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极感受着自己现在的状态,很是充满力量感。
    “这个世界果然神奇,没想到正道中人的力量体系竟然能够达到这一步。”
    夏极暗自点头。
    不管这个世界有多么恐怖,他也在暗中成长,哪怕这成长的速度再慢,也没关系。
    他觉得自己可能像蜗牛,在慢慢地一步一步往上爬。
    近十米地双头四臂的巨人仰起头,感受着阳光静静照着他的脸。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总有一天他会拥有一片属于他的天。
    “老爹好棒~~”
    “老爹好棒~~”
    树妖们在岸边挥舞着枝桠,算是鼓掌。
    而扑闪着翅膀的花妖则是在瀑布周围飞舞着,双手不停地往上抛洒,洒出一片片晶莹的如同花粉样的东西。
    夏极虽然近乎十米,虽然全身肌肉如钢铁,虽然两头四臂,虽然体内藏着苍白火焰,
    但是...
    气氛却很和谐,有一种前世类似“精灵之森”的感觉。
    这些花妖,就好像小精灵似的。
    夏极感觉此次突破已经结束。
    生命真元帮助拓开了奇经八脉,所以才会产生两头四臂的景象,固然...他体内还有许多生命真元,但是那些真元却还需用以温补和巩固他现在的躯体。
    大日真元则依然是在行气第四境的上品层次,隐穴的突破没那么容易,需要日积月累。
    至于山经的横练身法,那也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
    他周身的痒感已经消失。
    一念,躯体开始压缩,那额外的头颅,额外的双臂缩回了体内,那壮硕而恐怖的身体开始缩小。
    直到变回了个风度翩翩的年轻道士模样。
    夏极一跃上岸,一招手,就披上了白袍。
    花妖们有些畏缩又有些崇拜地在他身侧舞着。
    当夏极看向她们时,这些树妖就会欢乐地尖叫“老爹,老爹~”
    在阿紫的带领下,
    夏极来到了这第一棵能够二次成精的桃树妖面前,小花妖们也飞了回去。
    仔细打量。
    这棵桃树妖满身桃花,而至少有十多朵花儿中心蜷缩着小花妖。
    桃树妖露出星星眼,兴奋地喊着:“老爹。”
    小花妖扑闪着翅膀,在花蕊里翩翩起舞,高兴地喊着:“老爹。”
    夏极周身散发着太阳的气息,让她们感到舒服而愉悦。
    而正是因为夏极,她们才得以诞生,所以这一声“爹”也不算叫错。
    夏极揉了揉树妖的树皮,鼓励道:“很不错。”
    那桃树妖兴奋地立刻长出了桃子。
    夏极摘了桃子,靠在桃树上吃了起来。
    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可爱天真的小花妖们都开心地笑着,笑得露出了一口...獠牙。
    之所以不让老爹看到,是因为树妖曾经说过,主人喜欢自然和谐的风景,露出獠牙就不太好了。
    小花妖们生来就对老爹忠心耿耿,自然害怕老爹不喜欢她们,所以就都抿着嘴。
    如同可爱乖巧的...淑女一般。
    可是,夏极看到了。
    小花妖们顿时失落了,如霜打了的茄子,都沉着脸。
    “姑娘们,不要自卑,要勇于表现自己~”吃着桃子的小道士露出温暖的笑容。
    小花妖们顿时又开心起来,绕着他翩翩起舞,再无顾忌地露出洁白的锯齿獠牙,獠牙在阳光下闪烁着阴冷的寒芒。
    ...
    ...
    另一边。
    武当山太极宫里。
    清竹大师和老道盘膝对坐。
    两人已经交谈许久了。
    “火德星君,宋真青背叛,北山异常,血肉魔身...没想到这段时间竟发生这许多事。
    既有星君降临,那么为其塑造金像,再以香火祭拜,也是应当。
    西方那边的宫殿还空着,明日让人轻扫一下,就将星君金像供奉上去吧,宫名神火。
    贫道自会昭告道乡,我武当迎来了一位新的神明。
    而那火德星君箓章既是你的机缘,便由你做主吧...
    那金身像若是小了,便再铸一个大的便是。”
    “是,师父。”
    “另外,老道还听许多弟子言,星君曾说你乃是神明转世,可有此事?”
    虞清竹道:“星君确曾说...原来这一世的你道号清竹子,既然是你,本君自会助你。”
    老道颔首道:“那便是了,既是如此,届时神火宫立宫大典时,贫道会再宣布代师收徒,将你升为七代弟子,和贫道以师兄妹相称。”
    虞清竹一愣,“师父,这不可...”
    老道道:“有何不可?你既是天神转世,贫道便不可做你老师,与你同辈便是了。”
    见虞清竹还要再说,老道抬手压下,“莫要再说,其他人也不会有意见。”
    “师...”
    “清竹子,三十三天是存在的。
    所以,你既是天神转世,贫道就不可以无视。”
    虞清竹无奈,应了声:“是...”
    “可是,老师,三十三天究竟是什么?”
    “讳莫如深,不可言传。”老道想了想,抬手在面前的地面上画了一个“一”字。
    虞清竹看着那个“一”字,有些出神。
    老道抬手道:“你既说血肉魔身,贫道也为你讲讲吧。”
    “是,请...请指教。”虞清竹看到老道的神情,终究没把“师父”再说出口。
    老道颔首,然后道:“我道乡分为三道,逍遥道,天人道,长生道......这不是什么隐秘,任何人都知道。
    但我老师曾经和我说,过去的道乡和现在不同,那时候仙人御剑,乘风而行,只是不知何时,这些都不见了,都成了传说。
    我问老师,为什么书上也查不到?
    老师告诉我,因为这是他的老师告诉他的,而他的老师则由他老师的老师所告诉,算得上一代一代一脉口传了。
    再往前,当要追溯到我武当的第一代了。
    而再往前,则是太极宫之前屹立在这片土地上的那座道宫了。
    那时候,道宫还不叫太极,就叫武当。
    武当山上武当宫,延绵了不知多少代。
    而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种存在和仙人辈出时候的道乡三道相对应。
    那时候的人们,称呼为三道三魔。
    这魔说来也有趣,和我三道刚好对应着。
    我道求逍遥,魔便醉生梦死,是为醉生梦死宫。
    我道求长生,魔亦求不朽,是为不朽宫。
    我道求天人,魔亦不屑天道,是为天地不容。”
    虞清竹静静听着。
    老道继续侃侃而谈。
    “传说之中,不朽宫的魔会不停夺舍,每在一个生命死去前,他就会夺舍另一具躯体而继续活下去,此为不朽。
    醉生梦死宫的魔则常年大醉,可它们会在梦中彻底成为另一个人,它们可以操纵这个人的一切,包括这个人的梦境,然后...再梦到下一个人,你永远无法找到它们是谁,或许它们无处不在,或许它们就在我们身边。
    天地不容的魔,每逢出世,必是电闪雷鸣,然而便是电闪雷鸣,却也无法伤及这些魔。
    除此之外,还有诡异到我们难以想象,甚至不敢言其名,亦不敢将其名口传下来,以至于我太极宫的先辈只留下‘六座山庄’作为告诫的相传。
    这不知多少年过去了。
    神魔都不见了。
    我也从没见过什么山庄。
    人间只剩下道士和妖精。
    但...世上既有香火金身,上达神听。
    为何不能通过古老禁忌的仪式构织虚无的血肉魔身,从而唤醒魔呢?
    清竹子啊,此事必未结束...
    或成千古未有之大劫。
    你我恰逢其时啊...
    但老道我终究是林中朽木,难再支撑。
    这就要辛苦你了。”
    虞清竹听的一愣一愣的。
    三道三魔?
    夺舍?
    梦中成人?
    天地不容?
    六座不可言的山庄?
    这些东西...听起来恐怖而又诡异,充斥着某种古老的禁忌意味,让人不寒而栗。
    她有一种忽然跳出了这个世界,而窥探到了某种令人毛骨悚然之画面的难以置信感。
    不真实。
    很不真实。
    任何人听了这些都忍不住会去想...这都是假的吧?
    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根本不像有这些。
    虞清竹努力地接受着这些听起来根本虚无缥缈的东西,然后问:
    “那六座山庄可有名字?”
    “没有...一座都没有...”
    “那何谓构织虚无的血肉魔身,从而唤醒魔?”
    “我未见过...也未明了,不过口口相传罢了。
    道已没落,无有仙神...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或许已经出现了极大的变故。
    若是有真魔出世,人间...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唔...清泉子啊,下面一句话,务必要牢记。”
    虞清竹感到了某种肃然的气氛,恭敬应了声:“是。”
    老道压低声音,肃然着一字一顿,如是在宣唱某个古老的禁忌:
    ——————“龙,彼岸,三道三魔,三十三天,六座山庄...是真实存在的。”——————
    这简短的一句话,充斥着一种诡异神秘的魔力,让虞清竹彻底愣住。
    “此事...你知道便好,若要说,说与下一个掌教去听吧。”
    老道轻轻咳嗽了两声,显然外出坐镇钱塘妖域并没有那么顺利,而他这番话恰如提前告知遗言一般。
    “是...”虞清竹重重行礼,她明白老道已经将她作为武当掌教的继承人了。
    她双拳未曾握紧,但心中的拳头已经握紧。
    这是她的路。
    她有许多去守护这里的因。
    所以,这也是她的命运。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