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火德星君箓章!”
    “她怎么会有火德星君箓章!!”
    “那东西...真的是火德星君吗?好恐怖...而这还只是火德星君的冰山一角,还只是人间能承受他的一点力量。”
    “师兄,你见过真正的九品天神吗?我是说不是天神将...”
    “师弟,冷静一点。”
    “怎么冷静,刚刚我觉得自己真的会身死道消!
    祂只是看了我一眼,我就觉得无法抵抗...
    真的有神,祂们真的存在!
    三十三天和彼岸都是存在的!
    人间官九品,天上神九品,都是真的!是真的啊!!师兄!”
    “师弟,冷静!”
    灵露真人捋了捋长须,看向宋真青,淡淡道:“有或没有,重要吗?我们所求的长生和祂们无关,火德星君箓章虽然强大,但是动用这章的人却未必强大。”
    “她是天神转世啊!师兄,星君都说了,这一世她为清竹子。”
    宋真青的道心就如玻璃一般,
    未曾粉碎时,在阳光里闪烁光芒引人注目,
    而一旦被打碎,就成了一地的碎玻璃渣,
    他抓着头发,神色又懊恼又狰狞,“怎么可能,她那么一个被抛弃的小丫头,差点儿被卖入勾栏青楼的小丫头,她是那么卑贱,她怎么会是天神转世?她凭什么?”
    “师弟!”
    灵露真人有些失望地看向这位道士。
    之前,他从未见到师弟如此失态,如此地遇到一点事就一蹶不振,实在是...还不如个普通道士。
    宋真青大口大口喘着气,他今天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在灵露真人连续的呵斥之下,他终于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平复了下来。
    气氛稍稍沉默了下。
    宋真青道:“师兄...抱歉了。”
    “无妨。”
    灵露真人微微笑着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这未必不是契机,能磨去你过去的锋芒,福祸相倚,这也是好事。”
    宋真青羞愧道:“师兄说的是。”
    灵露真人道:“师弟不要忘记我们要做的事,今日无法执掌武当固然遗憾,但晚几个月,武当还是我们的...”
    “师兄,我们真的要去...帮妖怪?”
    “师弟此言就过于迂腐了。
    天下大变在即,山南道不过其中之一,钱塘妖灾亦不过是被曝光出来了的冰山一角,那还未曝光的却已是黑暗里的庞然大物。
    如此局势,又何谈帮妖怪?
    这不过也是为了长生,为了时势罢了。”
    “长生?真的能长生?”宋真青眼睛忽地亮了起来。
    “那师弟以为这么大阵仗,是为了什么?”灵露真人负手悠悠道,“还不是为了分一块吃了就可以长生不老的肉?
    火德星君出世,不正是也预示着天地大变在即么?
    等着吧。
    群魔乱舞,诸神降世的时候或许不远了!”
    “太好了,师兄。”宋真青顿时开心起来,然后沉吟道,“曲高和寡,大道之路何其狭窄,妖魔也是天地之间德生灵,人尚且会为善为恶,更何况妖魔?
    然,在天地眼里却无有善恶,我们又何必执着于帮不帮妖怪呢。”
    宋真青很快想通了,只要能长生,帮妖怪又怎么了?善恶算个屁啊。不对不对不对,善恶本就不重要,人能杀妖妖杀人又怎么了?他不过是窥见了长生的机缘罢了。
    想到长生,他心头火热。
    这么多年...两百四十年的人类寿元极限,终于要被打破了吗?
    灵露真人颔首赞道:“师弟的悟性当真不错。”
    “师兄,可需要我做什么?”宋真青忽地充满了干劲。
    “唔...这倒还真有一件事需得师弟去做。”
    “师兄请吩咐。”
    灵露真人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随手丢出,道:“此事,师弟务必隐蔽,若是做成了,师弟之前被乱了的道心又可寻回,同时我们也才会有资格去参加这分肉大宴。”
    “分...分肉大宴?”
    “不错,吃一块肉,就可长生不老。”
    “当真?”
    “师兄何时骗过你?更何况,师兄还指望你做师兄的守护剑修,又岂会害你?”
    宋真青点点头,
    他摸着瓷瓶,拔开塞子闻了闻,眼中露出一丝奇异的神色,有些动摇,但很快想到“分肉大宴”四个字,顿时有些动摇的神色又坚定了下来。
    “为了能吃到肉,帮助妖魔也无妨。”
    “如此...就算牺牲一些小道士小道姑又如何呢?
    反正...在之后的天地大变里,他们这样也的也活不下来。与其让他们见识到世界的黑暗,不如让他们早早地葬身在此时的和平中。”
    宋真青握紧瓷瓶,喃喃道,“贫道是为了你们好。”
    ......
    虞清竹捧起瓷杯。
    轻抿了一口茶。
    而她对面是道乡里制造金身像的老师傅。
    虞清竹既然答应了要供奉火德星君,自然不会食言。
    她和老师傅细细说明了那位白焰巨人的模样后,老师傅在纸上试画了几次,待到确认后,才说过一些时日再来请星君金身。
    虞清竹为人冷冷清清,所以由大师兄陪着来。
    大师兄和老师傅倒是熟稔的很,两人用乡里土话谈笑风生地聊着天南海北,胡天海地扯着虞清竹根本无法加入的话题,不时爆发出笑声。
    虞清竹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能把一些废话聊那么久,还聊的那么开心。
    她就如一尊冰冷的玉像坐着,静静喝着茶,不时伸手拂过腰间的小囊,囊里是暗红色的小章。
    这事儿不是秘密。
    已经传了出去。
    火德星君本君显世。
    武当清竹大师乃是天神转世,所以才在无有观想法、无有秘咒的情况下,能够成功地请出火德星君。
    如今,天神降世,武当太极宫这是又要请一尊神仙像,或许不久之后,会再立一个香火宫了。
    反对?
    不存在的。
    天神确确实实地降世了,这是福气,怎可能反对?
    老道虽然不在,但其实老道大多起到的是一种“坐镇”的作用,而实际事宜早就放手给后辈了,所以他孑然一身可以入妖域斩妖魔。
    清竹大师之名虽然还未如日中天,但却已经迅速升温,她或许还差几场战斗来证明自己。
    这些都是名。
    虞清竹不喜欢,但武当需要。
    她听着大师兄和老师傅的聊天,一时间思绪有些飘远了。
    她想起了师弟。
    然后又想起了一句诗: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师弟...
    就是这样的人啊。
    其实,她也想过这样的生活。
    但有师弟这么过,她就也满足了。
    师弟...
    我会守护你,还有大家。
    清竹大师心底默默说,她的五指则是握紧了这天赐的箓章。
    “星君,今后拜托了。”
    ......
    二师姐绝对想不到,那位恐怖的星君在做什么。
    星君正翘着腿,躺在瀑布边青石上,在吃桃子。
    这桃子可是极品,几乎一咬就溅出汁水来,甜而多水,非常好吃。
    一个个树妖腆着“画着太阳”的肚皮,用小短手自己摘下枝头生出的水果,捧到那翘腿的白袍小道士面前,推推嚷嚷地喊着“老爹老爹”。
    “老爹,吃我的桃子,我水多~~”
    “老爹,桃子哪有梨水多,我的梨子全是水~~”
    “哼!水多有什么用,要甜才行~老爹,我的最甜啦~~”
    “水多才好!”
    “要甜的好!”
    明明没到结果的时节,但这群成了精的果树妖硬生生地结出了最甜的果子,然后争宠般地献给夏极,献给它们的太阳。
    而那些非果树类的树妖则是有些难受,远远地站着,在春风里随风动着枝桠,发出“杀杀”的声音。
    其实,自夏极随猴子去那发现【山经】的秘谷,发现那小太阳还有巨骸骨,以及用“芥子细沙”复制出小世界,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
    这段时间里,他除了修炼,也会再随着猴子去探索一下,可惜再没什么大发现。
    同时,他自然而然地开始探索这属于他的芥子世界。
    毫无疑问,这是个神奇的小世界。
    地方不大,方圆两百里,再往外就是黑色的虚空,无法进入。
    然而,曲折的山峰无形之间扩展了这两百里的直线距离,以至于在芥子世界的边缘竟然还“复制”到了武当太极宫的一座石阶。
    夏极做了几件事。
    第一,敲碎了秘谷山岩,使得镶嵌在石头上的小太阳升空,照耀着整个芥子世界,然后芥子世界就可以永远沐浴在光明里。
    第二,从芥子世界带灵花灵草外出,然后又把外面世界成了精的树妖带入芥子世界。
    第三,在芥子世界里漫无目的地散步。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