老爹!”
    “老爹万岁!”
    “嗯...老爹!”
    “让开让开...伟大的老爹万岁!”
    “伟爹万岁!”
    “爹万!”
    “大爹!”
    阿紫:......
    这是一群憨憨吗?
    ...
    ...
    次日...
    阿紫看到树妖们在做一件令狸猫迷惑的事。
    “快点快点,在我肚皮上画上老爹的模样。”
    “老爹的头不是圆的。”
    “可是...老爹就像太阳一样呀,太阳是圆的。”
    “对,在我心里,老爹就是圆圆的太阳。”
    “那就画太阳吧。”
    “我也要我也要,在我肚皮上也画个太阳!”
    树妖们自己无法触碰到自己的身体,所以在互相帮忙,互相画着画...
    没多久,一个个歪歪扭扭的“太阳”在树妖们身上出现了。
    远远看去,那是一个光焰沸腾的烈日,
    虽如孩童涂鸦之作,
    但出现在这么多树上,竟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古老神秘感,
    似乎其中透出某种庄严肃穆和具有着宗教氛围的暗示,如图腾,又如圣像之类。
    阿紫知道,树妖们画的是主人的头...
    毕竟,主人在修炼的时候,大多时候,黑发之中都会灌满力量,而如水草和光焰般往上舞着,这落在出生没多久的树妖们眼里,就成了...烈日的光辉。
    正想着的时候,
    忽地,一只猴子骑着老虎,从远处飞快地跑来。
    猴子吱吱吱地喊着话,很急促。
    阿紫曾受夏极的命令,让这些小动物帮忙看着武当山,尤其是夏极在乎的那几个人,如果出事了,这些小动物就会第一时间跑来汇报。
    此时...猴子的话,阿紫听明白了。
    很简单...
    武当出事了!!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