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夏极来说,这芥子世界虽说是他“复制”的世界,是独属于他的世界,但是...他对于自己的这个世界只能感知,却并不能了解。
    就如一个揣在兜里的苹果,可以看可以摸一目了然,但你却无法说清楚这苹果怎么生长出来的、为什么会长成这样。
    甚至...某种程度上,这个世界里的存在还能杀死他。
    当然,“复制”只是复制了一切非智慧存在,囊括山峰地形、没有成精的灵花灵草、以及整个的那具巨尸。
    所以,目前为止,并不存在能杀死他的东西。
    此时...那些邪恶树妖兴奋无比,或如蜘蛛般在地上、绝壁上乱爬,或是挥舞着刀阵般的枝干发出利刃破空呼啸的声音,并没有哪个树妖能为他解释。
    阿紫就更别指望了。
    夏极只是略一思索,就大概明白原因了。
    还能有什么?
    就是这方土地,还有那太阳有问题。
    灵气浓郁,却也暗藏死气,使得一切灵花灵树无法结出果实,无法成精。
    这里是“生命成长”的圣地,
    也是“生命诞生”的禁地。
    是一个矛盾且复杂的区域。
    夏极也正是看中了这片土地的不凡,所以才在不多的选择里直接用芥子细沙“复制”了这片土地。
    看到邪恶树妖们兴奋嗜杀、视死亡为回归他怀抱的模样。
    夏极也是无语。
    他堂堂一个能被火德星君箓章请出的正道神灵,为何会养这么一批东西?
    “主人,怎么办怎么办?”小狸猫如没头的苍蝇,看着那些同样没头在乱跑的树妖,有些不知所措。
    夏极问:“阿紫,你在芥子世界里也待了一段时间了,有没有觉得异常?”
    阿紫愣了下,明白主人怀疑“一切是这个世界造成的”,她闭目好好感受了下自身,然后摇头道:“主人,我身体没有异常...”
    没有异常?
    夏极摸了摸下巴,忽道:“你在芥子世界里没法修炼吧?”
    “是呀~”阿紫道,“我是要拜月修炼的,而芥子世界一天到晚都是阳光普照,所以我都是在这里吸收一点灵气,晚上就出去修炼呢。”
    夏极仰头看向芥子世界天空的太阳,或者说那个已经死了不知多久的未知存在的瞳孔。
    阿紫甩着大尾巴道:“主人怀疑是太阳的问题?”
    夏极点点头,“阿紫啊,这一批树妖应该还有三十个,任由它们成长,看看会变成什么样。你的话,多关照一下从这个世界挪到外面的灵花灵树,如果成精了记得告诉我。”
    “是~主人~~”阿紫拉了拉裙子,优雅地欠身。
    夏极道:“你表现一直都很好,想要什么奖励吗?”
    “奖励呀~~”阿紫亮了起来,忽地想起《花魁回忆录》里常常说的“团扇掩面、霓裳舞衣”,于是道:“主人能不能给我买个团扇还有霓裳舞衣,我要紫色的~”
    夏极想想,这一套下来得不少钱了,但毕竟是这么乖巧的小妖奴,便是道:“行,有机会去城里的话,我们就买,这些东西镇上买不到。”
    “主人真好!!”阿紫兴奋的大尾巴藏不住了,从裙子里露出来,一甩一甩地蹭着夏极的腿。
    夏极离开芥子世界后,就从怀里取出了一本薄薄的册子——【白鹤御剑术】。
    这功法来自于武当道藏阁,是夏极从四师兄那边借来的。
    这功法只截至剑意为止,可兼修啸法而提高,修炼到高深处,可以于秋风落叶密林中行走而片叶不沾身。
    也许对别人来说,这是很不错的进阶功法,但对夏极来说却很浅显了。
    只不过,
    如今,
    他的行气只要坐在太阳下就可以;
    他的横练只要坐在瀑布下,外带三餐加些富含矿物质的石头就可以;
    至于生命真元,因为没杀戮,所以修炼不了;
    至于那一式云之君兮,也是已经修习透了,如今就差行气境界的提升,来动用更高深的剑相;
    而三闪金光咒的第三闪——日月星之光,也已经熟练掌握了。
    简而言之,
    他所有的功法都上了正轨,都已经很成熟了,都可以自动修炼了。
    因而,他的时间空出来了。
    如果不学点其他东西会太无聊。
    但是,他已经没有其他渠道能得到功法了,所以就去了四师兄那边借书说要看些武理。
    四师兄别人是不借的,但老道特别关照了小师弟不是别人,所以四师兄还是借给了他。
    夏极修炼这【白鹤御剑术】,简直就如大学生去看初中生的教科书...
    待到穿透树林的落地光斑暗沉时,宿鸟归巢,大片大片的鸟儿哗啦啦地巡弋过天空,
    黄昏暮色,光明渐淡,蓝天转为蓝黑,很快就会星空漫天。
    夏极收起【白鹤御剑术】,打了个哈欠,
    然后随手一招,一根树枝就飘到了他手里。
    白袍小道士一跃而下,站在瀑布边,喊了声:“叶来。”
    没什么反应。
    夏极侧头,对着悟性低下、正懵逼的树妖们看去。
    其中一个聪明的树妖忽地灵机一动,恍然大悟,
    它摇摆着身体,将枝头的叶子纷纷向夏极的方向射去。
    这树妖这么一表现,其他树妖也开窍了。
    顿时间,明明是初春时分,却是落叶漫天,化作一个庞大的漩涡,向白袍小道士卷去。
    夏极抓着树枝,闭目凝神,收敛罡气,就往前踏步而去。
    叶卷过,掠过,但他却如一只灵巧的白鹤,从这诸多落叶里走过,
    身形好似信号不好的电视画面猛地闪一下,却又还在原地。
    几步之后,漫天叶落。
    片叶不沾身。
    夏极随手弹开树枝,在二十倍状态下,他已经只需要一天就可以把一本功法修炼到高深之处了。
    而额外参悟一本功法,也会为他带来视野的开阔,和从另一个角度去审视自己的力量。
    “明天再借一本吧。”
    夏极伸了伸拦腰,该泡药澡了。
    阿紫如往常般,按照他的要求早早准备好了一缸热水,热水里沉着药袋,这是修行【山经】所必须的物品。
    第二天,
    夏极去了道藏馆,归还了【白鹤御剑术】,然后又借了本【紫电御剑术】。
    四师兄也是无语,问:“师弟,你是不是把书盖在脸上睡了一天?”
    夏极严肃地告诉他:“不,师兄,我已经全部掌握了。”
    四师兄呵呵笑了笑,失去了和他谈话的兴趣,然后取了【紫电御剑术】丢给他。
    如此这般...
    一晃又是七八日过去了。
    虞清竹请回了火德星君的金身像,虽然只有一米多高,但奉在神龛上也算是高高在上了。
    而待到老道归来后,她和师兄都会申请去修建一座火德星君的陆地行宫,以堂而皇之地供奉。
    但此事是大事,需得昭告道乡,而不可随心所以的废立。
    另一边,夏极以每天练成一本功法的速度在度过着平凡而简单的日子。
    这一天,
    四月近末。
    深夜,繁星点点。
    夏极正睡在木屋里,忽地听到远处传来交集的“吱吱”声。
    是猴子。
    猴子来到这位“丛林太上王”面前,恭敬而又畏惧地比划着,奈何夏极听不懂。
    他拉出了翻译官。
    阿紫听了一会儿,对夏极道:“主人,小猴子说...它看到武当有一个道士在往北山行走,而这道士身后跟了一个道姑。
    那道姑看起来非常不对劲,好像是在梦游一样。”
    北山?
    夏极忽然想起前些日子不少猛兽都从北方逃来。
    他问:“猴子认识那个道士和道姑么?”
    阿紫又问了问,然后翻译道:“主人,猴子说...这个道士和上次那个惹麻烦的道士是一个人。”
    宋真青???
    提起这个人,夏极顿时觉得睡意没了,道了声:“去看看。”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