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跟上了,终于跟上了~~”
    阿紫偷偷摸摸地站在绝壁的阴影里,俯瞰着双峰之间峡谷上的两个小黑点。
    她踩着金刚琢子,不仅速度飞快,而且能够无视重力规则地在竖直的绝壁上行走。
    工具人猴子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一路不停歇地狂奔和追赶,让它累坏了,但能够为主人和主人的主人服务,乃是猴的光荣。
    猴,不辛苦!
    阿紫一溜烟从绝壁降下来,对夏极道:“主人,就在我们旁边的峡谷里了,是宋真青,还有一个道姑是怜星子,就如小猴子所说,怜星子好像在梦游。”
    果然是宋真青。
    至于怜星子?
    夏极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小小巧巧的少女模样,嗯,熟人了,曾经深夜一起去上过厕所,有交情在的。
    只不过,这怜星子没随三师兄再外出,留在山上,却不想遇到了这种事。
    她这样子,十有八九是被控制了。
    宋真青好歹是师叔辈的,之前虽说傲慢,但好歹都只是内斗,可现在...他到底想做什么?
    夏极从没想过武当山上的自己人会出这种问题,尤其是老道不在山的时候。
    “主人,怎么办?”阿紫双手抚胸,做出随时听后命令的姿势。
    夏极收回思绪,他看了看阴恻恻的绝壁道:“阿紫,你监视着他们,同时在前引路...我要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是,主人!”
    ...
    ...
    已经走了很久了。
    深夜也到午夜了。
    群山崔嵬如沉睡的巨鬼雕像,一尊一尊蹲在大地上,俯瞰着在狭窄过道里行走的血肉之躯们。
    两道身影,一玄袍,一白袍,往前快速地奔行着。
    怜星子在前。
    宋真青在后。
    这种走位,是因为师兄交代过,必须让怜星子在他的目光中,否则片刻之后,法术自破。
    这一路上,宋真青也想了很多。
    他少年天才,顺风顺水,去过黄梁山,在梦里度过一世后更加坚定了自己是天才的想法,他这种非但没有感悟出“心如止水”,反倒是更加不可一世的道士也属少见。
    而按理说他这种该叫失败了,但他却得意洋洋地告诉别人,这叫坚持本心。
    再加上他老师的坚持以及当时箓章刚好空了一块,他就还是得到了箓章。
    之后,他就去了太子洞,和师兄一同修行。
    在修行途中,他发现自己更喜欢剑修,于是就转而主修剑了。
    这一修行,就是十多年。
    本准备大干一场,结果才出洞,道心就粉碎了。
    现在,他的心很乱。
    利用师兄给的丹药操纵了怜星子,然后去往北山见一位蛰伏的大妖。
    一路上留下记号,则是为了勾引那位师侄过来,从而和那大妖一起,坑掉她手中的火德星君箓章。
    他的心很乱。
    毕竟,他当初修道的时候也没想这样。
    他之前坚定了想法,但开始执行后,又有些举棋不定,一路上翻来覆去地想着这样似乎不好。
    可是,此处已经很接近北山了,他的心又忽地狠了下来。
    无毒不丈夫!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师兄说了,只要这件事能办好,我们就可以顺利地掌控武当,然后暗中协助那些妖魔,从而获得出席分肉大宴的资格!
    世道将变,这些什么师侄根本撑不过去,早点死了,也好!
    师侄们,不要怪我,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啊。
    黑云遮月,又褪去。
    大地,时暗时明。
    春寒冷风,穿过千山万壑的千疮百孔,发出哀鸣的鬼哭狼嚎。
    宋真青放缓了脚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一个峡谷,也是师兄交代的地方了。
    所谓“峡谷藏气,龙气蔽妖”。
    故而大妖都喜藏于深山老林,或是皇都之中,
    故而天子喜道士长驻天阙,一为长生炼丹,二为降妖除魔,就是这么个道理。
    宋真青本能地动用望气术,这一看,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浓郁的黑气正在翻滚着,
    以至于近乎实质化,而形成了一朵恰如蘑菇的黑云,在半空漂移。
    月光里,隐约能见到黑云里的一个巨大人形轮廓。
    而这黑云里,居然还有女子的惨叫。
    宋真青好歹是武当的天才道士,眼头见识还是有的。
    换做小道士来或许认不得。
    但他已知道。
    宋真青忍不住喃喃道:“老猿好人间女色,每窃妇以逃,本旧来传说,却未想到竟是真的发生了...”
    猴妖自古好色,猴急、心猿意马这些词,或正是因此而来。
    而他也已经明白师兄让他带个漂亮道姑来做什么了。
    一来,是送给这大妖的礼物;
    二来,是引来虞清竹的诱饵。
    至于引来之后,他完全可以假装无辜,同时操纵着怜星子偷袭,以至于让虞清竹无法使用火德星君箓章。
    虞清竹的箓章一旦丢失,那么以自己和大妖的力量,完全可以让这里的人有来无回。
    至于师兄所说的“自己可以寻回道心”,大抵就是可以看着虞清竹被这猿妖羞辱至死,甚至他也能分一杯羹,并得到虞清竹的箓章。
    若是老道在山,师兄或许还会掂量下。
    但现在...却是最好的时机!
    宋真青心底又稍稍动摇了下,没想到会这么邪恶,但转瞬忽地又坚定了。
    能够看着那位冰清玉洁、一副高傲模样、如看不起任何人的虞清竹受辱,能够看着虞清竹求饶打回原形,他心底就一片燥热。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不过是为了修复他的道心罢了。
    想到这里,宋真青再无犹豫,一挥玄袍袍裾,扬声道:“见过前辈!”
    那黑雾里却没有半点回应。
    只是响着女子绝望的惨叫。
    片刻后。
    女子声音平息。
    一只毛绒绒巨臂从黑雾里伸了出来,随手丢开一具女子干尸。
    看装扮,似乎是某个周边城中某个富人家的千金小姐。
    嗡嗡的声音这才从黑云里传来。
    “事情,我都知道...我会配合你。”
    宋真青大喜。
    看来师兄另有手段和这大妖联系,居然已经说好了。
    那他更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了。
    黑雾里的存在似乎已经完成了对怜星子的观察,嗡嗡道:“这小道姑,我很满意。”
    声音落下,一条毛绒绒如蟒蛇般的长尾就垂了下来,卷向小道姑的腰。
    宋真青愣了下,急忙道:“前辈,这...”
    他话音还未说话,就已被打断了。
    “放心,我刚吃饱,暂时不会动这诱饵...
    现在不过是先看看她,为她先宽衣解带,缴去符笔罢了。”
    声音里带着难以言说的淫邪之气,和一种迫不及待,甚至还有大口大口咽口水的声音。
    怜星子本就算的上可人的那一类,身形娇小,肌肤细嫩,再加上修道修出的一股出尘之感,更是和普通女子不同了。
    宋真青听到猿妖解释,不禁舒了口气。
    他倒不是担心怜星子会怎么样,而是担心这大妖坏了布局。
    此时,因为宋真青目光脱离了怜星子一小段时间的缘故,这位小道姑也已经清醒过了,她茫然地看着四周,又看着头顶那团黑云里垂下地尾巴,不禁发出一声尖叫。
    可是,她的尖叫,只叫了一半,就忽地被侧边的光吸引了。
    不止是她,宋真青,还有黑云中的猿妖也纷纷看去。
    那是一点光。
    璀璨,明亮,从天边而来,速度快如闪电。
    宋真青嘿笑一声:“金光咒。”
    就算最普通的道士都能施展的咒。
    但紧接着,他笑不出来了。
    他不是没见过金光咒,但绝对没有见过散发着这么恐怖力量的金光咒。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