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师侄,好些了吗?”
    “嗯...师姑...”
    “那么,到底发生什么了?”
    “宋真青师祖找我...他毕竟是师祖,我不好拒绝,然后喝了一杯水后,我就晕过去了。之后...之后...”
    “师侄,不要害怕,这里是太极宫。”
    太极宫内的话,本身就有些隐秘的底牌,还有传说中的真武大帝香火金身坐镇。
    即便没有这些,在熟悉的场地上,符修剑修的战斗力都会有提升,而且人数众多。
    更重要的是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
    这句话果然让怜星子平息了许多。
    “嗯...咳咳...”她又咳嗽了两声,然后大口大口地做了几次深呼吸,看向清竹大师那冷冷清清的脸以及颇为坦荡的胸怀,心中的安全感又增添了几分。
    她露出回忆之色,然后娓娓道来:
    “我喝完水后...就昏了过去,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是,我中间忽然醒了一次。
    然后我看到宋真青师祖负手在荒山野林里,神色冷漠。
    而天上飘着一团很大很大的黑云,黑云里垂下一条很长的尾巴。
    就在那尾巴要卷到我的时候,远处忽然出现了一点金光...好像是有人施展金光咒。
    然后,我忽然感到宋真青师祖很慌,而那卷向我的尾巴速度也加快了,我本能地就往旁边打滚,但那尾巴却抽出一道劲风。
    那劲风打中了我,我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怜星子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剑修就不停地想要插入。
    毕竟,这很让人好奇。
    黑云?尾巴?宋师祖?还有突然出现的金光咒?还有宋师祖怎么会看到金光咒而慌张?宋师祖的死法,怎么看都和金光咒没关系。
    但是看到清竹大师的神色,就闭嘴了。
    虞清竹温和道:“师侄,还有吗?”
    怜星子努力想着,然后喃喃道:“那个用金光咒的道士应该很强...很强很强。”
    她连用三个,表达那道士的强大。
    室内还有一位九代弟子里的大师兄,这大师兄名为俞重山,乃是剑修,也是昨天的开路剑修,身份是初入受箓道士,只不过他受箓之后得到的福利是“道藏阁一切经书功法对他彻底开放”。
    俞重山插入道:“师妹,可看清楚他是谁了吗?或者...他有什么体态、穿着特征?”
    怜星子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金光太亮了,亮的他成了一个小巨人,我除了看到光...什么都看不到。”
    俞重山继续插入:“比三师叔如何?”
    “额...”
    怜星子露出“不想狠狠打击三师叔”的为难表情。
    众人都不是傻子,瞬间读出了“这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含义。
    俞重山想了想,口中默默诵咒,瞬间周身镀染了一层金光,金光竟是外突一两寸,使得他熠熠生辉,衬地仿如金人一般。
    众人眼睛都是亮了亮,这位九代弟子里的大师兄果然不凡,只这一手金光咒就可见其实力的冰山一角,说起来可能要比三师叔厉害了。
    俞重山沉吟了下,问:“师妹,那人和我这个有多大不同?”
    这场景里,最重要的人显然是那施展金光咒的道人。
    多一点对他的了解,都会有帮助。
    他的意思是希望以自己做个参照,以明白对方多强,而不是觉得自己能胜过对方。
    怜星子看着他周身的金光,嘴唇翕动了几下,欲言又止。
    俞重山道:“师妹直说无妨。”
    怜星子糯糯道:“师兄的金光咒还是挺厉害的。”
    俞重山问:“差距多大?”
    怜星子不答,但众人已经明白了。
    这是差距太大,所以说不出口。
    俞重山收回金光,继续问:“那比掌教呢?”
    怜星子摇摇头:“我没见过掌教真人出手,但那个人...真的很强,他一出现,天地都亮了。”
    天地都亮了?
    那意思就是俞重山的金光不过是萤火之光,岂可与日月争辉的意思了。
    众人面露骇然,金光咒还能用到这种地步?
    说罢,怜星子又露出回忆之色,断断续续道:
    “那黑云是很浓的黑气...我估计是遇到大妖了。”
    “宋真青师祖...好像和那个大妖在谈什么。”
    “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俞重山还要再问,虞清竹摆了摆手,然后温和道:“师侄好好休息吧。”
    “嗯,谢谢师姑。”怜星子觉得师姑特别温柔。
    众人出门。
    虞清竹只觉此事,迷雾重重,就如此时门外的大雾。
    从表面上来看。
    北山藏大妖,宋真青勾结大妖,然后引走了怜星子,欲要实行什么阴谋,只是忽然一个强大的道士出现。
    只是...
    深山老林藏大妖不奇怪,可大妖为什么要藏在这里?
    宋真青好好的武当前辈不做,为什么要勾结大妖?
    宋真青用的丹药绝不是武当所炼,而这等丹药绝不可能是寻常得到,妖魔也不会炼丹,那么...此事可还有别人参与?
    他为什么要引走怜星子?
    又是什么阴谋?
    那道士又是谁?
    一时间,她忽地又想起了“小狸猫中血咒”、“寒雾镇武当弟子几乎全灭”、“黄林村钱塘妖域”等等事件。
    这些事件都透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冷感。
    好似某些邪恶的面容,正从黑暗里在挤出。
    ......
    正午。
    雾气散去。
    天地放晴。
    春光照的山林间亮堂堂的。
    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
    虞清竹带着诸多武当弟子,再度来到北山搜索。
    这一次,众人准备充分,各人都配了符。
    符虽有“保质期”,但在这探索的时间里,还是能够使用的。
    若是十多张符一起发出,就会有十多个土地甚至山神共同出现,攻击敌人。
    这等威势,便是大妖都不会正面对抗。
    更何况,正午时候,妖魔一般也不会选择出现。
    当然,还有不少“拜日”的植物类妖魔,但是这一类妖魔很难诞生,如果没有大机缘,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跨过诞生灵智的那一步。
    即便诞生灵智了,植物类妖魔也大多是“地域感”很强的妖魔,它们通常不会离开原本的居处,这些居处大多是人迹不至的深山老林。
    所以,午间出行,危险性会被削弱许多。
    绿柳随风,姹紫嫣红,雾气散去后的山谷里还是很美的,带着春天的明媚。
    众人小心出行,俞重山领着几名剑修在前开路,众人众星拱月般地护着清竹大师。
    而虞清竹则是提前绘好了黄符,手握火德星君箓章,若是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她会毫不犹豫地请出星君。
    但...
    意外的,这一次探索很是顺利,没有遇到半点危险。
    可也正因为谨慎的缘故,探索进度缓慢。
    夜幕降临后,众人为防意外,就返回了。
    次日,天晴。
    众人继续探索。
    如此这般,一直持续了数日,将北山周边的区域都仔仔细细探索了遍。
    起初,众人只发现了一些女子干尸,或是散落在长草里的骷髅残骸。
    但随着时间的过去,一名剑修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散发着恶臭的山洞。
    入口是一个隐蔽的山洞。
    剑修只觉这山洞古怪无比,就急忙告知了清竹大师。
    虞清竹领人走来。
    她看着山洞里地黑暗无光,再嗅了嗅味道,道:“是尸臭。”
    众道士面面相觑。
    俞重山道:“师姑,我带人进去看看。”
    虞清竹点点头道:“小心。”
    “明白,师姑。”
    这高瘦的剑修点点头。
    他一招手,顿时两名剑修出列。
    三人默念金光咒。
    顿时,金光覆体。
    金光,不仅可以让反应力量速度增强,还可以隔绝毒气以及邪祟之类。
    三人得金光咒加持,便进入了洞中。
    片刻后...
    山洞前的枯藤掀开。
    俞重山举着火把走了出来,这位九代弟子之中的大师兄竟是面色苍白。
    他声音竟带着一点颤音,凝重道:“师姑,洞中安全...只是...”
    他似乎无法措辞,道了声:“师姑还是随我来看看吧。”
    虞清竹点点头,留下部分道士在外驻守后,就领人和俞重山进了山洞。
    洞中,阴冷悚然,彻骨深寒。
    众人往前走着。
    山洞里的路并不远,但出乎意料的是,往前竟是一个黑暗的深崖。
    俞重山抬起火把,照亮着周围的场景。
    头顶,空荡荡。
    脚下,是深崖。
    虞清竹道:“这座山是空的?”
    俞重山苦笑着点点头。
    他走到悬崖边,身形稍稍前倾,以让火把的光芒照往崖下。
    “师姑,你过来看。”
    虞清竹在四名剑修的庇护下,走了过去。
    她垂头看去,双瞳猛然紧缩。
    正常来说,火把的光根本不可能照到悬崖下。
    但这个火把却做到了。
    不是因为火把特殊,而是因为......尸山。
    尸山堆叠而起,几乎要从这悬崖逸出。
    如此高的尸山,如此浓的尸臭,实在令人不知死了多少人...
    年轻一点的道士已经吓得面色惨白。
    虞清竹即便再冷静,也惊地不知说什么好。
    俞重山道:“师姑,我查过了...都是死人,没有尸变...”
    这诡异而可怖地一幕,随着火光忽明忽暗的跳跃,深深烙印在每一个人心底。
    虞清竹最先反应过来,“小心戒备!
    华姑子,莫空云,你们身法快,出去把这边地情况传递给你们的大师叔。
    然后...其他人随我沿着这悬崖边缘继续探索。”
    “是。”
    顿时,一男一女两名剑修跑向洞外。
    而剩余的十多名道士则是举着火把,撑着金光咒,继续探查。
    小片刻后。
    他们在一座诡异的黑石前停了下来。
    之所以诡异,是因为这黑石上摆放着一个香炉。
    炉子里,有三柱清香正诡异无比地焚烧着。
    黑色的香点,黑色的烟雾,似永不燃尽...
    似在祭拜着什么。
    可却没有祭拜的对象。
    “师姑...”
    “师姑,我们怎么办?”
    “师姑,这是什么?”
    道士们遇到这种事,纷纷看向主心骨。
    虞清竹凑近了,仔细观察着。
    良久...
    再良久...
    她忽地打了个寒颤,只觉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寒气。
    她已经认出了这东西,这布局。
    这还是她在和道藏阁“管理”,也就是她的四师弟玉蝉子聊天时,偶然知道的一个东西。
    凡人焚香,祭拜金像,日积月累,能得香火金身,以供剑修引神入体,踏出行气第四境界。
    而妖怪也有...
    只不过,它们得的不是香火金身。
    而是血肉魔身。
    --
    ps :今天早上7点还有第三更~~谢谢~~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