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爹出征归来啦”
    “老爹万岁”
    “老爹今天好棒”
    “老爹昨晚好棒”
    “老爹每一天都好棒”
    随着夏极再度出现在芥子世界,一群树妖欢呼起来。
    顿时间,这里拥有了节日的气氛,充满了喜气洋洋的味道,而不是空荡荡的。
    猿妖的尸体已经被啃的差不多了,不少树妖还悄悄地用树根裹了一些尸块儿,藏到泥土里,在夜晚时分趁着同伴不注意地时候,偷偷吃上两口。
    清风朗月,再来一口妖怪肉,真是惬意无比。
    夏极心情也是不错,毕竟一口气吸收了那么多生命真元。
    如今,这许多生命真元储存在他体内,即便是吸收消化怕是就要足足好几个月时间。
    便是躺着不动,他都能感到独尊功在自动运转,在将生命真元搬移向他的奇经八脉,然后...说不定还能一口气冲破百零八隐穴。
    四师兄说,行气的第四境界叫做“引神入体”。
    而“引神入体”的初品,中品,上品分别是以“香火金身之中的力量”贯通任督二脉,奇经八脉,百零八隐穴,这分别对应着行气的一二三境界。
    按照这个理论,大日真元也是“神”,生命真元也是“神”,如今自己算是双管齐下,在二十倍修行丹的支撑下,而通过大日真元达到了四境的上品,如今...生命真元这边的进度也会跟上了。
    至于这些小树妖,夏极也没觉得如何。
    毕竟,在他看来,实在很弱。
    他是知道的。
    妖怪也有三六九等。
    小妖们只能幻化人形,迷惑人心,而且还残存了大量本体特征,甚至不少小妖如果被人叫破了名字和真身,就会吓得直接逃走。
    厉害一点的,则在“技能树”上产生了分叉,大抵来说分为两类。
    第一类,入人梦,然后可以祝福或是诅咒,但都需要媒介,也需要在一定范围里,譬如自古流传的一些妖怪报恩或者妖精诅咒,都是这么回事。
    大体来说,报恩的就是跑上门问“你好,请问需不需要一个漂亮可爱体贴包揽家务的老婆”。
    而诅咒的却是也不难找,你如果察觉到自己每天噩梦、厄运连连、眉黛凶兆,那么在自家庭院里屋舍里或是周边逛一逛,总能找到妖怪本体,通常在阴暗或是多水的地方总会有所发现。
    这些妖怪就没那么好对付了,你叫破它们的真身,它们不仅不会逃跑,还会过来打你,这就需要斗法了。
    第二类,本体特征被强化,而会产生显著的视觉冲击力。
    再厉害一点的,则被称为大妖,大妖这边的“技能树”分叉可谓五花八门。
    譬如,本体特征大幅度增强,凶悍无比,那猿妖就是。
    譬如,不用媒介不用在一定范围内,就能发动诅咒或祝福,之前荒林的哭丧女就是。
    譬如,天赋妖术,那猿妖以妖气凝聚了黑云,从而具有飞行能力就是。
    自己的小妖们,看起来还挺吓人的,力量也感觉颇为强大。
    但既然连幻化人形都做不到,想来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夏极坐在高崖上,看着那一群满嘴沾染了大妖鲜血、周身弥散着淡黑色金属色泽的钢牙树妖们,微微摇头,它们虽然看起来凶,但其实还只是孩子啊。
    他转身出了芥子世界。
    轰隆隆的瀑布声传来。
    水沫飞溅。
    夕阳在每一滴水珠里折射出七彩光芒。
    小木屋静静伫立,面朝云海,春暖花开。
    屋檐下,今天再次外出,卖了桃子换了美酒归来的小狸猫,正垫着脚,踩在粗糙的小木凳子上在挂酒葫芦。
    山风吹过,紫裙少女的头发都舞了起来,酒葫芦也如风铃般响了起来,彼此撞出悦耳的清音。
    阿紫察觉到动静,侧过头,在夕阳里,脸颊添了一抹昏黄的柔和,她笑靥如花地招手喊着:“主人,主人,主人”
    看到主人,就很开心。
    知道主人三点钟来,两点钟就已经开始开心了。
    夏极随口问:“阿紫,今天小镇之行,还顺利吗”
    “顺利呀”阿紫远远喊道,“不仅顺利,今天还很幸运呢。
    我遇到一个商人带着蓝海洋城的美酒,来到小镇上,我就买了他的酒。
    那商人说,他这些酒是之前通过凤鸣山城的大火车,从蓝海那边运来的,窖藏了很久了。
    现在忽然爆发了钱塘妖灾,他的生意很不好,所以才提前把酒取了出来,想要卖掉一批换些钱。”
    “丢过来。”
    “好呀好呀”阿紫摸了摸,摸出一个精致的闪光玻璃酒瓶,远远抛了过去。
    夏极抬手一招,就吸了过来,拧开塞子闻了闻,居然真的是洋酒
    这世界,还真是玄奇。
    说起来,他还是喜欢小镇上的水酒,但有这种换换口味,也还算不错。
    喝完美酒,又看了一本什么御剑术。
    他不知怎得,脑海里又想起师姐说的那些关于生母的话,继而再想起自己还在那女人腹中时感受到她摸着肚皮对自己的温柔私语。
    “宝宝宝宝”那声音从天边从云端而来,好像梦幻的摇篮曲,温柔到连人的心都要融化。
    这温柔和师姐的话融合在一起,再度成了一根狠狠扎入心底的刺。
    夏极摇摇头。
    便是说什么接他回去,给他一世荣华,这又如何
    他在乎么
    不在乎。
    可话说回来,这是一世荣华的事吗
    这是一个母亲的愧疚和救赎。
    可抛弃了孩子的母亲还算母亲么
    可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可...
    可...
    ...
    夏极深吸一口气,不再想,而是把这些杂念甩出脑海,
    然后脱了衣袍,露出一身蕴藏了恐怖力量的躯体。
    他走入了瀑布下,盘膝而坐,如神似魔。
    而巨量的生命真元于他体内加速着进化,以至于他感到身体里涨涨的。
    ...
    ...
    轰隆隆。
    湍急的瀑布飞流直下,冲击在狂野的肌肤上,如撞在某种极度坚硬的物质,而飞弹开来,发出白日平地惊雷的闷响。
    这雷鸣,可以将偶然生出的那一丝杂念冲撞开。
    时间也开始了流逝。
    一天...
    两天...
    ...
    七天...
    时间飞快的过去。
    日子平淡,且温馨。
    今天,清晨。
    阳光落照山谷,洒落在刚走出木屋的少年身上。
    夏极忽然顿了顿脚步,他心有所感,今天或许会有一点点小提升。
    但是,提升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就先放一放,有什么比得上吃一顿早餐呢
    阿紫用腰间的小铁锅煎了鱼,又配了树妖特供的水果,再加上动物特供的山珍,很是丰盛。
    主仆两人对坐,美美地享受着这晨间的安宁时光。
    阿紫并不会每天去卖水果,白天大多时候,她会在林子里跑来跑去,丝毫不记得自己身体里还藏着血咒。
    夏极吃饱了,也起了身,走向瀑布。
    他慢悠悠地脱了衣裳,如闪电般一跃而出,落定在湿滑的巨岩上,放开身形。
    两种截然不同的真元,在他体内玄奇地流淌。
    大日真元。
    生命真元。
    夏极开始感到身体痒痒的。
    这痒感无法抑制。
    为了缓解这种痒感,他继续放任身形,开始膨胀,直到近乎十米之高,才停下。
    但是,那痒感仍然在持续。
    似有什么东西要破开肌肤,从这看似依然是凡夫俗子的躯壳之下一跃而出。
    许久...
    再过许久...
    这种痒感越发浓郁,
    但体内的膨胀感却暂时沉寂了。
    夏极神色平静,或许...还差一个契机。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