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师兄,这孩子身体里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
    一种是紫色的妖火,那妖火暴戾,却无法辨别火焰种类,应该是一种异火。
    而另一种...则是这孩子没有死去的原因。”
    “是什么”老道非常好奇。
    毕竟清泉子这孩子虽然身份特殊,但在武当太极宫里的表现还是有目共睹的,那就是根本没有好好修行。
    他并不反感这样的,若在力量和自在之间选一个,他也会选择后者。
    力量意味着责任,责任意味着从今往后...身不由己。
    那是个惫懒的孩子,却也是聪明的孩子,更是一个固执的孩子。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别人吵吵闹闹,熙熙攘攘,暗自嘲笑,但却又怎么会知道那孩子的快乐
    神医看定老道,缓缓吐出四个字:“浩然正气。”
    老道:......
    神医道:“我没看错,我花费了一滴玉净杨柳甘露,才突破了紫火,看到了与紫火对弈,在守护着那孩子的力量。
    若不是浩然正气抵挡着紫色妖火,那孩子怕是早就死了。
    依我看,浩然正气本就是那孩子自己的力量,只不过被紫火妖火提前激发出来护主了。”
    老道瞪大眼,白眉白须皆是颤摇。
    他喃喃道:“浩然正气,浩然正气,真的是浩然正气”
    神医道:“我确认了,不会有错的,这虽然是传说之中的力量,但是特征非常清晰...光明,温暖,柔和,还有那正气,不会错的,这就是和五行之异对应的人之异的金字塔。”
    “那他现在怎么样”
    “他...”神医垂下头,“我耗尽了所有玉净杨柳甘露,却也没有能破掉他的紫火...那火焰好像是活的。
    无论扑灭多少次,都会死灰复燃,重新将我的力量全部绞杀。
    那种感觉...
    就好像...”
    神医盘膝坐在老道面前,思考着措辞。
    老道也安静地等待着。
    真武大帝金身像如小山般立在他身后。
    而,紫霄后宫却是一片安宁。
    安宁的能听到不知何时起了的春雨,沙沙沙地落在这山顶道宫的瓦片上,发出声音。
    “就好像...”
    “好像...”
    神医从没遇到这种古怪的情况,她仔细地回忆着,确定着每一步,然后眼中神采终于落定。
    “就好像那妖火在他体内,那妖魔就在他体内,而他是用自己的身体封印住了那妖魔一般。”
    老道:...
    神医:...
    若是夏极听到这番言论,定是要对程镜心再度刮目相看。
    程镜心的言论已经无限接近真相了,若不是那“天地阴阳变幻玄镜”,他的秘密就会直接被揭晓。
    而即便他动用了这“二十大秘宝之一”来隐藏,却还是被瞧出了端倪,并且推断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结果,同时,也使得他之前撒的慌彻底圆上了。
    浩然正气,也许没人知道这力量,但老道知道,程镜心知道,还有这世界不少有了资格的人都知道。
    这是最光明、最正义的力量。
    这并非修炼而出,而是生来便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才会展露出来。
    而需要用浩然正气去封印的紫火妖魔,又是何等妖魔
    老道长叹一声,垂下头。
    他问了声:“那孩子呢”
    “他走了,他说他要去钓鱼。”程镜心回忆着,“师兄,你都不知道那孩子的神情有多么洒脱,多么自在...我阅人无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的孩子。
    身怀浩然正气,却还未怎么动用就失去了这力量。
    以躯体封印妖魔,承受紫火灼烧,一定很疼很疼吧
    他即便去怨恨这个世界,即便是怨恨所有人,都很正常...
    但是他却偏偏这么乐观,这么开心。
    这孩子...真是让人不心疼都不行呢。
    不过师兄放心吧,玉净杨柳是异木之一,我平时都不会舍得用,今次全部给了他,如此一来也能帮助他,让他舒服一些了。”
    幽幽的声音,在紫霄后宫里响着。
    前山的石阶上漂浮着一朵又一朵的伞。
    香火袅袅,淹过神像。
    通往后山的空地上,玄袍的清竹大师撑伞站在云海前,感到身后动静,她侧过头,看到来人,她喊了声:“师弟。”
    “师姐。”夏极眉眼含笑,没有一点儿自己是病人的觉悟,他只想赶紧溜了,“天地阴阳变幻玄镜”的持续效果快结束了,再留在神医眼皮底下,那就是纸包不住火,谁知道那位师姑还有什么压箱底。
    清竹大师又喊了声:“师弟...”
    她想说很多话。
    觉得只是吐出这两个字,脑海里就已经闪过了无数的回忆,有黄粱一梦之中的,有真实世界里的,有她心底所有的光和期待。
    夏极撑着黑色油纸伞,走下石阶,往大山深处走去。
    清竹大师抬手想去抓什么,却又只是抓住了一团空气,她想追过去,但是...她要说什么呢
    让师弟留在宫内,不要再去后山了
    还是她也无所谓这道宫事务,说去后山陪着师弟钓鱼
    这么想着的时候,那身影已经远处,隐没于春雨里的山雾之中,还有隐隐的山歌从远处飘来。
    清竹大师伫立良久,看了烟云很久,这才深吸一口气回过头。
    这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美妇站在她身后。
    虞清竹看清来人后,道:“见过神医。”
    美妇笑着直接道:“小清竹喜欢师弟吧”
    虞清竹瞪大眼,这位师父的师妹说话太直接了吧她很想说不,但却也说不清楚,总觉得这个“不”字不是那么好说出口的,好像说了,就是彻底斩了今世的缘分。
    但她也不愿说这个话题,而是道:“神医,我该去修行了。”
    “嗯。”美妇笑笑应了声。
    两人别过。
    美妇这才微微摇头,轻叹一声。
    后山...
    夏极走入这里,就好像回归了自己的国度。
    各种小兽飞鸟叫唤着,夹道欢迎。
    而他走入瀑布秘境时,树妖们则是高扬着树枝,喊着“老爹老爹”,这一次...似乎多了些新面孔。
    那是一种扇着翅膀,在半空飞行的妖精。
    这些妖精体型很小,约莫成人手指长短,若不是他视力好还看不清楚。
    紫裙少女从雨中飞奔过来,循着主人的目光看去,看清后就解释道:“主人,这是今天才诞生的妖精,似乎是主人从芥子世界挪到外面的灵花灵树产生了作用呢。”
    夏极奇道:“那些灵花灵树成精了”
    阿紫拨浪鼓般摇着脑袋:“不是不是,这些灵花灵草感觉怎么都成不了精,但是有它们在,旁边的树妖就开始了...嗯...二次成精。”
    “哈”
    “就是,就是...桃树成了精,然后这棵桃树的桃花又成了精。”
    夏极:...
    还能这样
    我变强了,然后我的指甲也变强了,不仅变强了而且还独立了
    这个意思
    不过,现在他不打算了解太多。
    因为...
    他受了师姑的力量,只觉突破的感觉越发强烈,快到临界点了。
    他迫不及待地脱去衣服,纵身跃入瀑布,站在巨岩上。
    然后...
    他放开身形。
    强烈的痒感再度生出。
    嘭嘭嘭。
    他的体型再度变化,变回近乎本体的近十米。
    师姑的力量,或者说那名为玉净杨柳的异木,为他此时这暴戾的突破提供了某种润滑,而使得突破得以进行。
    这一次,他不再长高,而是感到后颈和双肩后侧痒痒的。
    越来越痒。
    哧哧哧...
    他的后颈和双肩后侧开始隆起。
    血肉在不断裂开,皮开肉绽,而某种神奇的治愈力量则在消耗式地治愈着这些裂开的皮肉。
    若不是这力量,这个突破就会变成一场疯狂的自杀。
    狂暴的大日真元和巨量的生命真元,再加上玉净杨柳的润滑,使得这个进程在顺利进行。
    啵...
    啵啵...
    如孕育之物破壳而出。
    一个头颅从夏极后颈生出。
    两只额外的手臂从他双肩后侧生出。
    并且迅速成长。
    春雨里,
    瀑布湍急坠落,宛如透明的巨大水柱往下砸落。
    闷雷声声里,
    两头四臂的巨人不动如山,
    这一幕,
    震撼,
    定格。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